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一


  “父皇呀!你不能这样对待儿臣,儿臣没有你不行,快收回成命,别不做皇上,儿臣是万年太子,不敢和你争位。”新皇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号,抱着太上皇的大腿不放。

  “蠢货。”他这是干什么呀!这么丢人现眼的事他怎么做得出来。

  太上皇抚额,觉得无颜见列祖列宗,养出这么个熊孩子他都汗颜不已,恨不得一脚踹死他。

  他终于能体会凤九扬的心情了,人能蠢成这样也不容易,偏偏他的治国能力与蠢样正成反比,不得不传位给他。

  扮猪吃老虎的熊孩子,任谁都头疼。

  “是,父皇说的对,儿臣是蠢货,看在儿臣蠢到不行的分上,你就再多做十年……不,十五年的皇上就好。”父皇太狠了,他连太子都不想当了还让他坐皇位,还不是逼死他吗?

  “为什么是十五年?”一下子由三十年缩减了一半,太上皇十分好奇。

  可是一会儿他就后悔自己问了。

  秦子瑜悲愤的握拳。“总得让儿臣有时间生皇太孙呀!父皇亲自教导,十五岁就让皇太孙大婚,来年登基,那就没儿臣的事,儿臣走个过场让位给儿子,大家都皆大欢喜……”

  “欢你个驴头,你想得美了,要是生不出儿子呢?你让我满头白发的替你扛吗?”不孝,不孝,太不孝!

  生儿肖父,有什么样的儿子就有什么样的爹。

  太上皇也是个不想担责的,因此太子一长大就赶紧丢包袱,把锦绣山河扔给儿子去扛,自个儿逍遥去。

  没想到皇儿是个混的,皇位还没坐热就想丢包,算计到尚未出生的孙儿头上,还弄了个教人啼笑皆非的太孙即位提议。

  天底下哪有这般容易的事,他辛苦了几十年才得空,这下要让皇儿尝尝他当年的苦。

  “父皇,你骂人?!”秦子瑜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,一向十分有威仪且不苟言笑的父皇竟会骂出驴头两字。

  真的好熟悉,像舅舅一边拧着他耳朵大骂找死,一边挥刀砍向向他砍来的敌军将领,骂得越凶,护他护得越紧。

  他这辈子最庆幸的是有个好舅舅,不然早被连相、陈莲生等人弄死了,他得报答舅舅。

  “你可以再蠢一点,反正我看不到了,我一把年纪了,没走出京城几回,这一次终于可以放下了,我要到处走走,看我治理下的江山。”天高任鸟飞,海阔任鱼跃,舒心呀!

  “父皇……”两泡泪水噙在秦子瑜眼中,要掉不掉的滚动,教人看了好生不忍,想摸摸他的头。

  “叫祖宗也没用,守好我给你的天下,想想需要你的万千百姓,一代明君不好做。”太上皇语重心长的说着,算是给皇上最后的忠告,在其位者谋其事,天子守国门。

  “父皇……”秦子瑜真的哭了,两眼泪汪汪。

  两名内侍、四名宫女、十八位大内高手出身的侍卫,以及太后一名,太上皇带了这些人走了。

  刚走出宫门,便看见太后频频不舍的回望,一步一步走得缓慢,好像皇上一唤就能回头,啥地方也不去了。

  她一辈子都在皇宫,为什么要出宫,到了宫外她还活得下去吗?她已经习惯宫里的日子,不想到老还要四处奔波。

  “让你如愿当上太后还有什么不满,难道真要我去死?”

  一听这话,凤如阙背脊一僵。“臣妾没那么想过,臣妾只想太子当上皇上,臣妾便是本朝最尊贵的女人。”

  她真的没想过登上帝位要付出什么代价,只想着皇位只能是她儿子的,这个皇宫关了她一生,她不能让自己活得更好吗?

  “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,我不喜欢陈芙蕖,可是你不信,偏和我闹,闹得两人的感情都薄了,我当年之所以娶你为正妻,是对你一见钟情,因此不顾母后的阻拦也要立你为太子妃……”那时他多么喜悦,能娶到所爱之人,终身无憾。

  “什么?”皇上……太上皇他对她情有独钟?

  “走吧!我的阿阙,趁咱们还走得动的时候携手相偕,给不了你一生一世一双人,至少能给你我的心。”他的阿阙蠢是蠢了点,却性子直,让他觉得这世间还有一丝明亮。

  太后红着眼眶,轻轻颔首,将手伸向太上皇。“嗯!都听你的。”

  明明嫩白的小手已变老,太上皇大手一握时仍有一丝悸动,这是他的妻,要陪他走完未完的路。

  在太上皇和太后离京不久后,又听见皇上撕心裂肺的长号声,这一次的对象是——“舅舅呀!你们怎么跟父皇、母后一样狠心,扔下朕就不管,朕也要跟你们走,不当皇上了……”

  当然皇上还是皇上,根本走不出皇宫,新任的锦衣卫指挥使赵同阳听从前任头子下的最后一道命令。

  看好皇上,在太子能理事前他只能是皇上,不能易主,不准弃位。

  只是,太子在哪里?

  原本凤九扬要让另一亲信曹汉罄接掌锦衣卫,但他坚持不肯,说要随他上任之前的官职是王府的侍卫长。

  没错,秦子瑜自作孽不可活,想着自己都是皇上了,给自个儿的舅舅封个王吧,再讨好小舅母赐个封地,这样他们就能不离不弃的陪着他,不像无情的父皇、母后离他远走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