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一


  凤九扬也是贵人多忘事,忘了当日提亲时,他同样是这般让吊着简氏的胃口,看得简氏又气又妒。

  “这跟心眼大不大无关,而是不想便宜从未善待过我们的人,凭什么他们可以理直气壮的对我们予取予求,拿了也就算了,还反过来笑我们傻,对我们百般欺凌。”单青琬最在意的不是简氏的蔑视,而是她没把他们娘仨当府里人看待。

  银子她要,人却弃如敝履,世上哪有这样的好处。

  “不恼,以后有我在。”他的大轻拍着她纤细的背。

  “凤九扬,我不想让欺负过我们的人过得太顺心,但他们毕竟是我的血亲,家族不盛,阿溯也会受到影响,所以我只能用我的方式报复,你不许跟我急。”她不会伤及人命,只会让人失去最想要的东西。

  “好,不跟你急。”就心疼她。

  这丫头也倔,他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偏不向他开口,非要钝刀子慢磨。

  “到了没?马车都走了好久了。”

  想掀开车帘子的小手又被拉回,按在男人胸口以大手覆盖。

  “才叫我别急,自个儿倒急了。”他说得有点酸。

  “那不一样,他是我小舅舅。”

  车轮辘辘,卷起不少泥沙,但是坐在马车内的人毫无所觉,大眼瞪小眼的瞪到两眼发酸。

  以为能很快,但也走了许久才到温泉庄子的入口,几百亩的田地视野广阔,一望无际。

  一入了庄子,很想快步疾行的单青琬走不快,只能安步当车,因为凤九扬像护食的野兽,始终将她的手牢牢握住,眼神睥睨,神色张狂,他走过之处一路净空,无人敢靠近。

  “小舅舅……”见到人,单青琬欣喜的高喊。

  “矜持。”凤九扬很不是滋味的低喊一声。

  被拉住的单青琬回头一瞪,对上他冷锐的眸光,她满腔的热血顿时冷却,有些埋怨他管得太严。

  “囡囡,你来了,小舅舅等了你好一会儿,路上还好走吧?”木清峰原本对着外甥女开心的笑着,可是目光一落在那两只交握的手上时,笑意不由得敛了几分。

  “还行,毕竟是天子脚下,出城的官道都铺上新土了。”

  “嗯!小舅舅从江南走来倒是艰辛,一路上不是桥断了,便是山崖崩落,弯弯绕绕走了不少冤枉路。”本想打道回府,但都走了一半了,再回头同样重重险阻,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。

  “小舅舅,家里人好吗?”单青琬关心问候。

  “好,养得脑满肠肥,像头猪。”木清峰意有所指的看向身形高大的凤九扬,眼中闪过一丝冷意。

  无礼之徒,人家甥舅说话还杵着不动干什么,还用眼角睨人。

  “小舅舅,哪有这样说自家人的,他们是猪,那你是什么?”她好笑地问道。

  “我风度翩翩,气宇轩昂,雅若谪仙,出尘不俗。”他就是世间少有的好男儿,万中寻一的美玉。

  “原来烂泥泉里也能冒水泡。”一句冷飕飕的嘲讽从凤九扬口中逸出,讥诮他黑水照不出美丑。

  “囡囡,这是谁,面如冠玉却内里一坨黑。”那副张狂样给谁看,他家外甥女没那么容易被人拐走。

  “小舅舅,别闹了。”单青琬心知小舅舅是故意的,安抚道。

  “叫他走,小舅舅看他不顺眼。”他辈分高,压他一级。

  有必要这么幼推吗?多大的人还玩这一套。“九扬哥哥,我和小舅舅说几句话,你去一旁等等我,好不好?”

  听着她软嫩的嗓音,凤九扬冷横了木清峰一眼。“他的下巴太尖,我把它卸了当鞋拔子。”

  她眼露祈求,在他耳边低声一句。“九扬哥哥……”

  眉一挑,凤九扬的面色由阴转晴。“就一刻,不能多了。”

  凤九扬一走,木清峰的冷颜也染上春色。“你怎么跟他走在一块儿了,还举止亲近。”这人阴险狡诈,心机深沉,保持距离才安全。

  “小舅舅,我们订亲了。”他早晚会知道,不如她先说。

  “跟他?”他极为震惊。

  “是。”没有悬念。

  “你为什么这么想不开?他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?居然傻乎乎的走进这个坑。”他恨铁不成钢。

  单青琬忍不住笑出声来。“小舅舅认为他会给我拒绝的余地吗?”

  “他强抢民女?”木清峰极力往凤九扬身上泼墨。

  “小舅舅,你别给自己拉仇恨了,小心他真的出手,我这小身板可拉不住他。”她就算使出吃奶的力气大概只抱得动半条腿。

  “我也是他舅舅,他敢!”娶了他外甥女还敢不叫他一声舅舅?

  单青琬但笑不语,笑得木清峰无奈叹息。

  “好吧!他的确敢,可是小舅舅还是觉得你配他蹧蹋了,他两手沾血,哪配得上我玉雪冰洁的小囡囡。”他心里是不愿意的,刀口舔血的人造了多少杀孽,今日他杀人,明日人杀他。

  “小舅舅,别说了,给钱吧!”她笑嘻嘻地伸手要银子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