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五


  伯特。马歇一脸臭的瞪向他。“都是你的错,没事把我扯进来。”

  “是谁逃漏税被人揪住了小尾巴,宁可省上亿的税金,花几百万法郎干掉咱们英明的法官大人,还挪用基金会大半的资金,强暴未成年少女,走私枪枝……”

  “你住口,不要忘了你也有一份,杀手可是你请的,而且……嘿!贩卖海洛因的罪够你丢官了,参议员。”

  文森眼底闪着阴狠。“做大事的人要沉得住气,毛毛躁躁只会坏事。”

  “哼!平白惹了群来历不明的东方人,害我狼狈地从大溪地偷渡回国。”想来就呕。

  美人没沾到,先得一身臭。

  “他们的确不简单,不过我也不是省油的灯。”他不信斗不垮一群外来客。

  “算了吧!听说你派人去暗杀一个叫东方味的人,结果损兵折将,三日来的毒品交易全被人破坏,走私的枪枝也让人掉包成玩具枪,我都替你觉得丢脸。”

  被说中痛脚的文森脸色青白交替。“放心,我会给他们一个最佳的见面礼。”

  他在出入境管理处查出那位酷似男子的东方味其实是女人,而且是个灵媒,所以在餐厅时才预测到他的计划,进而破坏。

  因此,他第一个开刀的人便是她。

  可惜上回的刺杀失了手。

  剪断煞车油管并随后跟踪,见人命大再开车急撞,他承认策划得不够周详,下回绝不会犯同样的错。

  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  他笑得阴沉。“你知道巴黎服装秀为何延后?”

  “咦?”

  “是我向主办单位施压,极力要求设计师一定要让东方味上台走秀,到时……”

  他的诡计十分阴险。

 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,人来人往是最佳的掩护。

  只是,他不知一个他瞧不起的东方人,将为他送上黑色挽联。

  谈笑声不绝于耳,热闹的气氛沸腾到最高点。

  巴黎服装界的盛事,在九月初隆重上场,来自世界各地的知名设计师齐聚一堂观摩,闻名于世的顶尖模特儿无一缺席。

  镁光灯不断闪烁,各大报精英尽出,娱乐版、财经版、时装版的记者纷纷出笼,期望能采访到好新闻。

  这场时装发表会为期七天,今日已是最后一场,听说压轴的结婚礼服将由一名没没无闻的东方女子担任,出席的人脸上都洋溢着无距离的欢笑。

  几乎。

  惟一的例外是连续六天不言不语的冷厉男子,一双雷达眼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,把与会的宾客都当成核能恐龙,欲杀之而后快。

  不然只怕会祸殃全世界。

  “你的男人未免太酷了,不过走个秀而已,瞧他紧张得像世界末日即将来到。”

  伊梦拍完音乐带就回台湾做宣传,一听说东方味要走压轴秀,连忙向唱片公司告假,迫不及待地跳上飞机直奔法国巴黎。

  好朋友将在国际舞台大放异彩,说什么她都不能缺席,非要来凑一脚。

  “他天生爱操心,怕我被某个亿万帅哥拐走。”东方味淡然的说。

  “杞人忧天这句成语就是为他所造,天底下能找出几个比你帅的男人。”啧!瞎操心。

  “他的压力很大,因为我比他帅。”东方味侧着头,方便设计师整理她的短发。

  在短短了两个月间,她的短发已长至耳下三公分,抹上慕丝稍稍吹整一下,女儿的娇态显露无遗,越见璀璨的光彩。

  中性美偏女性那面,举手投足间风情十足,再加上爱情的滋润更显妩媚,像朵沙漠中的野玫瑰。

  “这倒是,会场有钱的女人比男人多,要是瞧上了你,那可好玩了。”

  “别当笑话谈,他会认真的。”他不只防男人觊觎她,如果有女人对她表示出兴趣,他马上回以厉色逼退。

  “最好气死他,三、两下就想把你打包回家,我和洛斯谈了一年的恋爱,八字都还没一撇。”她手上刺眼的钻石戒指少说上千万。

  “是你不点头吧!舍不得放弃如日中天的演艺事业。”二十二岁退休是年轻了点。

  伊梦干涩的笑笑。“没人规定爱情与事业不能兼得,我只是比较贪心。”

  “那就收起你的抱怨,你还能待十年呢!”这算是她为朋友尽最后一份心力。

  “味,你今天的口气好严肃,好像在交代遗言。”她不爱听到。

  遗言?!“你的个性太真容易得罪人,凡事以和为贵,不要太好强。”

  “喂,你真的不对劲,谈恋爱把脑子谈坏了?别忘了年底你就要披嫁裳了。”真的有说不出的怪异。

  “如果我结得成婚,来当我伴娘吧!”她的心中有着一团黑雾,无法走得洒脱。

  伊梦生气的大喊。“什么叫如果结得成婚?就算我很讨厌那个嚣张的家伙,我也会装出笑脸祝福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