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3:05的邂逅 >
十八


  可见任疯子的拳头有多硬。

  “不。”

  “不?”还有其他理由?

  她哭笑不得地说道:“王又南嘲笑他挂在胸前的小熊项坠很幼稚,他就把人家的头往玻璃窗一推。”

  “你是说那个某个医学院限量赠送的毕业坠饰,数量大概只有一百个,他花五万元硬跟人家拗来的小白熊?”而那只小熊的价值不超过一千元。

  它珍贵之处在于只有当届毕业生才有。

  蓦地,他想到那个拎着小药箱的心脏科医生,她似乎也是那一届毕业的学生。

  东方白的眼眸转深,若有所思地露出一丝锐利。

  “对,他宝贝得不让人家碰的小白熊。”连她也不例外。

  非常匪夷所思,而且真的很“幼稚”。

  “我想我知道是什么原因。”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,肯定和小提琴美女有关。

  真如他所臆测的那般,他只能心动而不能行动了,毕竟人家的用心是他所不及的,真要出手恐会招来怨咒,好事未成先办丧事。

  “你知道?”她的表情是怀疑的,不太信赖他的人格。

  见她蔑视的神情,东方白大笑着眨眨眼。“对不起,我不会告诉你。”

  求我呀!萧同学,也许我会一时嘴巴不牢说溜嘴。他的表情很是神气,一脸张狂。

  “不说就算了,我不强求。”他的个性她还不知道吗?就是天生犯贱。

  “没有一点好奇心?”他问。

  萧红雪拂拂警服上的灰尘,淡淡扫了他一眼,“我不属狗,不扒粪。”

  哇!高招,一句话损人于无形。“嘿嘿嘿!萧警官,你不想知道任检察官现在在哪里吗?”

  她一挑眉,表示随他爱说不说,大都市里的警察成千上万,还怕找不到一个目标显着的大男人?!

  “唉!我是很想同情你用情多年却无人闻问,可你放在心底不说又有谁知情,就算我想帮忙也力不从心,感情的事呀……”东方白欲言又止地故意钓胃口,留个话尾让人气恼。

  “东方小白,你到底想说什么?干脆一点像个男人,别娘里娘气地让人怀疑你的性别。”谁要他多余的关心,根本是猫哭耗子,假得很。

  “拜托,别叫我那么难听的名字,小白小白,又不是叫狗,我这女性杀手还不算男人,世上还有男人吗?”她太不懂得欣赏男人了。

  不过也不能怪她,以她“独特”的眼光也只能挑上任意爱那种粗俗的货色,真正的优质男人摆在面前,她大概只有流口水的份,不敢高攀。

  十几年的交情不是棉花搭的,东方白对这位“高人”同学可说是没什么男女之别,勾肩搭背是常有的事,因此说出口的话较没禁忌,完全把她当成女的“好兄弟”。

  唯一叫他气馁的是身高不如人,每当三人出游时,他总是最矮的那一个,即使他所受的注目最多,但男人一碰到自尊问题多少会有点不平衡,让他想把高个子拉低,好让他也有高高在上的机会。

  “小白,你还要继续吠吗?你知道你浪费的时间可以让我召集多少警力找人。”意思是不用经过他也能找到人,警察的力量还是可以期待,不致令人失望。

  失笑的东方白为她态度上的不妥协而摇头。“如果我说你心上挂着的那个人刚和一位美女出去,你会不会觉得难过得要命?”

  “美女?”怔了一秒,随即沉下脸的萧红雪将他的领子一拎。“如果是假设名词,最好别拿来开玩笑。”

  “好吧!‘如果’你这么希望,我绝对不会告诉你任小爱有个星期三下午的约会,他去听小提琴演奏。”

  高尚的休闲和……

  不良的动机。

  “听小提琴演奏……”

  任意爱?!

  任何人只要听见任意爱发出一个类似音阶的声音,当下脑海中便会浮出四个字——音乐白痴,然后掩住双耳求他不要造孽,新生的婴儿还希望能长大成人。

  其实也不能指望他成为美声家,虽然他低醇厚实的嗓音非常有魅力,但是一接触他那两道浓得像泼墨的粗眉,就注定他与音乐无缘。

  总不能一上台就吓哭小孩吧!那是很缺德的事。

  不过在海厨房餐坊里,还有一个更令人受不了的聒噪声,那就是一只傲慢到有点势利眼的鹦鹉,老用不驯的鸟眼眄人。

  “将军,不许觊觎客人的餐点,回你的横木站好。”良好的家教才能显示出它的鸟格。

  “香烤鸡腿,饿。”爪子抓了两下,似在抗议主人的凌虐。

  “不,你不饿,那是人的食物不是你的饲料。”鸟吃烤鸡腿是不是过份了点,同类相残。

  “饿!饿!饿!将军要吃。”不给吃就捣蛋,你看着办。

  想吃的凤头鹦鹉脾气特大,以两颗圆睁的鸟眼威胁老板娘。

  抹了抹手,湛薇薇笑着捏了捏它的尖喙。“小心吃死你,你看过不会飞的鹦鹉吗?”

  因为过胖飞不动。

  “侮辱、侮辱,我会飞、我会飞,我是将军。”她不可以瞧不起它。

  傲气比天高的将军一说完,双翅一展便绕室飞行,得意非凡地拉喉尖叫,嘎呀嘎呀地十分刺耳,炫耀它会飞的成就。

  “是,你是将军,不过你最好马上给我下来,要是客人吃到你掉落的羽毛,将军就会降为小卒。”小兵、小兵,这称谓也不错。

  飞得不过瘾的七彩鹦鹉像听得懂人话,拍拍翅膀俯冲而下,停在一客香溢四方的“哈姆士”旁,并未如老板娘的愿回到它应站的位置。

  “哈姆士”是一道希腊中东式的豆泥,非常爽口而且入口即化,佐以披塔饼,口感更是令人难忘,是年轻女孩最常点的餐点。

  “你喔你!倒是懂得挑好料理。”主厨特别推荐的新菜色,反应普遍不错。

  “吃饼……脆脆脆……好吃好吃……小姐水喔!嫁好……”它模仿电视上的乡土剧,说出赞美的话语。

  看到自己的宠物向人乞食,还沾沾自喜地学人奉承,笑得无奈的湛薇薇拍了它鸟头一下,要它好好反省自己贪吃的蠢样。

  “真是抱歉了,打扰你们用餐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