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
五十八


  法国爆发有史以来最大宗的贪渎案,涉案人员高达数千人,有地方官员、高层人士,以及众议院。

  为首的文森参议员被逮捕后尚未判刑,突然莫名地死在严格把关的拘留所,死状甚惨,身上找不到一处伤口,法医也验不出死因,开单判定是自然死亡。

  在康普大法官的宣判下,富商伯特。马歇被判终身监禁,财产全部充公。

  一干涉案人员以法国律法判处了应有的刑罚,各大报大篇幅的报导这件贪渎案,炒热了正义无私的大法官。

  而真正的功臣正在办终身大事。

  “味妹妹,你看我最近的运势如何?”

  “大姐,走开,她应该先帮我瞧瞧,我可是她老公的上司。”

  “笑话,我是她老公上司的上司,你凭什么跟我抢,真是不懂事。”

  “我咧!你有没有羞耻心,是谁比较不要脸,龙之谷门口刻的龙可是红色的。”

  “无妨,待会我叫个人把它涂成金色。”

  龙青妮和龙宝妮发觉更好玩的玩具,你一言我一语地闹个不休,逼得新郎倌开口赶人。

  “你们有完没完,味儿的身体刚康复,禁不起疯整。”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生离死别。

  龙青妮不满的说:“哇!他吃了炸弹,我是门主耶!”居然吼我。

  “我看他是太久没修理,体内能量积郁成灾,我揍他一顿就没事。”以下犯上大不敬。

  雷刚冷冷的比比身上,意思十分明显。“你们玩不过瘾吗?”

  是的,他今天结婚,所有龙门分堂口以上的干部都来参与婚礼。

  而他被迫穿上一身可笑蟒袍,头戴一只滑稽小圆帽,胸前横披大红布,还得拿着类似绣球的彩带。

  起先他抵死不从,后来龙青妮很生气的说了一句“玩一次又不会死”,所以他屈服了,就当牺牲这一回,反正他不可能结第二次婚。

  据她对外的说法是:染了血的白纱不吉利,要反其道而行,借着中式霞帐凤冠的一身红色来冲喜才会大吉大利,百年富贵。

  说穿了不就爱玩。

  “宝儿呀!你家的雷刚真不可爱,让人家玩一下都不肯,盐吃多了。”人人嫌(咸)。

  龙宝妮恨恨的说:“风、雨、雷、电四大护法一向都不尊重我。”

  被点名的人赶紧回避,以免招炮火攻击,可惜脚不够长。

  “我说龙翼哥哥,你要不要顺便办一办?”

  龙翼脸上带笑,眼底恐慌不已的搂着爱人鸢红恋。“我们不急,恋儿还小。”

  看起来是很小。龙青妮这么想着。

  “方羽、向天,你们别紧张,我不会逼你们结婚了,来来来,咱们聊聊。”

  听她这一说,两人不但没有松一口气,反而一张脸变得惨绿。

  一定有阴谋。

  “哎呀!你们哪个糊涂虫在礼堂里摆菊花,想咒谁呀!”方羽端起一盆牡丹往外走。

  风向天大喊着,“你们这些兔崽子,香槟不够还不快去买——”

  “你们给我站住。”龙青妮阴森地一笑。

  两人呐呐地“倒车”。“公主。”

  “我不过是要提醒你们,以后谈恋爱安份些,不要像龙翼和雷刚谈到血溅五步,听懂了没?”

  “是。”

  尽管他们大声回答,心里仍带着不信任,因为被整出心得,不相信她会突然反性。

  而不再是目标的雷刚拥着刚拜完堂的爱妻。

  “味儿,委屈你忍受他们一整天的胡闹。”他体贴地取下她的凤冠。

  “我觉得他们都是可爱的一群,非常有意思。”

  雷刚眉头微敛。“老婆,你千万不要靠近他们,他们是毒品。”有害而且会上瘾。

  “噢!”东方味但笑不语,抚抚龙青妮送她的西藏灵珠,听说此珠是高僧加持过,且有趋吉避灾的功效,代替已功成身退的守护天珠。

  看着远从台湾来的亲友,她有些遗憾抚养她长大的姑婆不克前来,因为她已在日前寿终正寝,享年七十五岁。以命替命的另一条人命应劫在瞎眼姑婆身上,好在她死得很安详,不然她会内疚一生。

  “噢喔!你的朋友有难。”

  不解其意的东方味抬起头,望见龙青妮找上灵媒社的社员。

  “她……想干什么?”

  雷刚的口气中有明显的笑意。“游说她们成为龙门的四大金钗。”

  简洁、明亮、萧齐齐和东方味,正好是龙青妮目前的对象。

  “噢!我的天呀!”

  是呀!我的天。

  追逐战再起,笑声伴随求饶声。

  阳光是灿烂的。

  你瞧,它挂着圆圆的笑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