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九


  “是我害了她,是我……”自责已不足以弥补犯下的错事,雷刚的声音中有难抑的哽咽。

  好粗嘎,这头笨牛铁定一整天未进食。“记得吧!天机不可泄露,她不能说破天机的奥妙,不然回不了魂。”

  雷刚突然激动地抓住龙青妮的肩头。“真的吗?她不会有事。”

  “我是龙家的女儿,身体内流着神族的血,我的允诺可曾失信过?”粗鲁的家伙,想捏碎她的骨头不成。

  她在赌,赌二分之一的希望。

  生或死。

  “你保证她不会有事?”他需要一份力量支撑。

  “我保证。”她追加了一句。“用生命。”

  一股热流涌进雷刚的心窝,温暖他僵硬的四肢,他抬起疲惫的眼看着关心他的一行人,他们眼中同样有坚定的信念。

  她一定没事。

  他觉得眼眶涩涩地,鼻头一阵酸,味儿不肯甘心离开他,她放不下他呵!

  所以,她会活下去。

  “雷刚,坚强点,有我和大姐给你靠着,天塌下来咱们一脚踹回去。”龙宝妮上前豪气地抱抱他。

  火焰女的烈性脾气引人莞尔一笑。

  雷刚不语,很显然他身上紧绷的张力已除,只剩下淡淡的忧心和不忍。

  此时,那扇生死大门打开了,红灯不再闪烁,走出一位令他们全部怔愕的白袍医生。

  “怎么是你执刀?”方羽心中不安,问出大家的疑惑。

  “我是医生。”法妮有点难受众人的不信任。

  本来她是应邀来见习一名脑科权威的手术,谁知离医院不远处发生爆炸案,大部份的医护人员全赶往救助,只留下几名内科大夫。

  才打算离去之际,她意外接到一通电话,所以决定留下来。

  在手术台上,她几度欲拔除那维生的氧气罩,并考虑在脑波成一直线时停止援救,在医护人员迟疑的眼光中怔忡了一分钟。

  最后医生的道德良知战胜个人情感。

  “法妮,病人……没事了吧?”

  法妮盯着两位表姐。“她的呼吸系统已经停止作用。”

  “什么——”

  如雷的惊骇出自即将崩溃的男人,目皆欲裂的他像是头垂死的猛兽般发出震天的哀嚎声。

  “是你杀了她、是你杀了她——”

  风向天和方羽几乎拉不住雷刚,黑鹰席斯和冰人杰斯帮忙按住他的手脚,避免他失控扭断了法妮的颈骨,虽然他们心里有相同困扰。

  面对不谅解的目光,法妮艰涩的说:“子弹的威力十分强悍,刚好卡在心脏心房和心室的瓣膜中央,一不小心切断旁边的任何一丝小血管,我也没自信救活她。”

  她的话透露着一丝希望,众人全安静下来。

  “我只能说她的运气真好,仿佛有神助,三日内若未引起其他并发症或细菌感染,就可以由加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。”

  报复的心在看到他发狂似的嘶吼,竟得不到一丝满足感,有的只是一股深深的悲哀,她还不够冷硬,做不到无视无感,毕竟他是她深爱的人。

  罢了,成全他们吧!她有何好争,不过碎了一颗心,总会在时间的线中缝补痊愈。

  一阵重物落地声,法妮回头一看,不由得露出一抹宽慰的笑。

  原来他也是凡人。

  巴黎的秋天有一点萧飒,街上的行人换上五颜六色的保暖秋装,悠闲地漫步在香榭大道,驻足观赏凯旋门上美丽的浮雕。

  时有兴奋的观光客高声谈笑,大肆采购的仕女拎着一袋袋华丽的衣裳,不时漾出满足的愉悦神色。

  秋天是浪漫的季节,巴黎是浪漫的都市,所有的色彩都染上浪漫气息。

  爱情更是浪漫。

  “听说你昏倒在开刀房外的走廊?”东方味掩不住嘴角上扬的笑意。

  雷刚羞涩的一讪,故作一表正经地削着苹果。

  “别听别人胡言乱语,我是体力透支,稍微休息一下。”是哪个多嘴的人告诉她的?

  她咬着唇忍笑。“直接躺平?”

  “地板凉爽。”

  “我建议你下回找张床,这是医院最不缺的东西。”不用劳烦人家抬。

  “闭嘴。”他把苹果切成八片去核再切成十六小块。“张嘴。”

  “到底我该张嘴还是闭嘴……唔……”

  “专心吃东西。”雷刚满意地再叉起一块苹果,准备喂食。

  小人。“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?”

  “等你康复的时候。”

  东方味横睇着他,露出不快的神色。“你不像废人,怎么尽说废话。”

  她躺得骨头都发出霉味,一天三餐拿药当主食,宵夜是一瓶瓶的葡萄糖液,营养针是饭后点心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