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八


  “还早呢!至少要到明年三月……”发觉自己说溜嘴的单青琬急忙打住,讪笑着移开目光。

  木氏没有听出什么不对劲,问道:“你怎么会认识凤大人?”

  “全京城谁不认识凤九扬。”单青琬打马虎眼。

  木氏失笑揉揉女儿的头。“知道有这个人,但不见得认识,更别说敢直呼他的名字。”

  “娘,你猜到了?”单青琬难为情的红了双颊。

  “你们早就在一起了?”她希望是自己猜错了,否则她这个当娘的实在不称职,完全没察觉。

  单青琬应连忙澄清,“没有很早,一开始他还嫌我小呢!后来有一段时日走得近才……呃,好起来。”

  都是那家伙强行入侵她的屋子,每回都用路过当借口进屋喝坏茶,喝着喝着就搂搂抱抱,然后就……不节制。

  面对一个绝对强权的男人,她一名柔弱女子哪推得开,恼在心里却无法抗拒,一来二往之间反倒莫名生出了情意。

  “他对你好吗?”木氏没什么希望,就盼着有人一心一意对女儿好。

  单青琬侧着头想了一下,露出优美的颈部线条。“外传他冷血无情,六亲不认,凶残成性,可是娘,都是我动手居多,他从未打过我,我气了恼了他会哄我,还会找好吃的、好玩的给我。”

  就是喜欢抱她,不时又亲又吻,有时还啃人,她看别的男人一眼他就阴沉着脸,以炽烈的勿做为惩罚,不过这些事不能告诉娘,只能放在心里,她越想越觉得害臊,赶紧摇了摇头,不让自己再想下去。

  “青琬,我的好女儿,有这么一个爱你的男人,你可要好好把握。”她心满意足了,女儿运气好遇到个好男人,不像她遇人不淑。

  “他爱我?”她怔愕。

  看到女儿发怔的神情,木氏好笑的拍拍她的手。“能执掌锦衣卫,让所有人听到他的名字都会脸色发白的人岂是善茬。可他却从未让你看见他骇人的一面,这不是心悦你是什么?他在用他的方式宠着你。”

  以他们身分上的差距,凤九扬大可不必费心请来礼部尚书说媒,他只要一句话,单天易和简氏就会把人送上门。

  可是身在高位的指挥使大人却没那么做,虽然不耐烦循正礼规章来,还是让自己去接受,收敛了狂妄,隐忍了戾色,专程走一趟备了礼,就想让人瞧见他有多重视他所疼着的人儿,他用他的双手护着她。

  “发什么呆?”

  感觉到脑门被轻敲了一下,单青琬回过神来,发现她娘不知何时离开了,面前出现了一张绝美的俊脸。

  “凤九扬。”她从没想过他有这么好看,卷翘的睫毛比她的还长。

  “怎么了,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。”是单天易,还是简氏,谁敢给她气受,他就把人给灭了,凤九扬温柔的面容下闪过一丝杀意。

  “你心悦于我,是吗?”她忍不住问出口,心跳如擂鼓。

  他一怔,继而露齿一笑。“是的,我心悦于你。”

  听到他这么肯定的回答,单青琬反而不信,他是何许人也,她一个小小的末等侯府千金哪能得他青睐?

  “小青琬,你那表情似是在心里腹诽我,我不能有心悦的女子吗?我看你顺眼就喜欢了,就这么简单。”他所处的圈子太复杂,刀光剑影的,每天都有人死去,在与人斗智斗力之后他不想太累,身世单纯的她能带给他想要的安宁。

  武平侯府太弱了,武平候是鸡肋,结党营私没他的分,但想拉拢人时又少不了他,他是凑人数的,对党派之争起不了作用,不会有人特意招他站队。

  可是这样的人不会有异心,胆子小,更擅长生存之道,他的女儿也让人放心,除了像单青华那样的蠢货,往来之间省事多了。

  不过他一开始确实只是想逗弄逗弄她,小小的人儿有趣极了,一双大大的眼儿老爱装大人,让他不知不觉丢了心。

  “你还真随便。”单青琬有些不满的微嘟起小嘴,不想让他看岀她的确在数落他,还很不悦他的岀身太好。

  “那你说,要怎么样才不随便?”看她灵动的眼珠子一动,性情如风的凤九扬噙着笑,一指轻轻揉捏着她的耳珠。

  “我哪知道,你别问我,你这人真坏,下套让我跳。”幸好她机伶,不然就中了他的陷阱了。

  他低笑,笑声如风吹动竹子,清雅悦耳。“现在换我问了,你心悦于我吗?小青琬。”

  “我才不小。”单青琬俏皮的逃过话题。

  “是不小。”凤九扬的视线往下移到她的胸脯,确实比他初见她时多了一个拳头大。

  “你在看哪里,色胚!”她羞红了脸,连忙将他的头扭开。

  “早晚要给我看的,我不过先验收一下,你害羞个什么劲?”他的大手直接覆上,还揉按了两下,软弹的触感确实很不错。

  单青琬的双颊更红了,但这次是因为生气,“凤九扬,你下流又无耻!”

  凤九扬笑得邪肆。“如你所愿,我的小青琬,虽然你不是牡丹,但花下死的滋味应该还是不错的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