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八


  “可你的神色不怎么喜悦,难道文锦侯的新妇为你所不喜,想要让新娘子换一个人?”皇上话语中带着一抹戏谑,却让人感受到君临天下的威仪。

  即使是皇后也为皇上这漫不经心的话而心口一惊。“皇上言重了,臣妾怎么会不喜欢文锦侯夫人,就是见得不多,有些生分而已,臣妾欢喜在心面上不显,总不能喜怒形于外而遭人笑话吧!”

  “喔,原来是朕误解了,梓童是真心满意这桩婚事,而非口是心非,强颜欢笑,朕安心了。”今儿个出宫一趟值了,看到众人百态,龙心大悦呀!他的臣子们愉悦了地。

  看到一个个想在他面前求表现,又不好做得太明显的举动,皇上心中大乐,觉得甚为兴味,这场喜宴结束后,他得叫文锦侯好好查一查,看看有谁贪墨,礼金送的一个比一个重,他仿佛已瞧见国库的金子、银子又堆成山了。

  能明目张胆收礼多好,他身为皇上也只有万寿日那日才能名正言顺收到臣子的孝敬,一年一次太少了,下回他多设些名目敛财,要知道皇上才是最大的贪官,不能落于人后。

  除了今天的新郎官外,没人瞧见皇上眼里闪过的冷光,他知道有人要遭殃了,皇上不是无所作为,而是时机未到。

  如今刀都磨利了,就不知道哪一头会先被宰。

  “皇上,你可真是不了解皇后娘娘,她心里面的弟媳人选是连相女儿,可惜嫁了个傻子为妻,她至今还遗憾得很呢!”不让皇后太好过的陈贵妃补了一刀,落井下石。

  其实陈贵妃长得不错,是个美人,就是眼尾稍微往上吊,显得刻薄了些,因为不怎么受宠而有些发福,自从太后过世后,皇上便不再踏入她的梧桐宫,因此有股深宫怨妇的酸气。

  梧桐,梧桐,凤栖梧桐,可见她有多大的野心,只是太后死得早,没能将她推回后位,梧桐两字就成了她心中的一根刺,既然做不了皇后,她便改弦易辙当地位更崇高的太后。

  而要当太后只要做一件事,那就是她的皇儿荣登帝位。

  被打了脸的皇后怒不可遏,脸色变得很难看。“总好过老二后院的乌烟瘴气,听说老二家的有了又没了,云侧妃刚怀上孩子又掉了,几位侍妾打架,脸都抓坏了。”

  说到二皇子府的丑事,陈贵妃一张妆容精致的面容阴了来。“谁家没件糟心事!太子快二十了吧,皇后娘娘得睁大双眼好好挑挑,别挑个破落户,像今日的新娘子…”

  武平侯府逐渐败落是事实,众所皆知,但不会有人把这件事说出来,那是给皇后和凤九扬没脸,没人胆子那么大。

  陈贵妃藉此想让皇后难堪,谁知这话刚说出口,身边岀现一件大红喜袍,她以为是走近的锦衣卫,没瞧岀那不是飞鱼服,兀自的高声谈笑,尖锐的笑声连皇上都蹙眉,认为不该带她出宫丢人现眼,皇家脸面被踩了一地。

  “贵妃娘娘对臣的媳妇儿很有意见?”

  一道冷得教人不寒而栗的沉声在耳边响起,陈贵妃立即打了个哆嗦,觉得四周变凉了。“文……文锦侯,本宫可没嫌弃的意思,只是爹娘没出息,养出的女儿也就尔尔。”

  “娘娘是在怪皇上不过尔尔?”凤九扬的狂傲不因大喜之日而收敛,依旧狂肆得无法无天。

  “你……你什么意思,敢对皇上不敬。”陈贵妃尖着声音,怒气冲天的对着敢对她出言不逊的气男子大吼。

  “这话不是贵妃娘娘说的吗,能生岀二皇子这样的脓包也不容易,一家不扫何以扫天下,他连自家后院的女人都摆不平,岂不是更没比息,臣为皇上担忧。”意指没挑好娘胎,导致一出生就少了根灵窍。

  “放肆!你敢说二皇子是脓包,来人呀,把他给本宫拿下,言语辱及皇家该当死罪……”她气得脖子都粗了。

  陈贵妃喊得很乐,却无人靠近,当今天下有谁敢拿下锦衣卫指挥使,她在穷嚷嚷时,边上的二皇子只觉丢脸,拉着她的衣袖要她别说了,别再给他添乱。

  “荷花,朕还在。”轮不到她开口。

  陈贵妃本名陈芙蓉,小名荷花,芙蕖是荷花的别名。

  “贵妃娘娘,舅舅他还喊本太子蠢货呢,你别放在心上,舅舅的用意是激励小辈上进,话虽糙却用心良苦。太子受益良多,二皇弟的脓包也没恶意,把脓包戳破了流出脓汁不就好了,舅舅盼着二皇弟好呢。”太子内心十万头牛奔驰而过,想拍案大笑,舅舅形容得真好!

  “蠢货。”凤九扬朝太子横去一眼,不错嘛这小子,长脑子了。

  太子拱手一揖。“多谢舅舅孜孜不倦的教导。”

  凤九扬有些欣慰的朝太子点点头,再看向皇上,“皇上,臣等洞房花烛夜这一天等了很久,为免臣力不从心,臣就敬你这杯酒,愿皇上龙体康泰,万寿无强。”他先饮为敬。

  皇上眼一眯,笑得有几分磨牙。“你当朕特意出宫一趟容易吗?不就是为了灌醉你,你现在这是想让朕不痛快吗?”

  “要醉何其难,等端午佳节臣再陪皇上大醉一场,酒管够,臣给准备。”文锦侯府里有不少百年陈酒,够君臣痛饮一番。

  “为何要等到端午佳节?”皇上不解。

  凤九扬脸上忽地露出笑意,黑瞳柔光放闪。“臣新婚燕尔,总要让臣抱够才行,皇上是饱汉不知饿汉饥,臣盼着这道春雨盼了二十余年,得浇够了雨水才好播种。”

  “好,好,你是饿汉,朕成全你,准你三个月不上朝,好好的为文锦侯府开枝散叶。”他这小舅子是有趣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