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红娘闯高门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一〇


  “我可是付了银子。”他冷淡地道。

  “我卖的是命,哪天一出去就回不来了,银两还不是生不带来,死不带走……”他故作唏嘘,挽起袖子抹抹无泪的眼角。

  “傅清华,你打算一直说废话吗?我在城郊有块靠水的山林地,给你修座坟如何?”他为人大方,挖个坑再送上一口红木棺,前刻福,后雕寿,送他入土为安。

  一听不咸不淡的威胁,令傅清华赶紧收起戏谴神情。“你要我安插的人手全安排妥当了,还有名单也到手了,就看你何时动手,我随时接应你。”

  “河上的船只安排好了吗?”那可是以防万一的退路。

  “渔船,货船,舢板船,保证万无一失。”他办事是滴水不漏,绝无疏失。傅清华意气风发的打包票,身为漕帮三当家的他,行船、买卖消息全是个中高手,鲜少人能及。

  “话别说得太满,我可不想踩着你的背游回岸上。”夏侯祯摇着酒杯,由着杯中酒液成波浪状摇晃。

  “夏侯呃!四爷,我接的头哪还有什么不放心,我还另外送你一个消息怎样。”朋友交情,无价。

  “听说皇上有意招降北地大草原部落,哈哈奴要送女儿进京联姻以巩固两地的盟约,这位公主善使长鞭,有着大草原儿女的剽悍和蛮横,而且独占欲重,不让夫君纳宠,丧妻未娶的你若不想接手这个蛮婆子,赶紧娶个贤妻续弦吧!”

  泼辣有余的哈娃妮公主是个烫手山芋,谁接了谁倒霉。

  闻言,夏侯祯挑起眉。“你倒是消息灵通,连皇家内务也知之甚详,看来只让你跑腿太大材小用了。”

  他在宫里的人手早已将此事回报,但是秘而不宣,傅清华能从中探知一二着实不简单。

  “哈!我也是刚好从草原部落的人口中得知,他们负责南下采买,搭的便是我漕帮的船,我还海削了一票……”他大有自夸之势,不让过往的丰功伟业沉寂。

  傅清华说得正起劲,突地眉头一颦的夏侯祯做了个噤声手势,接着衣摆一甩,起身走到临街的窗边,似在找寻什么地向下眺望,只见一道匆匆的身影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  莫名地,他胸口像有条弦轻轻地被牵动。

  白羊座?!

  他听到的是这个词吗?

  冥冥之中,似有道低柔的声音召唤着,没有任何理由的,他信步下楼,身后跟着两名玄衣近卫,以及……爱凑热闹的傅清华。

  “以你的生辰日来排算,你是十二星座中的白羊座,代表最原始的灵魂和感觉,你很少怀疑自己,遇到事情横冲直撞的一头撞上去,有时太活跃了,老觉得有很多事还没做,一直想去尝试还没做过的事……”

  谁想得到几本《紫微斗数》、《八字启示录》、《星座爱情兵法》,能用来当生财工具,把二十一世纪那一套照本宣科地搬到古代,也能把人唬得一愣一愣的,银两赚满钵。

  对此,宫徽羽也直呼不可思议,她不过照书中的解说,加上自己无师自通的融会贯通,以及在婚姻介绍所磨练出的好口才,居然也能说个七成准确,让她也有种她几时变得这么厉害了的骄傲。

  不过她很有良心,每算一次命只收五十文钱,若是算得准再由客人斟酌给钱算是诚意,而她从不拒绝“供奉”,若是整锭金元宝更好。

  看人说人话,看鬼说鬼话,牵了几年红线,她最擅长察言观色,尽量把话挑好听的说,绝对不说死,保留模棱两可的空间,任凭客人自行揣摩,充满神秘意味的一句“天机不可泄露”,信者十之八九。

  通常会来卜算的人大多是遭遇无法排解的困境,或问事业,或问婚姻,也有问功名的,她排解之余顺便充当心理医生,让他们把心中的困扰说出来,再一一点出盲点。

  其实人要的不是指点迷津或求神明显灵,护佑其所求,而是缺乏自信心,需要鼓励和支持,闷在心里无人倾听,积郁难免成疾,终成沉癎,益发觉得诸事不顺。

  一旦把话说开,沉郁多时的心结解开了,人也就豁然开朗了,百病骤除,心胸自是开阔。

  而以男子装扮来为大家算命的她,竟然意外搏得小神算之名,名气渐大后,为免女儿身遭人识破,她一日只接十位客人,而且算命时都藏身在帘子后,由假扮老叟的富贵代为传话。

  富贵是富春的弟弟,今年二十足岁,不过长相老成,猛一看还以为三、四十岁了,身材魁梧,手臂粗壮,他兼做护院和小厮,一人多用。

  “对对对,没错,我想跟叔父出海行商,叔父说我是做生意的料,可是我娘说风险太大,要我在家里种田,几甲的土地我一个人哪忙得过来。”听不懂什么叫白羊座的年轻人频频点头,直道小神算说得真准,话里不免埋怨了几句,认为头发长,见识短的娘亲阻碍他的前程。

  “你成亲了吗?”宫徽羽借着富贵的口一问。

  家境看来不错的年轻人腼覜一笑。“年前刚娶新妇,还不足三个月,她是村长的女儿,叫小月。”

  “嗯!那你当务之急是早日让你娘抱孙,只要白胖孙儿抱在怀里,她什么都允了你。”老人家的心愿大同小异,有子有媳,接下来最大的盼头是传宗接代的男丁,他们把香火的延续看得比什么都重,这样百年之后才有脸面见地下的老祖宗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