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八


  咄咄逼人的法妮将谜团丢给脱不了身的风向天及方羽,两眼阴郁地盯着他们。

  不正经的方羽嘻皮笑脸的掀掀眼皮。“不是男人就一定是女人,很简单嘛!”

  “那个人是……女的?”扬起的声音有着深深怀疑,眼角瞄向关上的电梯门。

  “听说是这样,和她睡同张床的幸运儿又不是我。”言下之意颇为遗憾。

  “雨,那不叫幸运,雷会先杀了你。”风向天好心的提醒。

  活着太辛苦,不过好死不如赖活,这世界还是充满美丽的希望。

  “我有脚,不会跑给他追呀!”这么简单的生存之道都不懂。

  风向天扬扬手,卷起一道小旋风。“别忘了,他的掌心雷,四条腿也跑不过。”

  “噢!对喔!还真忘了他的能力。”方羽搓搓手指在旋风中洒下几滴水珠。

  风、雨、雷、电四大护法各有其特异力量。

  风向天的力量可拔山河,卷起二十几层高的浪,随便造个龙卷风易如反掌,吹人飞上天是小事一桩。

  方羽是水的掌控者,朗朗晴空下,他可以平空唤来满天乌云,任其意志忽大忽小,小淹可消尘、灌溉,翻雨可覆地,摧毁一个城市使其成水湖。

  雷刚的力量来自掌心,轻轻一挥扬起一道硝光黄沙,雷霆万钧的气势足以劈垮一座山,城市顿成死寂。

  龙翼拥有电的能力,在当今世界上,没有一个强盛的国家不是沦为电的奴隶,少了电力,全城市甚至是一个国家将陷入瘫痪状况中,任人宰割。

  “请你们认真的回答我的问题,雷护法身边的人是男是女?”她不想听言不及义的争论。

  “是女人。”

  他们无可否认。

  尽管心中多有存疑,东方味没有喉结是事实,而且她的胸部可不是袖珍型,仔细观察总会在宽大上衣内寻到一些蛛丝马迹。

  只是有人保护欲过盛,不许他们有“看”的自由。

  “你们在说谎袒护他吧!明明是个男人呀!”他的五官、举止哪里像女人。

  “你认为有必要吗?”风向天无情的耸肩。

  “我们可是等着看雷出糗已久,不可能为他圆谎,事实就是事实,捏造不得。”

  方羽此言不假,他们乐于整倒他,即是所谓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法妮的心绪全乱了。“他们只是玩玩吧!”

  风向天谑笑中有冷厉。“雷从不玩弄爱情,门主的心思是白费了。”

  被反将一军,她该懊悔作茧自缚。

  七点营业时间已到,各型豪华轿车驶进龙之谷,准备大展身手。

  趁着赌客尚未大批涌入,风、两两位护法暂时不去缠那对爱情鸟,冷落美丽的意大利辣酱,找个好位置试手气。

  情场不如意,赌场一定旺。

  法妮仍陷在死胡同里,口中喃喃有词,不愿接受似真还假的梦魇,在爱面前她不能认输。

  “对,我是最好的女人,我一定会得到他的心,他是我的。”

  悠扬的古典乐响起,轮盘的转动,手法熟练的发牌员,碰擦的牌九,交谈声、吆喝声、笑声及懊恼声……

  巴黎靡烂的夜生活由此展开……这是一个纸醉金迷的世界。

  地狱的门,开启了。

  “原来楼下上千坪的空间是赌场。”

  听完雷武的简报,雷刚手一挥要他下去,来到东方味的身后圈住她。

  “是两千五百七十坪,左侧的红色龙型拱门是贵宾室,右侧是金卡贵宾室,中间是银钻贵宾室。”

  “喔!”

  “消费在百万法郎左右至贵宾室,在千万法郎是金卡贵宾室,上亿赌金则到银钻贵宾室。”

  东方味诧异的瞠大眼。“有人玩这么大吗?光是百万法郎我就不知该努力到何时。”

  “好赌的富人不在乎那一点点零钱,他们要的是一份刺激的优越感。”而龙之谷满足他们的需求。

  “喂!别轻视那一点点零钱,我一辈子都赚不到。”贫富差距真大。

  穷人工作一世也只能换来温饱,买不起了二十坪的栖身地,每日望天兴叹时运不济。

  富者钱来得容易,不知守成回报社会,大把大把的钞票砸在无意义的享乐上,一觉醒来还觉得钱不够用,拼命地向政府叫穷,要求经济补助。

  因此穷者越穷,富者越富,国力不均。

  “你可以拥有我的财产。”他不介意与她分享。

  东方味失笑地抚着他放在小腹的手。“大鱼大肉是一餐,青粥小菜是一餐,安贫知乐。”

  “你不要我的钱?”雷刚心中不舒服。

  “钱是你赚的又不是我,何况我自己有工作,总饿不死吧?”不贪,不伎,不求。

  “我要给你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