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红娘闯高门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三


  “可本公子看你气色好得很,红光满面,印堂光滑,是天生好命的大福之相。”夏侯祯轻佻地以摺扇挑起她如玉的下巴,像打量牲畜一般审视她的五官容颜。

  天生好命还需要为五斗米折腰吗?羞辱,绝对是羞辱!可是受辱者能声张吗?为自己讨个挽回颜面的公道,大声喝斥吗?答案是不能。

  所以只能默默地咬牙忍受了,谁叫宫徽羽是定国公千金,而非市井小民,她的身分束缚了她,事情閙大于她没好处。

  她在心里背“三字经”,人之初,性本善,狗咬狗,一嘴毛……“那是假象,其实我外强中干,是个内底快掏空的病秧子。”

  她作势咳了几声,然后手心握成拳往小腹一压,那哗啦啦的酸水全吐在银白锦袍上。

  不值得学习的催吐减肥法,只用在吃太撑,胃难受的时候,没想到隔了一个时空还派得上用场。

  “这位公子真抱歉,我改日再向你赔罪。”说完,她脚底抹油溜了。

  只见原本笑得白牙外露的夏侯祯蓦地笑脸一收,脸色微僵,一张俊容仿佛染上大雨将来的阴霾,冷冷地且阴恻恻地瞪着遭污染的衣袍,神情凝重得像要拧断某人秀雅的颈子。

  “哈!这就是你丢下我要做的事,你还真是别出心裁……”果然热闹没白看。

  “闭嘴,傅清华。”夏侯祯阵色一深,冷沉地将外袍一脱,甩上一旁跟着看戏的傅清华脸上。

  敢取笑他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

  四皇子夏侯祯长相俊美,性格狡诈阴险,善于算计人心,为人话病的怪癖是不在乎树敌,觉得没有敌人的世界实在太无趣了,他不自个儿找乐子未免太亏待自己。

  他没有当皇帝的兴趣,高高在上的一国之主没那么好当,而且也不轻松,日日早朝听文武百官说一堆言不及义的废话,正事没几桩,互相攻讦的政敌倒是大打口水战,听完了废话下朝,接着是处理堆积如山的奏摺,这些全是君王的责任,还不能假手他人,小太监磨了一天墨也不见得能一日批完,一日复一日,干的是枯躁又繁复的活。

  到了夜里还不得放松,得翻牌子挑选侍寝宫妃,为了平衡朝中势力,即使再不喜的女子也要劳动龙躯临幸,好维持后宫的平静。

  喜欢的妃子不能宠,不爱的嫔妃宠上天,还有来自各大臣的角力,后宫女子与前朝臣子密不可分的家族牵绊,兵权、商道、文官、谏言……在在影响到朝廷的安

  因此夏侯祯打心底排斥那高不可攀的位置,也无称霸帝业的雄心壮志,他恶劣地只想隐身幕后看两虎相争。

  但是谁也没想到,这位凡事皆操纵在手中的狐狸皇子居然遇到不可预测的变数,寻人开心的乐子没找着,反而被吐了一身酸味,让他大大的落了面子,更重要的是,小耗子跑了,让他顿失逗弄的乐趣。

  “小姐,你没事吧!有没有受到惊吓,快把这一身湿衣服换下,千万别着凉了,锦儿、绵儿一个去提热水,一个到柜子里拿套衣裙,阿绣到厨房煮碗姜汤来,要快……”

  不愧是管事婆子,富春井然有序的指挥众人,在极短的时间内安排好一切让一屋子的下人各司其职,一个也不落下的全动起来。

  她边说边移动脚步,手脚俐落地将一床厚褥往小姐身上一裹,包得密密实实又不透风,以防受了风寒。

  “是的,富春姐,我去提热水。”

  “小姐要穿哪套裙子,月牙白缠枝莲纹曳地裙行不行,端庄又秀丽……”

  “姜汤一碗够吗?我熬上一锅,夜里再喝一碗祛寒,多出点汗,排出寒气,前些日子小姐才刚受过伤,身子虚,禁不起寒意的反覆折腾。”

  屋内的人一个个忙得像陀螺似的打转,又是烧水又是煮姜汤,一套一套的衣裙往床上铺,富春低着身子为宫徽羽净面拭手,神色认真地仿佛在擦拭上等白瓷。

  看着所有人只为她一人忙和着,宫徽羽忍不住笑出声,她梦想中的阿宅生活不外如此,不用自己动手便有人侍候,她只需等人服侍,此一幕美好到她作梦都会笑醒。

  “小姐,你还有心情笑,要是让夫人瞧见你此时的模样,她不知道会有多难过,好好的公侯千金弄得像街边的叫化子。”她本来该在定国公府养尊处优,过着仆婢簇拥的好日子,任谁也不敢小觑她,现在却……富春心疼主子,觉得她被定国公亏待了。

  “富春,我这叫做苦中作乐,哭是一天,笑是一天,何不开开心心地笑着过每一天。”人生苦短,要懂得及时行乐,没有小说、没有漫画、没有欧巴我爱你的韩剧,她不笑,难道要她哭吗?她还真挤不出眼泪。

  方才夏侯祯的难缠差点让宫徽羽脱不了身,她都已经离开了,他竟又追了过来,恰好她眼尖地瞧见隔壁酒楼伙计提了一桶污水出来,灵机一动,佯装体力不支一头撞上去,水泼了她一身,浑身湿得直滴水。

  见状的夏侯祯不好再留人,薄唇抿成一直线,眸色深不见底,眼睁睁地看富春大呼小叫地将她扶上马车,憨厚的吴顺一挥马鞭,扬长而去,当时她真想捧腹大笑,虽然是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计谋,不过也算扳回一城,没让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耍着她玩。

  “就怕小姐开心过了头,乐极生悲,那位公子看来气度不凡,出身不差,不是好惹的人物,若是他盯上小姐,不怀好意,那可是非常糟糕的事。”富春瞎操心的毛病改不了,未发生的事先放在心里头发愁。

  宫徽羽好笑地拍拍她的手。“大不了咱们这段时间不出庄,这阵子赚的银两够我们撑上一段时日了,我们不出门还怕他找上门不成,何况我扮的是小公子,他上哪找人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