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红娘闯高门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当朝皇后曾生育两子一女,但除了德馨公主外,其他两名幼子未及一岁便早夭,至今始终无子傍身。

  而她和她娘住在庄子里,对外的说法是她娘要养病,实则是因不明因素被迫移居到陪嫁庄园,将近十年定国公府那边并未派人来探望,不闻不问的闲置,好似她们的死活与定国公府无关。

  打听到这里时,她忍不住腹诽,好歹也送些米粮、银钱来嘛!什么都不给,根本是想活活逼死孤母弱女,这是不给人活路呀!

  难怪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娇女要去摘野菜维生,没有生钱的本领又坐吃山空,她不去找出路又有谁能接济。

  只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,真正的宫徽羽在摔下山丘,头撞到石头的那一刻就已经香消玉殡,由她这个来自未来的灵魂顶替,重新延续其生命。

  不过尽管如此,生活的贫困还是没有解决……

  “富春,我们要念经当尼姑了吗?这菜是不是淡了些,我捞了半天才捞到一小口的肉末。”她不是吃素的料,别亏待她的肠胃,她这副身子还在长高呢!要多吃肉才有营养。

  富春一脸愧疚的垂下头。“小姐忍着点,最近手头紧了些,等吴顺捞了鱼送来,回头富春给你炖鱼汤。”

  “厨房旁的小杂院不是养了鸡,把鸡杀了就有肉吃了。”无竹使人俗,无肉使人瘦呀!她都快忘记咬在嘴里满口油的滋味,香、酥、嫩的金黄鸡腿……哇——口水呀!别太泛滥,还没吃到呢!

  “鸡要下蛋不能吃,我们等着拿鸡蛋卖钱换米。”米缸快空了,得想办法买几斗梗米喂饱一庄子的人。

  “蛋也要卖?”这个庄子到底有多穷呀!

  宫徽羽不免唏嘘的暗叹,她美好的宅女生活毁在无米可炊的困境中,她曾纳闷堂堂的定国公夫人为何不知道怎么养活底下的人,她到底在干什么,难道她陪嫁的庄子和铺子毫无进帐?再一细问,这才明了她们母女俩目前的处境。

  原来她可怜的娘病了,是无药可救的心病,整日病恹恹地下不了床,无心打理名下的陪嫁,任由铺子的生意被抢走,而庄子上的产量不丰,空置的土地无人耕种,养殖鱼虾的水池荒芜成一片死水,杂草丛生。

  连自己都放弃了,人还有什么活头。

  “富春,我娘今日吃什么?”光看眼前难以下咽的菜色,她巴不得早日投胎,换个有肉吃的人家。

  “夫人说什么也吃不下,她休息一会儿就好。”富春一脸忧色地说。

  “生病怎么可以不吃饭,富春,蛋不卖了,我另外想办法弄银子,把蛋煮了给我娘吃,让她养好身子再说。”没有娘,她在这里的处境更尴尬了,无人可依靠。

  什么定国公千金,还不如卖菜的小贩,虽然占了穿越女的优势,懂的比寻常人多,可是没人当靠山,她一个小姑娘的所学所知完全派不上用场。

  在这个男尊女卑,父权至上的朝代与国家,女人的社会地位是低下的,别说开店做生意,光是在人前露个脸就会招来流言蜚语,更别提她定国公嫡长女的富贵身分,要是让人知晓她抛头露面,她下半辈子也毁了。

  “小姐……”富春讶然她的变化,小姐两眼炯炯的神态一点也不像昔日唯唯诺诺的性格。

  “小姐要鸡蛋,奴婢去取来。”兴匆匆的锦儿一马当先,冲到围鸡的菜园子捡了好几颗蛋,母鸡刚下的蛋还热呼呼地,她兴高采烈地捧到小姐面前,笑得露出满口白牙。

  有了蛋,但没有肉,巧妇也难为。

  本来懒到底的宫徽羽想了一下,决定到厨房看一眼,她为的不只是娘亲,还有她衣食无缺的米虫生涯,长期“卧病在床”的定国公夫人该振作了,不能再浑浑噩灵等死。

  首先第一步是改善饮食品质,人吃得不欢快又怎么心胸开阔,心不舒坦百病生,因此吃得好相当重要。

  民以食为天嘛!养足了气血才好图谋明日事,人不能只看眼前小忧。

  难得奋发的宫徽羽快步来到厨房,快速扫了不算小的厨房一眼,接着快手抄起食材,很大气地摆放在砧板上,又放了满满一堆杂粮。

  她要自己动手?那是不可能的事,能不坐就一定躺着的鱼干女怎会如此费心呢!那太不符合她好吃懒做的个性。

  身为庄子的唯一的主子,她一声令下要厨娘先将白米泡软,然后添柴升火,再把她挑的新鲜蔬菜剁碎,加入切丝的香菇和日头晒出香气的虾米,以红葱头、芹菜、葱末、酱油、盐备着当调味料。

  红葱头先下油爆香,接着是炒杂粮,香菇、虾米、酱油一茶匙,盐少许,调足味道后放入粥内同煮,小火慢慢熬煮,细细搅拌,不让粥黏锅、生焦。

  大约闷煮半个时辰左右,加入芹菜末、葱末,再洒上提味的麻油,一锅香味四溢的杂烩粥便完成了,诱人食指大动。

  以前在下班后懒得煮饭或外出觅食,她的懒人做法便是扫尽冰箱里的存粮,连花生米和快过期的牛奶一起倒入电锅里,加水和剩饭煮成一大锅大杂烩,以她一个人的饭量可以吃上七天,顶多早餐配个酱瓜,晚饭加盘豆腐乳。

  她最节省的就是餐费,午餐的便当由公司提供,有时同事吃不完的鸡排和炸鱼还能打包,她回家根本不必煮饭,微波炉用热了就是一餐,多便利呀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