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五


  凤九扬无视皇后的咆哮,拉着单青琬的手大步走出宫殿,其狂妄行径也无人敢阻止。

  走了一小段路后,单青琬意有所指地问道:“连小姐?”

  他也老实回道:“连相的女儿。”

  “就是上次皇上要赐婚给你却被你拒绝的那个?”

  “就是那个。”

  单青琬好笑的吐了口气,“怎么又是她?上一回不成再度卷土重来,她是看上你哪那一点?”除了长相俊美外,凶名在外的他哪有引人倾心的地方。

  “我手下的一千多名锦衣卫。”原九扬冷冷回道。

  她了然的“喔”了一声。

  “他都是我特意挑岀的精卫,每个都能以一敌十,能做万名兵用,而且各个都有专精,或开锁或侦查或追踪或隐藏,只要我们展开调查,京中任一臣子的私密事都难逃我们的耳目。”他们之所以可怕,是因为无所不在,走在路上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人,都有可能是锦衣卫伪装的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,有了他们之后就能掌控朝中各个官员,以其错处做为威胁使其效命,是吧?”的确野心不小。

  凤九扬冷冽一笑,“皇后就是蠢得看不清敌友,她想利用连相,将他拉到太子阵营,为太子继位增一分助力,殊不知人家也在利用她,想用她的关系将我拉向二皇子那边,还妄想而美人计迷惑我。”

  陈贵妃和连相是表兄妹,连相岂会放弃成为国舅的机会,反过来辅佐与二皇子对立的太子?这种亏本的傻事聪明人是不会做的。

  于是连相将计就计的同意皇后的赐婚,将原该是太子妃的连玉扣赐给他,想藉由连家女的美色控制他,使其神魂颠倒,听命行事,铲除异己。

  前提是连玉扣的美足以令男人倾倒,甘愿为她付出忠诚,否则此计是行不通的,只会沦为笑话。

  不愧为文官之首的连相,使的是两面手法,成功便能得到一名良婿,在将来皇位的争斗中多一员猛将,不成也能造成他与皇后之间的嫌隙。

  连相就是岀来搅局的,不论成与不成他都无碍,反而是皇后一个人在那闹腾,既得不到便宜又开罪最有力的靠山。

  “她的确是个美人呀,你怎么没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?”单青琬故意问道。

  乍然一见,连她身为女人也感到惊为天人,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么美的美人,可是再看一眼,那份美就失了色,甚至有种乏味的感觉,似乎挂了一幅美人图在那里,美则美矣,却是死的没有活人的生气。

  “吃味了?”他笑着打趣。

  “你才泡在醋缸里,有如此美人三番两次想嫁你为妻,你还不美得胡子都翘起来了。”她说得有点酸。

  男人没人抢,理所当然认为是自己的,一旦强敌出现了,又觉得人家干么来抢,这男人早就有主了,再抢就龌龊了,再说她也不差呀,凭什么人家是美人,而她是贱人?

  她这吃醋又嘴硬的小模样倒是逗得凤九扬乐得很,他故意摸着光滑的下巴,笑道:“我没有胡子。”

  “那就蓄呀!”她说的是反话。

  “真要我蓄胡?”如果她喜欢,他会考虑。

  谁的情面都不卖的凤九扬快成为宠妻狂魔了,凡事把小未婚妻放在第一位。

  单青琬想了想,径自咯咯地笑了起来。“还是不要好了,你现在的样子好看,蓄胡看起来很脏。”

  “你心悦我?”他的幽暗深瞳漾着深情,即使已听过她告白,还是想再听一次。

  “嗯!我心悦你。”她大方承认,再也没人能如他这般令她心口发烫,只想陪在他身边,其他事都不做。

  “好。”他的小丫头呀,令他心疼。

  “好什么,瞧你都傻了。”单青琬娇嗔一声,又抡起拳头捶了他一下。

  “放肆,敢说锦衣卫指挥使傻,该当何罪!本指挥使要囚禁你,将你关进布满老鼠、虫子的水牢,让你终身不得逃脱。”他只是故意要吓吓她,心里可千万个舍不得。

  她仰头望着人人畏惧的他,眼眶莫名的红了。“凤九扬,九扬,凤九扬,凤九扬,凤九扬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,才说我傻,自个儿就犯傻了。”凤九扬好笑地拭去她眼角的泪珠,将她轻拥入怀。

  皇宫很大,两人走了好一会儿才到宫门,持刀带剑的禁卫军站在两侧,先前进宫的马车还停在宫门前。

  走近一看,竟有八名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看守前后,其中不乏有熟面孔,见着头儿抱着小夫人走近,原本冷肃骇人的面孔顿时皆咧开傻气的憨笑,有人搬脚凳,有人拉开车门,有人坐上车夫的位置准备赶车,有人驱赶着飞来飞去的蚊蝇……

  总之一个个殷勤得很,比看到亲爹还孝顺。

  “等一等,小舅舅,小舅舅等等我,小……啊——”

  一道云锦色身影边喊边跑近马车,刚要上马车,一只长腿伸出车外,朝他狠狠一踹。

  惨叫声凄厉,惊飞了停在宫门上头的鸟雀。

  众锦衣卫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不该去扶人,那是东宫太子呀,可是踹人的可是他们的头子。

  “小舅舅呀!小舅舅,你也太狠了,我是你亲外甥,嫡亲的外甥,你居然狠得了心下毒手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