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七


  千古明君不是那么容易做的,要懂得取舍,在看过战场上的生死厮杀后,他会明白有时候想防止更多人死去的方式只有一个,以杀止杀。

  “那你还回来当锦衣卫指挥使吗?”那身飞鱼服看来最顺眼,红色最衬他的张狂,腰上挂着绣春刀威风凛凛。

  “你不想我被封更高的官位?”此次回朝,皇上必定会有所封赏。

  “只怕功高震主。”文锦侯已是一等勋爵,再高就扎眼了。

  封到无可封时,那只有卸磨杀驴了,皇上只有一个,不可能封赏高过帝君,君臣相忌。

  “我给你讨个超品诰命不好吗?往后见了皇后不用下跪。”

  “不好,有你在我也不用向皇后下跪,你舍不得。”他比一国之母还蛮横,皇后根本拿他没辙。

  凤九扬忽地吻住她的唇,狂风暴雨般的吻,似要将她咬碎了吞入肠肚,又心疼她的柔弱。

  须臾——

  “凤九扬!”地又失控了,她的嘴肯定又肿了。

  “我听见了。”

  “阿溯还在,不许带坏孩子……”那小子越来越精了,学什么都很快上手。

  他轻抚着她红肿朱唇,低笑道:“那小子很识相,一看我来了就比了个先走的手势,可见得你把他教得很好。”

  “哪是我教的,他在书院交了不少朋友,还打了你的名号做护身符,我看你得找他时间说说他,别让他成了有文化的纨裤。”诗书礼义皆知,却用来不务正业。

  “没空,而且什么叫有文化的纨裤?”她的新话让他笑了。

  “为什么没空,你接下来不是都没事?”单青琬不满的瞪人,盈盈水眸映着宝石光芒。

  “我很忙,忙得不可开交。”

  “忙什么?”有比她的事更忙吗?

  “忙着娶你。”已经晚了一年了,他迫不及待要把她娶进门。

  单青琬玉颊泛红,娇嗔道:“凤九扬,你臊不臊呀!”

  “脸皮不厚怎么娶得到老婆,要走完六礼得赶一赶,最迟开春就娶你过门。”他要她的身心都是他的妻。

  “急什么?”她一瞋.

  “你不急?那青扬酒搂是何意?”他指着酒搂名字。

  “这酒搂是我开的,整条大街都是我一个人的,我要取什么名字都可以。”她面带春风的炫耀,得意洋洋。

  “可以,只是青字怎会在扬字上头?”男子为大,应该是扬青酒搂,取他们名字中的一字命名。

  “我就是压你一头怎样?你敢说不试试。”单青琬使起小性子,捉起他的手便是一咬。

  “好,好,让你压,你想在上面就在上面,我双手摊平不做反抗。”他一语双关,邪肆一笑。

  起先她没听出他话中之意,但是看到他脸上不正经的谑笑,她轰地连耳都红了。“九扬,你负人。”

  “只欺负你。”她是他的心肝肉。

  “不想理你,坏人。”一回来就使坏。

  “我理你,一年多不见,我的琬琬又长大了,看来咱们将来的孩子不愁没奶喝,这么大……”他边说,大手边覆上她一边的浑圆……

  §第十二章 某人张狂始终如一

  “一拜天地。”

  “二拜高堂。”

  “夫妻交拜。”

  “礼成,送入洞房。”

  礼官高喊着。

  这场婚礼由礼部尚书主持,皇上、皇后、陈贵妃、太子、二皇子、三皇子、四皇子、五皇子、六皇子都来了,还有闻风而来的朝中大臣、皇亲国戚,几乎本朝的显贵都在这里了,无一缺席。

  热热闹闹的宴席依照品阶高低坐满了文武百官,官位不高的还不能进来,三品以下的只能送礼,送完礼领个喜糖就由侧门出府。

  来来去去的是身穿红色衣服的锦衣卫,手放在腰上的绣春刀,目光冷然的盯着每一位宾客,似在认人,看有没有人冒充官员混入其中,意图行刺,看得赴宴的众人心口七上八下,惶恐不安。

  这一顿饭众人吃得战战兢兢,明明是热菜热汤,香味四溢,却没人有胃口多尝一口,身子发冷的眼观鼻、鼻观心,盼着快上完菜,他们好早一步离开,文锦侯的喜酒不是人人都喝得起,要有点胆气才行。

  看着臣子们如丧考妣的神情,皇上反而哈哈大笑,握起皇后的手温情说道:“梓童呀,你看是不是很有趣?”

  皇后神情恹恹的不看一眼,只盯着面前一道文思豆腐。“臣妾看不出哪里有趣。”

  “哎呀!你心思太重才看不见他们如何被阎王索命的表情,朕都以为今日不是文锦侯娶亲,而是他们的祭日了。”一个个都太没用了,亏他们还是他的文武大臣呢!竟然连一点胆量也没有。

  “皇上,留点口德,大喜之日说什么晦气话,九弟二十来岁才给臣妾娘家添人,臣妾可不想见到什么血光,你就饶了文锦侯府吧!”虽然她不是很满意这桩婚事,但至少不会希望凤家唯一的儿子出事,她娘家就剩下这根独苗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