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二


  火球在东方味手中转动发亮,刺目的紫光由指缝沁出,犹如北极的极光。

  “龙之使者,古老的神之女,来自异世界的神秘力量,八条红线,八对娃娃,白发的老翁,红衣小仙,姻缘路,不独行。”

  命运已定,非天机。

  月老、红娘的手中线情牵缘定,三生石上名已刻。

  “莫!莫!莫!红尘中自寻有缘人。”她露出释怀的笑容。

  原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难逃情劫。

  东方味收拢双掌,球般大小的光球凝缩成小光点,没入指腹间。

  “呃,你在……干什么?”方羽谨慎的问,心里头不太踏实。

  她吐了口气,将手平放。“我在看你们的姻缘。”

  “姻缘?!”

  “挺怪的,我本来是想看你们姻缘何时浮现,可是却看到八对泥娃娃并排在一起,手腕上全系上红线。”

  风向天怪异的一瞥。“你是说八对?”

  “嗯!应该在了两年内都会与各人伴侣相恋吧!红线一旦系上便是一辈子。”千里姻缘靠的就是那条红线。

  “上面有名字吗?”

  “有。”

  “可不可以……呃!泄露一下?”他的心有些忐忑不安。

  “你的名字是?”

  “风向天。”

  “那你呢?”

  方羽讪讪的报上名字。“方羽。”

  东方味一听,眉宇微困,十分慎重的道:“此乃天机,我若泄露会遭天刑。”

  “味儿,别管他们,想要老婆自己去找。”紧张的雷刚赶紧双手护着她。

  “喂!兄弟,做人厚道些,来世我来做牛做马。”方羽怕娶到追婚团的花痴女。

  “不必。”他又不放牧,牛马有何用。

  风向天一脸狡侩的说:“我替你准备个同性恋婚礼,美丽的婚纱绝对符合你的体形。”

  “你才是同性恋,我很正常。”

  两人四目皆显露不信,戏谑的视线在他们身上来回扫瞄,眼底尽是怀疑。

  雷刚傲慢地抬起下颚。“味儿是女人。”

  “嗄?!”

  当场两只下巴往下滑——

  “大姐,你很过份喔!你不觉得你捞过界。”天下第一无赖女。

  “火焰妹,我是为属下们谋福利,怕他们年老力衰生不出孩子。”呵呵!她真是伟大的主子。

  骗鬼。“那你怎么不先从你家那四头牛下手,尤其是青龙都快四十岁了。”

  “三十七啦!你别害龙妈认错了儿子。”搞不好还得去验DNA.“女人的青春有限,朱雀好像二十七岁了,你是个很失责的主子。”想她二十七末到就生了两个讨债鬼。

  “呃,不急嘛!现在晚婚的女子行情看俏。”她怎好自曝其短,说掌握不住朱雀的行踪。

  “那白虎呢?玄武也不小了。”

  该死的狡猾虎,丢尽她的面子。“不急、不急,从长计议才能找到好伴侣。”

  在南太平洋上,一艘金色的优美船体徜徉在大海中央,不需太多人力掌控,由人性化主电脑罗姗娜全程控制,船速维持在一定海里。

  船上只有一对非常美丽的姐妹花,抛夫弃子地享受婚前单身的自由。

  其实除了她们的丈夫很黏妻子外,她们拥有的自由和婚前没有两样,甚至多了个纵容她们的清道“夫”,专门为她们处理惹祸后的善后。

  在土耳其,人人都知道席斯亲王有个火爆妻子,她从不蒙面和谦卑,和新王威曼平起平坐,有时还目无长上的对国王咆哮或动粗。

  而她的侍女一律受高等教育,个个年轻娇美不用行跪礼,出入打扮和欧美女子一般,不穿长袍、不戴面纱,允许信仰回教以外的宗教,有婚姻自主权。

  她就是龙门的副门主,龙家二小姐宝妮。

  而最近以“公主”之名出没的顶尖窃贼,把世界一群富有的收藏家搞得人仰马翻,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的收藏品藏好。

  可惜道高一尺,仍逃不过一丈魔手,呼天喊地地痛哭三天三夜,哀悼得来不易的宝物易手。

  而这一切归功于亲亲丈夫的策划,妇唱夫随的成为鸳鸯双盗,他们是杰斯和他的妻子,龙门门主龙青妮。

  “大姐,你拿我的手下当试验品呀!”龙宝妮非常不齿她的行径。

  “哪有,我是为了他们幸福着想,连我家那四头牛都耽误了。”善心被污蔑。

  “这么说是我无能了,连累你家的牛没人要。”她笑得有点火气。

  说好了是踢八位旷男怨女的姻缘盖,怎么算计来算计去只有她遭殃?

  四个护法有一个已阵亡略过,“乖巧”的雷安份守己不需担心,但是风和雨却趁隙“叛逃”,那他们两人的工作谁来替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