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红娘闯高门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素月姐,素月姐,你……你不要再逼我了,枉我把你当再生父母般崇拜,你怎么可以这么心狠手辣的对待我,我……我死不瞑目啦!我要扎小人诅咒你牙疼!”

  一声痛不欲生的高嚎做作的抽噎,仿佛正处于惨不忍睹的水深火热之中。

  “林晓羽,你有胆在本娘娘面前再说一遍,皮在痒了是不是,老娘送你一记九阴白骨爪。”明知道她牙不好,这辈子最怕看的就是牙医,居然敢拿她一口烂牙来咒她,活腻了。

  戴着银框眼镜,镜架还缀了几颗招挑花的小粉晶钻石,一身女王派头的张素月仰高四十五度角斜睨人,应该很撩人的丹凤眼微微下垂,威严很足但明显不够娇

  没办法,这位德高望重的素月姐已五十有六了,鱼尾纹明显地可以夹死三只蚊子,可是不服老的她老做少女打扮,脸上的妆比谁都浓,活像嘴角点了颗大红痣,头上插了朵大红花的媒婆。

  也没错啦,媒婆正是她引以为傲的职业,让人比较受不了的是,明明是“姨”的年纪还厚颜无耻地要员工们喊她一声:“姐”

  素月姐一家从曾外婆到她已经做四代,专门为人牵红线,只是虽然她非常热衷“有情人皆成眷属”,但是在生育率年年降低的今日,不婚族越来越多了,让她的媒人生涯越来越难生存,几乎成了没市场的黄昏产业。

  不过山不转路转,她不想祖上留下来的积德行业断在她手中,因此一发狠,牙一咬,索性拿出全部积蓄开了一间婚姻介绍所,让娶不到老婆、嫁不出去的旷男怨女有个看对眼的机会。

  果然车到山前必有路,真让她开出一条康庄大道,业务从挑人、收件、说媒,到包办婚礼事宜全都包,短短时间就让几坪大的婚姻介绍所扩充到百来坪,员工共二十几名,其中以业绩最好的林晓羽最得她青眼。

  也不知是天生就适合走这一途,还是狗屎运亨通,林晓羽当初误打误撞成了金牌红娘,牵红线的精准度可比月下老人,看人的眼光堪称一眼定江山,直觉比电脑配对还准,只要经由她的手牵成对的,没有一对不走入礼堂,而且幸福美满,夫妻和乐,不出三年便牵女抱儿来致谢。

  可是,人太能干也有个缺点,那就是——

  “噢!素月姐,你下手轻一点,把我脑袋打开花了,看谁替你去应付来自澳洲的大奥客。”一提到那个人,抱着头呼痛的林晓羽立即表现出万分的悲痛和“我很忙”的拒绝态度。

  不是她要推客户,实在是打她入了这一行以来,从未见过这么有“原则”的男人,让她笑得颜面僵硬仍讨不得一次好,还得忍受他眼底的失望和嘲讽。

  只要遇到他,她的头就开始疼了,那是个妖孽呀!比打不死的小强还难缠,简直是她红娘生涯中最大的坎,她宁可去爬八千八百公尺的喜马拉雅山也不愿碰到他,那人的眼界长在头顶上,专往她心口上插刀。

  “什么来自澳洲的奥客,会不会说话呀!你知不知道干我们这一行要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面对衣食父母要毕恭毕敬,笑脸迎人,像夏先生这样的金主,呃!我是说出手大方的客户,比天上掉金子还难得,别人求都求不来。”

  以下是一千三百多字的口水就此省略,张素月的长舌向来有目共睹,她可以滔滔不绝地说上五个小时,中途不休息,不换气,把人逼到疯为止。

  在工作上热诚第一,凡事跑最前头的林晓羽其实私底下是最为人唾弃的鱼干女,她能坐绝不站,能躺绝不坐,她是足不出户的宅女,一有放假宁可窝在小窝里裹着棉被趴在床上看小说、漫画,要不是不工作会饿死,她更乐于当个终日晒不到阳光的穴居人,把养不白的麦金肤色闷成吸血鬼般的苍白,生平志愿是最好别揽事,准五点下班再好不过了,而这辈子最讨厌的一件事是——加班。

  她将张素月的碎碎念当耳边风,眼看着墙壁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地往前推进,五点零三分、五点零七分、五点十分心里急得慌,扣掉她赶捷运、洗澡和吃晚餐的时间,七点的韩剧重播、八点的乡土剧,还有她刚借回来的七本小说……哇!真的会来不及啦!

  素月大姐,你也行行好,快放人吧!她真的真的不想再加班了,钱够用就好,累死自己有什么好处。

  “素月姐,我赶五点半的车……”她的话赫然停住。喝!好锋利的眼刀,几乎要刨下她一块肉来,真有魄力呀!

  汗!不愧是素月姐。

  “晓羽,你那间小套房的贷款要缴了吧!”素月娘娘的笑容可掬,耀眼闪亮得可比十吨重的发光黄金。

  一提到十坪大的小蜗居,林晓羽眼中的雄心万丈顿时萎靡成豆腐大小,“素月姐要提早发薪水给我吗?”

  张素月笑脸如月,圆得喜气。“夏先生说了,今晚的相亲宴若由你全权负责,不论成与不成都是一万六起跳的大红包。”

  “怎么又是我,不能换个人吗?秀秀、美月、华香她们一个个比我资深。”才三年资历的她在前辈面前与菜鸟无异,她想回家看电视,抱她的黄色小鸭抱枕。

  被二点名的周秀秀、李美月、华香倒是乐意得很,个个发亮的双眼睁得比狗儿见到肉骨头还圆,巴不得这块甜得腻人的大饼掉在自个儿头上,眼巴巴地露出垂涎不已的表情。

  不是她们要抢同事的Case,而是这位夏先生实在太抢手了,不但人长得帅又多金,风度翩翩又气宇轩昂,抢着和他相亲的女人多到排不下,是婚姻介绍所员工眼里最上相的金龟婿排行榜第一名。

  虽然有点嘴贱的小毛病,说话恶毒又毒辣,不过无损他年收入千万的身价,尤其是一出手便是沉手的红包,再大的缺点也会变成完美无缺的优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