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


  “刚,你让我不好意思了啦!人家才十九岁哪!”未成年。

  而我三十一,好大的横沟。“我等你长大。”

  “你……笨蛋,我不理你了。”

  一回身,她走向橱子取出全新的换洗衣物,借着盥洗掩饰羞红的脸蛋。

  “还不走,等死吗?”

  眼半眯,顺手拨掉挂在楼梯上呻吟的肥肉,砰的一声取代呻吟声,接着便是安静。

  雷刚的视线中看到两张带笑的脸,两颊的肌肉微微抽动,隐隐浮现的戾气非常不稳定,射向悠哉游哉的两条人蛹。

  他们哪里帅了,不过是五官没走位,眼、耳、口、鼻要命的不缺,真想动手替他们整型。

  “哟!欲求不满是吧!对兄弟这么无礼,不太像咱们认识的雷。”笑眯眯的方羽举起酒杯一敬。

  “不能怪雷儿吃不饱,两个男人办起事来是不太方便,摸来摸去总是多个宝贝。”

  无视他的怒火,风向天暧昧地眨眨左眼,取笑他换了胃口,不爱软绵绵的大乳牛,挑上个刚长毛的小牡羊。

  他不歧视同性恋,管他人要爱得天昏地暗染爱滋都无所谓,但是一向只和女人上床的兄弟突然转了性,好歹来关心一下。

  说不定是受了刺激,脑筋搭错线。

  更甚者,为了维护自己的“贞操”,免得他饿虎扑羊似地袭击自个兄弟,那可不好玩了。

  当然,以上纯属臆测。

  “你们在唱大戏呀!要不要把梁山伯和祝英台搬出来应应急?”浑球。

  方羽做作地比起莲花指。“雷哥哥,前面来了一对呆头鹅,你过不过桥?”

  “白痴。”风向天狠狠踹向他的腿胫。

  “喂!你想谋杀呀!我可爱的小腿跟你远无冤,近无仇。”好在他闪得利落。

  “好个呆头鹅,想要自己当,不用冠上一对。”拙,自愿当鹅,还是呆呆的那种。

  他恍然的拍腿大叫。“哎呀!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。”他们刚好一对。

  “人笨无药医,华佗再世也罔然,我会情商一位有爱心的启智老师来照顾你。”

  “最好是美女,智障也有生理需求。”

  话一说出,马上招来四道白光诛杀。

  方羽口头上贱,本身不好寻花问柳,单纯的戏弄人以自娱,风流的是那根舌根,绝不下流。

  雷刚轻嗤。“把他带走,别污了我的地方。”

  “这……我很为难,精神病院拒收,我们还是把他当狗养好了。”风向天故意摆出凝重的表情,夸张的叹息。

  方羽气极了的说:“去你的,死疯子,我的拳头很想问候你的脸。”义务帮他上点颜色。

  “正好,继续被人中断的热身运动。”他摩拳擦掌,瞥瞥趴在地上昏死的一团肉——杰西。

  两人大咧咧的把客厅辟成竞技场,拳来脚往打得好不热闹,敏捷的身手利用家具一展手脚而不伤一物。

  冷眼旁观的雷刚抱着胸。

  他们真是太闲了,无聊到在他的地盘打发时间,是他太好说话,还是他们存心来找碴,见不惯他的一板一眼?

  打了好一会儿,两人脸不红气不喘,脚底的地毯完好如初没移动半寸,没人身上挂彩。

  惟一躺着的是尚在昏迷状态下的杰西。

  “咦!他们在打架还是玩功夫拳?”东方味清冷的嗓音一起,两人同时停下动作。

  “别理他们,两个小丑。”雷刚的手自然而然缠上她柔软的腰。

  “就算是小丑也是很帅的那种。”她抿唇浅笑,非常甜美少男式。

  方羽故作潇洒地拨拨头发。“嗨!小帅哥,要不要改投我的怀抱,我会好好的疼你。”

  “等你死了再说,我会带她去上香。”死痞子,活得不耐烦。

  “雷哥哥,你好没有良心哦!有了新人忘旧人,人家不要活了。”他学起女子骄蛮的模样。

  雷刚眉头一皱。“那就去死吧!我会念在旧情份送你一口薄棺。”

  “哇塞!风,你听见了吗?雷有幽默感了耶!”反性了,反性了,就像企鹅穿鞋一样稀奇。

  风向天掏掏耳朵,嫌他聒噪。

  男生女态,天将亡矣,必生妖孽。

  “方小姐,你找好墓地了吗?打算种何种墓草?我不会吝啬在你坟头种棵仙人掌。”

  “死相,你和雷一样坏透了,人家……人家要哭给你看。”方羽佯装呜咽声。

  东方味全部的心思被他戳向另一个男子的手指吸引,忽略了满心不悦的雷刚。

  “味儿,你要是喜欢那根指头,我剁下来让你玩。”其他九根拿来泡药酒。

  方羽“惊惧”地抚着唇。“你……你……好可怕的男人,你好残忍。”

  “别作戏,恶心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