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四


  远方一艘银色船泛着光驶近金色公主号,船头立了两位天神般高大的异国男子,五、六只黑色的巨鹰在船桅盘桓。

  “为什么雷护法不在堂口?”

  一位高傲的红发女子仰起鼻孔睨人,神情不可一世,仿佛所有人都该臣服在地,听候她使唤似的,十分不近人情。

  “我和你阶级相等,没必要回答你的问题。”主子酷,手下一样冷面以待。

  “你好大胆,你可知我的身份?”法妮。韦斯曼傲慢地指着高她一个头的男子。

  “在龙门之中,只论阶级不论裙带关系,就算你是门主的远房表妹,一样得遵从门规。”

  龙门名字中有“妮”字,通常是龙家这一代女子的重要人物,除了青妮、宝妮、贝妮外,还有一位前任门主领养的义女龙巧妮。

  法妮是中义混血儿,父亲是意大利黑手党的一员,母亲曾任龙门堂主一职,因此她一出生即为龙门子弟。

  但是她仗着母亲是门主的表姨,又在父亲的宠溺庇荫下,变得有些骄纵任性,常常仗势欺人。

  树大难免有枯枝,她再不收敛自己无礼的行径,将会成为有史以来,第一个被逐出龙门的龙家血亲。

  “不要以为我动不了你,我有得是办法整得你灰头土脸。”敢给她排头吃的人都活不长。

  “拭目以待,表小姐。”雷武讥诮地微勾唇角。

  “你……”法妮暂时忍气。“你总该知道雷护法的行踪吧!”

  “他在家里。”

  “住址呢?”

  “很抱歉,未经允许不得透露。”有本事自己去查,像风、雨两护法一般。

  Shit.“我领有门主的派令找雷护法报到,你有义务为我指路。”她端出门规中的一条:互助。

  雷武在心中低咒了一句,表面上仍维持处之泰然,他深知她的难缠度。

  上回陪同护法至龙门美国总部检讨年度大计,她便一路纠缠到底,一天换七、八套低胸、窄裙的短皮衣,当时气温是摄氏七度。

  “护法不曾告知我详细地址,恕我无能为力。”为人属下第一要职是“保护”上司。

  法妮气愤地拍击桌子。“不要给我耍官腔,龙门的实力我很清楚,不会办不好这件小事。”

  “你也是龙门中人,这件小事就由你自己去处理。”雷武很绝,将问题丢回给她,转身离开。

  “回来,你这个浑球。”

  法妮气得想摔东西,但是她隐忍下来,毕竟这里是龙门的主堂口,违纪是会遭门规处置,她不会不识相的大肆破坏一番。

  她在龙门的时间不长,由于父亲是意大利人的关系,她和四大堂主见面的机会十分稀少,顶多错身而过。

  但是意大利是属于欧洲地区,与四大护法的往来较为密切,所以她钟情于冷漠、薄情的木头人雷刚。

  龙翼生性阴险多诈,风向天狡猾深沉,方羽太吊儿郎当,惟有他的稳重、内敛才堪堪与她匹配。

  因此,她不惜低下身段来倒追。

  “雷刚,你可曾记挂我的一片痴心?”

  趴在他坐过的位子思念,法妮的骄傲面具卸下,剩下的只是单纯的爱慕。

  她是有本钱骄傲,凹凸有致的身材可媲美阁楼女郎,浅金色的瞳眸散发猫的魔性,波浪般的金红色长发妩媚地披在背后。

  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医学院,年仅二十四岁已领有外科医生的执照,一直以来在龙门设于旧金山的私人医院服务,为时一年。

  生于斗争十分激烈的黑手党,她必须伪装坚强才能生存,顶着龙门光圈却无实权,她的立场很难堪。

  “咦!那不是雷刚?”她露出一整天来第一个真心笑容。

  她的眼中只有雷刚,看不见监视墙里,那个始终依偎在他胸膛的阴美身影。

  “哇!哇!哇!”

  “你有病呀!看了两、三天还处于震惊级数。”羞于有这么丢脸的兄弟,风向天摇头兼叹息。

  黑着一只眼睛的方羽不怕死地望着东方味。“不能怪我,她一点都不像女人。”

  他很用心的瞧,除了“验明正身”,他连脚底板都趴下去瞄,因此得来一记快拳。

  出自善妒的雷刚。

  “不会呀!她的眉眼很秀气,嘴唇小巧而薄抿,是个标准的中性美女。”他用眼神暗示少批评。

  也许有人注定多灾多难。

  “哈!你在说人妖吗?人妖可比东方妹美多了。”女人比男人帅……

  砰!

  地板上有个哀嚎的男子捂着黑眼圈的另一边,身侧站了位正在呵拳头的冷面阎王。

  “唉!你怎么学不会教训,做人要懂得察言观色。”风向天借机踹一脚以示友爱。

  方羽黑着两只眼咬牙切齿地道:“好个兄弟,这笔债先记下,来日定讨回。”

  雷刚不言,回了个眼神:等你来讨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