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三


  “味儿——”低沉的语气有着微愠。

  东方味轻喟地偎着他。“我不要你为我悲伤,你的人生不一定要有我。”

  “我不会为你悲伤。”

  平板的陈述叫她心口一抽,原来她也是平凡人,难过他的不重视,感伤情随人逝。

  爱情就是让人想不开。

  希望他不会伤心、哀痛,却又不愿他遗忘,矛盾的五味齐调,这是女人的心呵!

  “因为生死都有我同行,休想摆脱我。”他还要与她生生世世相守至老。

  “刚,你……”忍不住红了眼眶,东方味感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我爱你,不许轻言别离。”

  “我也爱你,这一辈子只爱你。”

  大火在两人身上燃烧,若不是雷刚嗅到她伤处的药水味,只怕下一刻已煞不住车,带她同赴极乐殿堂。

  “该死,你有伤在身。”

  她嘤咛地微喘着。“可是……我很难受。”她觉得下腹一阵空虚。

  “是我失控了,我马上解除你的难受。”

  雷刚将她抱离大腿坐在身侧,隔着布料抚慰她的脆弱。

  舌头灵活的在她口腔内穿梭,技巧性地将体内的火燃烧殆尽,挑起她的高潮。

  一阵剧烈的痉挛,她虚软地靠在他的手臂,泛着汗水的脸庞抹上艳丽的色彩。

  “你还好吧?”雷刚怜宠地擦擦她额头的薄汗。

  虽然自己的欲望未获得纾解,但是看她一副餍足的娇媚模样,他的心就有莫大的满足感,仿佛全世界的美好全在他的掌心中。

  略带娇慵的东方味有丝不好意思。“不要宠坏我,将来受苦的可是你。”

  “甘之如饴。”他满脸怜惜地啄吻她。

  “你……这样憋着行吗?书上说男人是感官动物,憋久了会肾亏。”她说得自觉好笑。

  雷刚勾过她的颈项笑得有些坏。“我保证让你幸福一辈子,绝不会放你独守空闺。”

  “不正经,人家是关心你的健康,别笑得这么贼。”好像她是可口的小红帽。

  “前些年台湾电视广告词中不就有一句:”丈夫的健康是妻子的幸福‘。“他亲吻她臂上的纱布。

  她眉头一皱。“那是强精广告,你若需要,现在有威而钢。”

  唉!好个单纯。

  一句求婚词梗在喉咙,好不容易借用广告词想乘机起个头,而他的宝贝居然只想到威而钢。

  是他做人太失败,还是天性寡言,不善表达的原因,怎么她的脑筋尽装些古里古怪的东西,完全扭曲他的意思。

  难道是他在尔虞我诈的世界待太久,城府变深沉了?

  “味儿,你今年几岁?”

  她不解地望望他。“十九,你不是知道吗?”

  “我今年多大?”

  “好像三十一吧!”她听痞子方提过。

  “你不觉得我已经很老了吗?”雷刚用心的注意她微妙的表情变化。

  “不会呀!虽然你有点老气横秋,可是我还是很爱你。”她当他以为她会计较两人年纪上的差距。

  这是夸还是贬,先揍一拳再给糖吃?

  雷刚没好气的双手扣住她的腋下拉她贴近他。“男人三十是适婚期。”

  “你在……求婚?”她微愕的张大双瞳。

  “嗯哼!你还不算痴呆嘛!”枉他暗示、明示一大堆,总算开窍了。

  “哪有人求婚像你这般没诚意,真不愧是黑社会的斯文败类。”不浪漫还骂人。

  “嫁不嫁?”他装出凶恶的模样。

  东方味笑得东倒西歪。“不够可怕啦,你眼睛在笑上她指腹轻划过他的眼角。

  无奈的他呵着她痒。“这样嫁不嫁?”

  “呵……呵……偷袭……小人招数不高明啦!”

  “我们先订婚,婚期定在你二十岁生日那天如何?”他趴在她小腹上玩弄她毛衣上的小球。

  “你都设想好了,干么多此一举求婚?”只要她仍活着,一定嫁他。

  现在倒有些舍不得他,若她真避不过死亡劫厄,那他该怎么办?

  以他的执着和深情,她担心他真会不顾一切的自我毁灭,届时先行离开一步的她该如何自处,这是她的罪孽呀!

  来世怕也难偿。

  “尊重。”

  “少哄我了,你是怕我中途变节爱上别人是不是?”自私的男人。

  雷刚收起笑,正一正神色。“我是害怕,你是我生命中惟一的珍宝,失去你,我的人生不再有意义。”

  “你总是爱说些肉麻话逼出我的眼泪才甘心。”她拭去喜悦的泪。“你想娶就娶吧!反正没人敢要我这个男人婆。”“谢谢,味儿,我爱你。”世上只要他懂得欣赏她的美就够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