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3:05的邂逅 >


  “那为何我看不到你头皮下的智慧,你的大脑进化只停留在十五岁。”任意爱的表情极冷,冷得小助理想回家披棉袄。

  “十五……”他不解地低喃。

  “毫无长进。”

  一箭射穿他的心窝,凡事比别人慢一步的许正文终于了解到死过一回的滋味了。“检察官……”

  呜!他没那么差啦!好歹给他一个机会成长,他会更加卖力追上他的脚步,让他另眼相待。

  “嘘!安静听音乐。”她在拉“月光小夜曲”了,神态柔美得如月光下跳舞的小仙子。

  任意爱的确没有欣赏艺术的天份,只能勉强听出曲目却分不出优劣,他真正看的是拉琴的柔弱女孩,目不转睛地为她所牵动。

  头忽然被压低,许正文觉得自己真像个贼。“检察官,偷窥也是一种罪行吧!”

  又一瞪,累积十瞪有没有奖品可领?他自嘲。

  不过再笨拙也看得出一些端倪,如果盯梢的不是有犯罪倾向的嫌疑,那么一个男人专注在一个女人身上有什么“动机”?

  实事求是,为了进一步证明心中的疑虑,许正文故意露出惊艳的神情猛吸口水,一副被色情狂附身似地往前多走了十步。

  其实他看得不是很清楚,只蒙蒙眬眬地瞧见一棵树,树下有几个晃动的人影走来定去,其中一人抱着小提琴演奏。

  就是她吧!上司口中柔弱的娇娇女。

  “该死,不许看她。”真想把他眼珠子挖出来。

  狮吼一声,许正文跌坐在地,抱着头打颤。“我……我没看她,我近视。”

  “你给我流口水?!”好大的狗胆,竟敢垂涎他心目中的女神。

  “呵……我、我肚子饿了,闻到培根的香味就自然而然的分泌唾液。”下次不敢随便测试了,他学乖了。

  果然他的猜想是对的,也受到可怕的教训了,七情不动、六欲不张的上司受了诅咒,开始对“女人”这种生物起了兴趣。

  不过一定要鬼鬼祟祟地偷看吗?身为执法人员的尊严哪去了?虽然他长得像大哥常吓到小孩啼哭。

  “哼!没用。”一说完,他的平坦腹肌也传来鼓噪的咕噜声。

  任意爱的身材高壮,相对的食量也十分惊人,即使他和法医一起验尸,一边啃着超大型的鸡腿汉堡,胃里的酸液还是快速地融解他所谓的小鸟饲料。

  他是没用呀!但是……“检察官,那个男人是不是在调戏小提琴女孩?”

  见他青筋浮动,拳头握紧,心中发笑的许正文开始觉得有趣了,原来他的阎王上司也有人性的一面。

  “不是——”他咬牙切齿地说道,两眼瞪得快冒出火花。

  是搭讪。

  任意爱最想做的是扭断那只搭上她肩膀的手,不让任何人亵渎她圣洁的光彩。

  “喔!那就没关系了,俊男美女站在一块的画面挺搭配的。”其实他只看到两女一男的身影不见容貌,却不由自主地胡乱臆测起来。

  肯定是被虐待太久了,才会想找个发泄的出口!他自我解析。

  “哪里配,他根本是她脚底的一堆烂泥,给她提鞋都不够格。”勾三搭四的小白脸,哼!

  忍住不笑出声的许正文扬起唇替吃味的上司找台阶。“要下雨了,那位小姐似乎没带伞……”

  蓦地一怔,他的笑声在胸腔爆开来。雨点都还没滴下,他手中充当手杖的丑陋大黑伞已然被夺走,只剩下两手空空的空气。

  怎么也没想到任意爱会这么可爱,像个怀春的小男孩偷瞧心仪的女孩子,这要传回法院,众人定会笑翻了屋顶,直呼不可思议。

  不行不行,不能笑,他又瞪他了,一定要忍着跟上去,看看那个令上司变脸的小提琴佳人有多美丽动人,他才有第一手资料好跟同事分享。

  即使不笑,许正文的眉还是弯的,眼眯成一条线偷笑地睁不开。

  一滴、两滴、三滴、四滴、五滴、六滴……

  细细的雨丝像人鱼的眼泪,一滴一滴地洒落干燥的地面,迅速地被饥渴的尘土吸入地底,空气中飘散着风雨欲来的浊气。

  远处的山头凝聚一片黑压压的乌云,带着沉重的水气逐渐往山谷这边移动,四点不到天色全暗了,飞舞的美丽凤蝶在一瞬间全消失了。

  没人知道它们去了哪里躲雨,只有盛放的马樱丹和楼斗菜一如往常的迎接挑战,接受大自然的洗礼等着更蓬勃发展。

  一开始的雨势并不大,因为有茂密树叶的遮荫,站在树下的门开心丝毫不觉大雨逼近,浑然忘我的拉着“淘气坏女孩”,一个叫AE团体新发表的畅销歌曲。

  太入神的演奏让她没注意到身边有什么人来来去去,即使一对斗嘴的男女在耳边吵个不停,她仍能视若未睹地抛诸脑后,完全当他们不曾存在地进入自己的世界里。

  直到豆大的雨点打上手臂,细嫩无瑕的雪肤出现遭雨袭的红色小点,她才吃痛地惊觉拉弓的手微微发麻。

  可是她没想到要避雨,第一个举动是先保护她的琴,受潮的小提琴容易走音,音箱也会变沉闷低郁,失去最真的音律。

  “慢慢来,不要急,我帮你拿着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