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七


  “你好美,我的爱。”她是世上最美的女人,而她属于我。雷刚很想当众掳走她。

  “伊梦说得没错,你真的很小气,以前从没听你赞我美。”她的眸底微微泛着泪光。

  “我以为你不爱听。”

  “女人都是虚荣的动物,表面上装得很无谓,私底下却是受不了甜言蜜语的诱惑。”

  不说不代表不爱听,女人的矜持是含蓄。

  “以后我天天说,说到你烦为止。”真希望这身婚纱是为他而披。

  “喂!你们不是在冷战?”一字诀和两字诀哪去了?

  伊梦的问题得不到回答,恋爱中的男女是看不到其他人,她悻悻然地被杰西拉走。

  “答应我,不要为我哭。”

  雷刚的瞳孔转黯。“我爱你。”

  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  灯光倏沉,音乐声起,东方味依恋地吻了他一下,手心放在胸口,似要汲取一份力量。

  跨出步伐,她走向舞台。

  是生,是死,就赌这一步。

  没有华丽的布景,少了虚伪的匠气,传统的乐音悠悠地响起,灯光随着结婚进行曲打向舞台中央,空中撒下粉红色的花瓣。

  惊叹声出自舞台下,一道美丽的身影跟着旋律缓缓移动优雅的步伐,新嫁娘的喜悦让礼服发光。

  她穿出了这套结婚礼服的味道和价值。

  简单的线条配上腰间褶纹,圣洁的花束飘着清香,下半身是希腊式前衩半开,走动间修长的玉腿若隐若现,引人遐思。

  “好美的新娘子。”

  “好漂亮的礼服。”

  “真想穿着它走进礼堂。”

  “我一定要买下它。”

  ……

  赞美声是设计师的骄傲,他找对了模特儿。

  东方味始终维持淡淡的微笑,服装秀的表演是为了突显身上的礼服,不能抢了它的风采。

  她高雅的气质掳走所有人的呼吸,东方人纤细的骨架带着一股清幽的灵气,似真似幻、如诗如画。

  每个人都醉了。

  她的美像圣洁的天使,不沾染半丝尘气,飘忽地踩着云床,一步步将美丽展现在世人眼中。

  垂死前的蝴蝶总是最绚丽。

  事情就发生在那短短三秒间!

  舞台上的灯光突然在一瞬间全灭了,只有模特儿左胸的萤光胸花泛着细微绿光。

  枪声之后是飞溅的鲜血,污了雪白的婚纱,飞快奔上台的身影只来得及接住她倒下的美丽。

  “不,你怎么可以让自己受伤。”雷刚立即撕破婚纱,按住她冒血的胸口。

  “对不起,我、我真的想活……活下来陪……陪你。”她觉得身体好冷。

  “不要说话,保留元气,我马上送你到医院。”他的眼眶中积了些水气。

  “不,不要跟我……来,好好……活着,带着我的爱……活下去。”四周怎么黑了?

  雷刚抱着她,熄灭的灯光又重新点亮,现场一片纷乱,尖叫声不断,龙门的弟子围靠舞台,提防有人再放冷枪。

  “不可以,你是我的,永远永远都属于我。”他的泪滴在她脸上。

  东方味虚弱地举起手臂抚着他刚毅的脸。“我最讨……讨厌看男人……哭,尤其是……我爱的……男人——”

  声音渐微,无力的手臂滑下,她合上人间的眼。

  “不——”

  雷刚朝天怒吼。

  “天哪!咱们晚来了一步。”方羽立即抓住一名弟子令他发动车子。

  风向天蹲在雷刚身侧,手按在东方味的颈动脉。“还有救,快送她到医院。”

  雷刚一听,抱起人以惊人的速度冲向门口的车子。

  方羽随后跟着,以防东方味有个不测,他会做傻事。

  风向天负责善后。

  白色的制服,白色的墙,消毒水的味道,以及不熄的红灯。

  哀戚的急诊室,悲怆的开刀房,写满人世间最无情的断肠。

  它是生门,也是死门。

  十个小时过去,那扇门进出的只有一袋袋温热的A型血,再无旁物。

  靠着墙以支撑耗尽精力的身体,雷刚的眼已有十个小时不曾眨过,充血的眼球找不到一丝生气,冷滞地盯着不再开启的门板。

  “疯子,你去劝他。”心情沉重的方羽提不起力气扮笑脸。

  “他的情形和翼相同,根本听不进半句话。”唉!怎么老是遇上这种事。

  “你说咱们是不是霉星,走到哪,哪就出事?”真他妈的凑巧。

  上回到加拿大找龙翼,结果龙翼的爱侣中了枪,在死而复活的奇迹前,龙翼就像失去生命的破布娃娃,谁都不理的和一具冰冷的尸体说话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