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九


  “凤、九、扬!”

  没等她大发雷霆,他热切的吻上她的唇,放肆的汲取她口中的馨香。

  许久许久后……

  “你有完没完呀?我的嘴都被你咬肿了。”肯定又要痛上几天,瞒也瞒不住,被人当笑话看。

  自从定下亲事后,凤九扬行事更肆无忌惮了,想来就来,从不问主人接不接待他,熟门熟路的往小院子走,无视别人错愕的目光,我行我素如入无人之地。

  他最教人非议的是不管有没有人在,他想抱就抱,想搂就搂,对于名义上已经是他女人的小姑娘,随兴得令人发指。

  “是吻。”这丫头真不识趣。

  “可我疼呀!”嘴唇麻麻的,一碰就痛。

  “我瞧瞧……”他作势要瞅瞅她的唇,将人抱坐在大腿上,以舌描绘她小巧唇形,又再次落下吻,这一次他吻得轻柔、吻得缠绵。

  一吻方休,单青琬红着脸,微喘着气,淘气地道:“凤九扬,我也心悦于你。”

  凤九扬正在努力平息欲火,没听清楚她说了什么。“你说什么,心悦谁?”

  “你。”她笑得更开心了。

  他幽深的眸光迸岀异彩。“终于把小羊养熟了,可以下锅煮了,只不过还要等上一年……真漫长。”

  “胡说什么,明年我才十四,要是你肯等二年……”她真的不想太早嫁人。

  “嗯哼!我的小青琬,小脑袋瓜子别装太多杂事,我没办了你是怕伤了你,不然此时……”他冷哼两声,紧紧抱着她,让她晓得他有多煎熬。

  “九扬哥哥……”单青琬的脸儿热得快要着火了。“我好像听到豆苗在叫我,我先去看看。”说着一溜烟的逃离现场,不让他看见她眼中得逞的笑意,这种媚惑的低喃,是男人都招架不住。

  “这丫头……哼!跑得真快。”下一次绝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,敢在他面前耍心眼。

  想到那逃走的背影,凤九扬墨色的瞳眸中有着温柔的宠溺,低低笑了起来,他的小女人从来没胆小过,面对他始终是胆大包天,他太纵容她了,宠出一个不知怕字怎么写的小怪物。

  寻人是锦衣卫最擅长的事,略略平息汹涌爱火后,凤九扬很快地找到躲在角落的小丫头,脸上无奈又有几分满足,向来水里来火里去的他还是栽了,栽在她手里。

  “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。”

  单青琬被这极为靠近耳边的声音给吓了好大一跳,但一看清来人后,她娇软的嗔道:“你又吓我。”

  凤九扬顺势将她搂进怀里,在她俏挺的鼻子轻轻一啄。“是你吓我吧,老是古里古怪的瞒了我不少事。”

  “哪……哪有,你不是锦衣卫头子吗,天底没有你查不出的事。”她眼神飘移了一下,很快又清澈如水。

  她的确有很多不可告人的事,譬如重生,但这件事说出去有谁会相信?她比别人多活一世,接下来十年会发生的事她也算是知道个七七八八,再加上后院女子整日没事干,说闲事几乎是打发时间的唯一乐趣,很多事她不想知道都难。

  但是看着凤九扬跋扈的俊颜,她说不出再过不久会有兵祸,在太子遇刺后的六月底,去年的雪灾造成草原部落的重大损失,他们死了不少老人和小孩,急需要大量的粮食,否则就要灭族了。

  水患,大雪她已经说太多了,若是太子受伤一事再成真,就算他不怀疑也会心有疙瘩。

  这一世她只想好好的活着,护好娘亲和弟弟,朝廷大事不是她一名小女子管得了的,若无灭国大祸,她不会再岀言提醒,预知梦这种事太玄奇,不能多次用来当借口。

  “小青琬,你有什么事尽可告诉我,除了我,你还能相信谁?我们可是要走一辈子的。”他要她依赖他,视他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无论多大的风雨他都能替她挡下。

  闻言,单青琬心头一软,小胳臂还抱着他精实的腰,感受着他令人安心的温暖。

  “你只要陪着我就好,我一个人会害怕。”

  她怕力有未逮,怕有人死在面前却无力救助,怕她的重生才是梦,一睁开眼又回到那个满是血腥和药味的屋子,她更怕身边没有他……

  感觉到怀中的人儿在颤抖,凤九扬不再逼她,紧紧抱住她,以行动告话她——

  我在这里,别怕!

  “什么,我小舅舅来了!”单青琬难掩惊喜,随即娇瞋一眼,怪某人心眼小,这么大的事居然不说。

  自从上回一别,她已经大半年没见到舅家的人,虽然凤九扬在她一求再求下告知一些近况,但没亲眼见到人、确认他们平安,她还是不放心。

  更重要的是送银子来,那才是她最高兴的事,手头上的钱花得差不多了,若想让娘在府里的地位更稳妥,弟弟有良师教导,至少要从简氏手中接过一半中馈,才不致处处受制,被人拿捏在手。

  简氏撑不了多久,她越来越焦躁了,一是担心大权旁落,二是没有银子,府中的不满声浪渐高,连她自个的儿媳妇都颇有微词,月银不是短缺便是迟发,还有该做的四季衣物至今未发。

  吃食上大家倒是不敢埋怨,因为外面真的很缺粮,即使已是春暖花开,但是青黄不接的粮食还是供应不上,若是再无天灾人祸,也要等短期的作物收了才能暂时补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