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六


  她的叫喊声引来雷刚的注意力,随即发现没重大事件的又转回监视与会人士。

  这六天来,他的神经绷到极点,自从她说了那句“以死替死”,他的心情就没舒坦过。

  “伊大牌,都什么节骨眼了,你还在这嚷嚷,小心主办单位赶人。”杰西也是被她的声音招引过来。

  伊梦恼怒的扯着他的手臂。“你看她这几日阴阳怪气,动不动就是一番大道理,实在反常得叫人害怕。”

  “哎呀!人家小俩口闹别扭,在气头上难免情绪低落,他们好些天不说话了。”怪冷清的。

  “原来吵架了,难怪说些令人气闷的话,我原谅你的有口无心。”

  东方味微微一笑,由他们猜测去。

  “你们冷战了几天?”

  “六天。”

  “哇!他真能忍,洛斯一天就受不了。”突然伊梦贼兮兮的压低音量。“冷战还办不办事?”

  办事?“你是指……我们还未发生关系。”

  “不会吧!是他性无能还是你冷感,我和洛斯认识不到三天就被拐上床了。”他们都是急躁的人。

  “所以我们决定结婚,而你们还在原地长跑。”

  彼此尊重才能走得远,短暂的激情来得猛烈却不易长久。

  伊梦不在意她的评判,好奇地问:“你们真的不说话?”

  “不多,一字诀,两字诀。”四字诀。

  “嗄!”她落伍了吗?

  “一字诀是‘嗯’,两字诀是‘闭嘴’。”四字诀则是“为我小心”。

  该来的,绝避不掉。

  先前她以为这场服装秀停办,所以未曾主动提起这件事。

  后来主办单位透过杰西告知,服装秀因场地出了点问题延后,希望她能履行约定走这场秀。

  雷刚因她说了那句“以死替死”后变得草木皆兵,一天到晚担心她会出事,镇日守着她啥事也不理,当然不可能允许她在大庭广众下出现。

  为了这件事两人争辩了许久,她甚至用女人的武器——眼泪来软化他的坚持。

 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,他痛心地点了头。

  其实两人不算冷战,而是他把情埋得很深,生怕一开口,那根紧绷的弦会突然断裂。

  这六天来,她在舞台上看到不少熟面孔,他们脸上虽然挂着笑容,但是眼底的警戒仍逃不过她的眼,是他的手下。

  为了她,他不惜调派一百多名手下伪装各种身份混进会场,一方面找出可疑的份子,另一方面保护她的安危。

  她想哭,可是她不能哭。

  因为他的眼中只有她,若她的泪一落,他会毫不顾忌的带走她,不管会不会搞砸别人精心设计的服装秀。

  他就是这么妄为的男人,所以她深爱他。

  伊梦翻个白眼,“天哪!我真佩服你,他未免太省口水了。”一字诀、两字诀,不干脆的男人。

  “他在生气嘛!我只好多迁就他。”以前不在乎生死,现在她会害怕。

  怕死亡会分开两人,永远无法在一起。

  “我看是小家子气,男人本来就应该让女人,虽然你不像女人。”她自觉失言的把头一缩。

  “我该不该感谢你打击我的士气?”东方味仰起头,让化妆师开始打粉底。

  “呃!我一向口快,你当我放了个臭屁,一会儿就散了。”

  打完粉底,上眼影,匀腮红,最后点了紫红色唇膏,扑上蜜粉,再佩带上新娘的饰物。

  镜中反射出一位婀娜多姿,充满东方神秘色彩的古典美人,两鬓以传统珠花装饰微向后别,一颗泪滴型的透明晶钻垂饰在两眉中间。

  此刻的她是美丽、不可言喻的发光体,紧紧抓住每个人的目光,伊梦都看得发呆。

  “味味,我嫉妒你,你怎么可以美得像女人。”呜!她不能接受啦!

  东方味柔柔的一笑。“我本来就是女人。”

  “不公平啦!男装的你帅得没天良,女装又美得像幅画,一切好处全让你占尽。”她很不高兴,非常的不高兴。

  她被骗了,原来东方味是美女。

  傻气。“你有一副好歌喉,得天独厚的星运,一张可爱、俏皮的脸蛋,一个爱你的男人,你还贪什么?”

  “哼!人的心是无底洞,永远填不满,我就是要嫉妒你。”这是正面的嫉妒,无伤。

  “你喔!人心不足蛇吞象,小心噎着了。”孩子气还是那么重。

  “该上场了,把头纱戴好。”

  一句提醒打断了两人的交谈。

  雪白的头纱轻轻地覆上东方味的发,似心有灵犀,雷刚转过头,眼中有片刻的惊艳和骄傲,以占有者的姿态走了过来。

  接着,他做了件跌破众人眼镜的事,他弯下身抬起她藏在礼服下白皙的玉足,深情地为她穿上三寸高的粉色高跟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