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


  怕了,腻了,厌了,倦了,懒了,她现在只想出院,享受金色阳光的洗礼,呼吸新鲜的青草味,脱离空气中不散的消毒水味。

  “你差一点没命。”

  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你看我健康得足以在银盘上跳舞。”她忘形的舞动手臂,不小心扯痛伤口。

  雷刚心疼地搂住她。“想当赵飞燕还早得很,你给我安份些。”

  “不……不疼,我已经全好了。”她撒着娇掩饰微微的抽痛。

  “小骗子,你当我看不出吗?我被你吓坏了。”那一枪打中的不只她的心口,还有他呀!

  他疼到几乎麻木,举步维艰,那止不住的血同样抽干他的生命,每一步都是刺骨的痛。

  “对不起,刚,我以为我注定逃不过这一劫。”她已作了最坏的打算。

  “你敢逃不过,我追到地府逮捕你。”再也不让她任性妄为。

  东方味幸福地偎在他胸口,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。

  她的确死过一回。

  在呼吸停止那一刻,她的灵体脱离了躯壳往上飘浮,在一片白茫茫的云层中,她看到一个很老的和尚。

  和尚告诉她一段前世今生的故事。

  前世她是康亲王府的和硕格格,而和尚是反清复明的义士,一次他在刺杀乾隆皇失手掉落山谷,是路过的她善心一救。

  物换星移,改朝换代,和尚在历经生死大关后看破红尘皈依佛门。

  虽然他已修成正果却迟迟无法成仙,因为尚欠她一条人命,果报未偿难以得道升天。

  所以他将魂魄附着于守护天珠,算出她将转投东方家后代子孙,因此施法成为东方家族的传家物,以期有一天以命替命。

  和尚一说完“以命替命”四个字,突然推了她一把,然后她就一路往下坠。

  在回到身体的前一刻,她看到一道金光接走了老和尚,接着她就痛醒。

  “刚,我今天有没有说爱你?”

  “没有。”一个小时内没有。雷刚的心变野了,开始耍诈。

  “我爱你。”她只想把心里的爱意说出来。

  雷刚柔情万千的吻住她。“我也爱你,但是你不能出院。”

  “你……讨厌啦!人家才不会拿感情当勒索品。”一时没想到要利用。

  “欺心之论,你的信用已破产。”他不失温柔地抚摸她的粉脸。

  法妮推门一见便是两人亲密的画面,虽然已经看淡了这份情,心口仍有些不舒畅。

  “死了一次还不够,你们倒是有闲情逸致打情骂俏,我不会再救你第二次。”他们的幸福是她的让步。

  如果当时狠心点……

  “你没事吗?”

  “刚。”东方味不悦的睨了他一眼。“韦斯曼医生,谢谢你的救命之恩。”

  “我不希罕,我还是认为你早死早好,留在世间多碍事。”她放不下自尊救一份友谊。

  “法妮——”雷刚冷眼怒视。

  “难不成你也想感谢我?”她自嘲的一笑。“我只想拿她的身体做试验品,刚好印证我的执刀技巧而已。”

  纵使百般不愿,雷刚还是放下身段。“我不喜欢你,但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  “雷刚呀雷刚,你有一颗很残忍的心,你刚才又狠狠地砍了我一刀。”在心底。

  被爱过的人讨厌,不难过是骗人的。

  “我不会道歉。”

  法妮释然的一笑。“说实在话,你真的很讨人厌,可是我偏偏爱上你。”自讨苦吃。

  他能回什么,谢谢吗?所以雷刚保持默然。

  “医生,我可以出院了吗?”东方味不习惯树敌,她只喜欢简单的生活。

  “别叫我医生,我会认为你在讽刺我。”她是个自私的女人。

  “我想出院。”

  法妮看着她露出高傲神态。“去问你的主治大夫,你的死活不归我管。”

  “你不就是我的主治大夫?”

  “在你身上划上几刀也算数?”她十分不屑的冷嗤。“我讨厌你,所以我不齿和你站在同一个城市。”

  “你要离开到哪去?”是因为她的缘故吗?

  “加拿大。”

 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补偿,门主调派她往电护法的堂口,暂代他的职务,日后再依她的表现看是否可独当一面,另设堂口。

  这样也好,至少可以和他平起平坐。

  “真好,十月的加拿大很美,满山遍野的枫红。”那是一片净土。

  法妮冷冷的扯动嘴皮。“你要是没并发肺炎死掉的话,我会清一间水牢租你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