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雷情抹灵媒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四


  “水蛭。”

  雷刚冷冷地丢下一句,挽着东方味的手走进一间古色古香的中国餐厅,后面跟着一位俏丽、甜美的女孩,以及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子。

  这是龙门靠近龙之谷的一个小分堂口,经理、厨师、领班和上菜员等,共五十六名,全是有功夫底子的龙门弟子,工作只是一种掩饰。

  不过这儿生意好得座无虚席,门内若无重大任务下达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他们是全年无休。

  算是一种在职训练吧!磨练他们应对,遇事机智及稳定度,不易惊慌失措坏了龙门的气度。

  “刚,走慢些,这样显得你很小家子气。”回头望的东方味有些内疚。

  “我是气量小。”两只没有节操的狐狸犬。

  “他们是我的朋友,看在我的面子上就别气了,他们纯粹是关心我。”

  “你有我。”他一言以蔽之。

  窝心短暂停留。“你不希望我对你的朋友也采取漠视方式吧?”

  “最好。”他们是狡猾之徒,能隔离就不主张自投罗网,她不是电的狡黠女人鸢虹恋,擅长以无辜假相玩弄旁人。“当你的朋友一定很可怜,你不相信人。”她觉得手臂泛起冷意。

  “错了,可怜的人是我。”他宁可没有朋友。

  餐厅内堂有一间专门保留给龙门主事者的贵宾室,雷刚不需引路及点菜,自有人一旁伺候着。

  东方味扯扯他的手,带着责备意味。“你不要朋友,我要。”

  “长不大。”他头一回纵容她,冷着脸吩咐侍者。“让他们进来。”

  禁令一解,被阻拦在外的两人生气的走进来,脸上犹浮一丝疑虑。

  “喂!变态男,他们是你养的看门狗呀?那么听话。”改日她也要养一只。

  雷刚脸皮微微抽动。“我是这间餐厅的老板之一,女巫。”

  他这样说并不为过,此地确实是龙门产业。

  “原来衣冠禽兽也需要吃饭,一天收多少保护费?”伊梦就是看他不顺眼。

  “比你出一张专辑多。”并非夸大,可惜无人信服。

  “嗟!小心风大闪了舌,我每张专辑都破百万,你一天能收百万保护费吗?”她压根当他在放屁。

  “零钱。”他吩咐手下先上开胃菜。

  好大的口气。“吹牛谁不会,井中蛙。”

  东方味饮了口冰红茶。

  “你们非要在我面前斗得你死我活吗?好心点,让我吃顿不作呕的饱饭。”

  “对嘛、对嘛!吵架伤和气,大家和气生财。”杰西在旁帮腔,一心要把雷刚拉进他旗下。

  身为国际经纪人,眼光要准,触角要多元化,东方脸孔逐渐在欧美行情走俏,签下独具特色的艺人才是成功的经纪人。

  东方味冷然的中性美,雷刚孤傲的深邃目光,一定会凌驾其他人之上,造成更轰动的东方热。

  “味味呀!不是我在拿乔,而是在座的某人人格有缺陷,需要找心理医生矫正矫正。”

  吃个饭还要搂搂抱抱,这个病况紧急的人该在额上贴个“危险!禁止接近”。

  “我有同感……呃!疯子也该拥有基本人权,我们站在人家的地盘。”腰间不致弄痛她的力道正发出警讯。

  “顽皮鬼,不要考验我的耐性。”深沉的雷刚目中有抹小小纵容火苗。

  东方味斜睇他放在腰上的手。“你是左撇子吗?”

  “担心?”他一脸兴味。

  “我的衣服虽然是深色系,染上菜渍一样难洗。”她开始哀悼新衣的苦难。

  “我的左手和右手同样灵活,不会失手污了你的衣裳。”他左右皆能使刀取人性命。

  贵宾室十分宽敞,少说可以摆上十张圆形木桌,容纳上百人在此用餐。

  室内的设计简单明亮,给予人家庭性的舒适感,地板是用黄檀木铺成,墙上不规则地植种室内绿色植物,门边有座小型的莲花池,鱼儿在花茎处游动。

  天花板上以吊兰遮掩的气窗不时有天然风飘送,宜人的清香令人放松。

  东方味坐在圆桌左侧,对面是伊梦和杰西,雷刚自然顺着她落坐在她身旁,不受控制的右手占有性的搂着她的腰,自若如斯。

  清风微送,绿意盎然,总有人看不惯这份悠闲。

  “请人用餐要有诚意,这里是美食之都巴黎呐!少不得一顿法国大餐。”要吃中国菜不会回台湾吃吗?盯着银筷的伊梦不悦地用指甲抠筷子末端的红色龙形标志,表示她的不满意。

  “我请你了吗?”

  她露出些微的骄气。“请我是你的荣幸,要不是忧心味味被神经病缠上,幽灵战斗机都请不动我。”

  “凭你也配?不屑。”雷刚面无表情地射出冷言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