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一


  “小弟弟,快过来哥哥身边,他是坏心的大野狼,专吃可爱的小白肉。”他清秀得不像男人。

  “闭嘴,方羽。”瞎了他的狗眼,味儿明明是女孩。

  贵人多忘事,雷刚已将第一眼错认东方味是男孩的事抛向脑后,反怪别人眼盲识不清真相。

  依偎在他怀中的俏佳人仍是一袭简单宽袖白色毛衣,下罩米色窄管长裤,分不清性别的五官略显阴柔,配上那比真男子还薄削的短发,怎么看都像个俊美男孩。

  两人窝在一起的画面十分突兀,一头黑色的巨鹰用羽翅包着白色的鹂鸟,不协调中有一种超乎世俗的美态。

  “小气雷,人生一张嘴就是用来开口,你怎么可以忤逆上天的好意……”

  “方、羽——你真想送只手臂当礼物吗?”他很乐意卸了它。

  “你……算你狠。”方羽认输的撇撇唇。

  暂缓的局势不因他的退让而平静,风向天玩味的眼神透着一丝精明和审思。

  “你对他的十指特别喜好吗?”他一提及,雷刚的身子绷得死紧。

  东方味不解地说:“他的手指很奇怪。”

  “怪?!”

  三个男人都浮起古怪的神色。

  “十指间沁着鲜红血液,可是我却闻不到半点血腥味,这种情况叫人想不透。”

  风向天望着她口中的那双手;方羽收起嬉闹表情,反复地瞧着如常的十根手指,不见半滴红色。

  惟有雷刚了解她的意思。

  方羽是个杀手,杀过的恶人无数,是四大护法中以杀人当消遣,夺人命为兴趣,所以手上沾染鲜血最多的一位。

  在龙门,杀人是常事,每人或多或少都有洗不掉的残红。

  “通常杀人的手布满血腥的恶臭,而那双手虽然有血却无味,实在很特别。”她确定他杀过人。

  “你看得到我手中的血?难道不怕吗?”方羽脸上有着复杂情绪。

  “人有分正邪,警察的枪用来消灭罪恶,所以正气凛然不见血腥,而恶人伤害无辜必有难闻气味,你却介于两者之间,很难有分野。

  “惟一的解释是你体内有正邪两气并存,邪以治恶,正以护善,正与邪是一体两面,只要控制得直,何来畏惧。”

  方羽咧嘴一笑。“我喜欢你,小朋友。”

  “把你发臭的白牙给我收起来!她不希罕你的喜欢。”雷刚用力的瞪他。

  “别这样嘛!好东西要与好朋友分享,我拿十个美女跟你换。”这家伙很有趣。

  “你到地府去享受,我烧一百个美女给你,附一座后宫。”没一刻正经。

  “可是死人能办那件事吗?又没有肉体可看。”活着福利多。

  雷刚冷笑地贴在东方味腮边。“味儿,告诉他死人的快活事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她微微腼笑。“孤阴不生,独阳不长,阴阳交合,人之正道,鬼属阴,不在此限。”

  人鬼殊途,自不能相提并论。

  何况现在同性恋那么盛行,阴阳论被颠倒个彻底,一切已非人力可以掌控。

  “你是阴阳法师吗?”风向天突然一问。

  她愣了一下。“不,我不是。”

  “你会抓鬼吗?”

  “呃!不会。”

  “你有阴阳眼总错不了吧!”他说话的调调像个修行者。

  “那叫天眼。”雷刚代为回答。

  天眼?!

  风向天和方羽很有兴趣地一笑。

  “能见肉眼所不能辨识的物体,譬如鬼魂?”

  “嗯!”她轻轻颔首。

  “听说开天眼得以预测未来事,你能帮我看看另一半是男是女?”风向天这话是在消遣雷刚。

  东方味浅笑言之。“何必问呢!你心中不就有个人了。”

  他一怔,有些诧异。

  方羽贼笑地搭上他的肩。“好小子,原来你藏私呀!”

  “呵呵……小芽苗还没长大呢!人家不知道愿不愿让我收藏。”他故意打着马虎眼。

  “说吧!是哪家的倒霉鬼被你瞧上?”看不出来他还是纯情派。

  “雨,你的花痴女打退堂鼓了吗?”

  方羽气恼地捶捶他。“少顾左右而言他,你的追婚团不比我友善。”

  “同是落难兄弟,相煎何太急,咱们应该合力抵御外侮。”该喊中华民国万岁吗?他在考虑着。

  “嗟!找死还差不多,你不要害我。”抵御外侮?那可是龙门的门主。

  东方味微闭上眼,两手指腹互触,掌心互不相贴,口中喃喃古老难解的语言,淡淡的紫光由中空的掌心泛出一小点,慢慢漫成光球。

  正在斗嘴的两人和雷刚脸上的表情很精采,五颜六色蔚成奇观,目瞪口呆地合不上嘴,视线被锁住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