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五


  三天前风向天和方羽摸进雷刚的住所,一见有新鲜事就赖着不走,直追问着东方味一些隶属天机的问题,把他晾在一边。

  在赶不走、打不退的情况下,雷刚只好忍耐等他们兴致减退,自行离去。

  谁知他们变本加厉来占据属于他的时间。

  一大清早六点整,他和东方味尚在床上拥眠,催魂的敲门一定准时响起,和报时鸡同样准确。

  而他们的理由,是晨起做运动有益健康。

  七点半用餐,两人像麻雀一般叽叽喳喳问个不停,让人难以消化胃袋的食物。

  中午十二点,晚餐和宵夜,照常烦个没完。

  终于在三天后忍不下去了,起因是方羽不相信东方味真是女儿身,硬要看她的脚底板。

  试问占有欲强的雷刚会允许他近乎下流的举动吗?

  所以换来一拳的“叮咛”。

  离开龙之谷快七、八天,身为赌场负责人及堂口护法,他是该回来走动走动,看看他不在的空档,有无发生些损及龙门的事。

  “东方味,你是灵媒,可以请问你那个重达二十几公斤的花盆为何移动?”风向天指指正缓慢移动的盆栽。

  东方味好奇的一瞧,眼睛所见与平常人不同,她欲跨前接近目标,身子却被人稳稳定住,她柔柔地抬起头望向雷刚。

  “刚,看一下不会有危险。”

  “在餐厅只碰一下,结果你浑身冰凉差点昏厥。”他心有余悸。

  她拉出胸前的守护天珠。“有它就没事,你不要太担心。”

  “我只相信自己。”一颗小小的珠子能起多大作用。

  “大英雄,麻烦你陪我过去一下下。”她把手搁在他胸前撒个小娇。

  赌场是自晚上七点才开始营业,现在距离营业时间尚有四十五分,所以场内无客人。

  “代价。”他指指自己的唇。

  “你……讨厌啦!”她红着脸,快速地轻啄一下。

  “不够诚意。”他的眼神很温柔。

  东方味轻捶着他。“少得寸进尺,他们在看着。”她没那么豪放。

  “有吗?”

  温柔的眼神一转凌厉,雷刚瞪向所有人。

  “哎呀!我眼睛痛得看不见。”方羽故意装成瞎子摸象。

  风向天指着墙上一幅画。“很美的田园风光,我将来要养老的地方。”

  他指的是一张裸女画,其他人见状闷声轻笑,各自把头往后一转,背向他们。

  “味儿,你的诚意。”雷刚把唇凑上去,等着她张口吃掉。

  “就爱欺负我。”

  双手绕向他的背,东方味深深的吻住他。

  认识的时间虽短,她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他,被爱的幸福感不因他霸道而消减,像陈年老酒般越见甘醇、甜蜜,不忍放手。

  她不想成为他生命的过客,所以……她让他拥有。

  “好甜的唇,我的。”他笑着点点她的唇。

  脸颊绛赧。“少逗我,人家在看笑话了。”

  在笑声中,她拉着雷刚的手走向盆栽。

  似有生命,盆栽一推到东方味脚边突然停了下来,银柏的枝叶剧烈抖动,像个好玩的孩子被阻断了路而发出抗议。

  东方味很高,她弯着身子成半蹲姿势,与某物齐眼相对。

  一旁的雷刚神经绷得很紧,注意她的细微表情,一有不对劲就带她避开。

  在她面前!是一个七岁大模样的金发小男孩,很生气的朝她胡乱比画着。

  “为什么不回家?”

  她一说出,小男孩放声大哭,抽抽噎噎地说出经过。

  原来他是和父母来赌场见识,无意间捡到一枚筹码,他非常喜欢筹码上的龙形花纹,趁父亲在玩轮盘偷偷拿了一枚。

  但怕被父亲发现会挨骂,悄悄地推了个大盆栽垫脚将筹码藏起来。

  在回家的路上发生车祸,他临终前念念不忘的是那枚龙形花纹的筹码,等他飘至赌场时,那枚筹码已经不见了。

  他身不由己,夜夜推着盆栽,期望能找到他藏起来的筹码。

  “我会帮你的,杰洛米。”

  小男孩红着眼眶不置一词。

  “刚,把一枚红色筹码搁在那上头。”执念是非常可怕的。

  雷刚手一挥,命属下照她的意思放好。

  然后盆栽又开始移动,速度和平常一样缓慢,大概过了十分钟,盆栽移到筹码搁置的下方停住,银柏瑟瑟地抖了几下,那枚筹码突然不见了。

  而小男孩也消失在东方味面前。

  “他回家了。”她吐了口气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