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五


  “做人别太目中无人,小心报应在你头顶三尺。”神明呀!下道雷劈死他。

  才这么想,外面响起一道震耳欲聋的巨雷,伊梦悻悻然的缩了下脖子。

  没那么准吧!她又不是臭头皇帝朱洪武。

  外面的走道传来侍者及工作人员安抚客人的声音,其中一位穿西装的经理级男子走了进来,恭敬地俯在雷刚身侧说了几句耳语。

  “嗯!我知道了,这件事交给你处理,不必留情。”无情才能杜绝后患。

  “是。”

  人一离开,好奇心被挑起的东方味不免一问。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“小事。”对他而言的确如此。

  “多小的事?”

  “有人来闹事。”他说得不愠不火。

  东方味的第六感升上心头。“刚才那是爆炸声吧?”

  “不。”他微微一讶。“是雷声。”

  雷刚并未吐实,那声巨响确实是爆炸声,有个东欧女子在手提包内置一定时炸弹,威力足以炸掉一幢三十层楼高的大厦。

  是机警的龙门弟子在第一时间小心接近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先行动作,在女子手臂麻穴上加压使其提包滑落,无声地将人带开。

  定时炸弹的时间紧急,来不及找来好手拆除装置,只得临时往餐厅外侧的人造假山一放,罩上特制的防弹尘钢,将火药威力减到最低。

  听那声雷吼,假山大概成一堆废土了。

  “坏事做太多,人家上门寻仇了。”幸灾乐祸的伊梦不忘落井下石。

  “我会推你去挨子弹。”多话之人无存在必要,扰人清静。

  “你……”她不快的口气一转。“小心呀!味味,子弹不长眼,说不定他一个黑心拿你来挡。”

  雷刚眼一眯迸出凶狠。“想死不怕没鬼当,我乐于成全。”

  “威胁我?”

  “通常是自寻死路。”

  一道道的佳肴陆续上桌,两人的敌对状态越演越炽,夹在中间的东方味两面不讨好,安静地享受美食。

  突然一道来自地狱的阴寒闪过,她敏感地抬起头,隔着缕花的落地玻璃一瞟,顿时失了好胃口,幽幽的叹息。

  “怎么,不合口味?”

  “看到自己无力阻止的憾事,心情沉重。”多纯净的生命。

  顺着她戚戚的眼光,他不解的问:“很和乐的一家人,康普大法官和他的妻女。”

  “你认识他们?”她犹豫该不该救。

  “不太熟,点头之交。”

  还好。“他们是好人。”她看到他们身上的生命之光快消失。

  好人向来不长命。

  “看得出来。”雷刚若有所思的盯着她。“他们会出事?”

  “活不过三个小时。”不经意说出的东方味忽而瞠目,她在泄露天机。

  好险,不是对着当事人直言,可免一厄。

  “你知道?”他认真的一问。

  康普大法官是少数值得敬重的执法者,判案公正廉明从不收受贿赂,难得的正义化身,赢得不少市民信服的心,可能参加下次的市长选举。

  这样硕果仅存的正义力量,若是真有个意外,龙门是不会袖手旁观,任由道消魔长。

  东方味感慨的凉笑。“生命之可贵在于无常,婆娑六道输轮自有定论。”

  “禅理太深奥,何不简单化。”他不了解她。雷刚心中有团迷雾。

  “笨蛋!味味是一流的灵媒,她说谁该死,这人绝逃不过死神的巨镰。”伊梦得意扬扬地说着他的不知。

  “灵媒?!”那是什么行业?

  “灵煤就是能知过去,晓未来,开天眼,视万物,你真是孤陋寡闻。”没见识。

  东方味好笑地挥挥手。“伊梦,你把我神化了,我没那么厉害。”

  知过去是与亡魂沟通,并非天生有神通。

  晓未来的机率全靠运气,时起时灭就在那灵光一现,仅能提供少许天机,不足道于外人知。

  人有第三只眼位于两眉之间的额心,她在三岁那年天眼自行开启,从此便能见肉眼所不得见的形体在人们身侧穿梭。

  年幼无知不畏鬼魅,成长之后习惯眼睛内存在的另类生命体,自然是不惧。

  人有善恶,鬼亦然。

  待之以诚,善鬼不欺,恶鬼不近,阴阳两界相安无事。

  “她该不会是抓鬼大师吧?”杰西打趣地开怀大笑,当是一则笑话。

  “我不抓鬼。”

  驱之、散之、诱之、开导之,将其净化成凡胎,重新回地府等候投胎以赎前过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