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三


  两人成亲一年余,后院已抬进四五名十三、四岁的小姑娘,虽然未给名分,但夫妻之情已不如初时浓烈。

  “三姊也别来跟我要这要那的,你是嫁岀去的女儿,想要什么就找你的丈夫,嫁汉嫁汉,穿衣吃饭,这里是武平侯府而非镇国公府,简单氏,你的脸皮真的厚到向娘家妹子索要东西吗?”

  少了木府的银子,简氏手头越来越紧,府里的日子也越过越局促,就快发不出工人的月银,吃食方面也紧缩,更别提一季两套的衣服,她愁得两眼都泛红丝了。

  因此她睁一眼,闭一眼的默许长女蛮横的行径,想着能从单青琬手上挖一点是一点,大不了大家都没得吃喝,她不信江南那边忍心看木氏娘仨挨饿受冻。

  光看单青华身边贼光四放的李嬷嬷,就知道简氏也掺和在里面,表面装作不知情,私底下肯定鼓动不少,拿脑子不灵光的单青华当枪使,成了她也有好处,不成推得一干二净就是。

  可惜简氏估算错了一件事,死过一回的单青琬不再是以前她能任意拿捏的庶女,多了一世记忆的她,反过来有制衡嫡母的利器,更加难以对付,简氏的种种心思对她起不了作用。

  “单青琬,你真不怕日后嫁个眼歪脖子斜的丈夫,一日照三餐打你?”要不到温泉庄子的单青华羞成怒,眼神像要吃人的狠狠瞪大。

  她向婆母打了包票,大言不惭的让一府女眷都能在春寒中泡温泉解乏,她从没想过会要不到,也叫人收拾好要过夜的衣物,就等着拿到契纸便能成行。

  而今一切准备齐全,只欠东风,事到临头却要不到庄子,她这个脸丢大了,对单青琬的不识趣痛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  “你不晓得我很久以前就认命了吗?”单青琬嘲讽道,不就是这样吗?就算她事事顺从,简氏也从未让她好过。

  单青华不屑地从鼻孔喷气。“你若真是认命,就不会坚持你娘是什么平妻,天生姨娘的命还想改变,木氏这一生休想有做正妻的一天。”

  “有什么手段尽管使,我拭目以待。”看来她还是下手太轻了。

  单青琬如今缺的是银子,她在等江南舅家送来卖粮的银子,到时她开几间铺子和简氏打对台,让简氏的银钱更周转不过来,那时候她不低头都不行,除非她想戴旧头饰出门。

  “单青琬……”自认为已经好声好气却仍得不到响应的单青华气红了脸,手心一握正想让身后的婆子去搜屋,就见张婆子一脸心急,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。

  “不好了!不好了!一群带刀的锦衣卫闯进府里,直言要找侯爷、夫人……”要搬救兵,张婆子第一个想到的是嫁给镇国公次子的三小姐。

  “什么,找我娘?”一听是锦衣卫,单青华也慌了手脚。

  “是呀!几个人来势汹汹、横眉竖目的,还抬来了几口红木箱子。”很像是来抄家的,用箱子装东西。

  “他们来找我娘干什么?”她娘也就是个窝里横,出了侯府大门怂得很,不敢得罪人。

  “没说呀,只说让侯爷、夫人到正堂候着,人马上就到。”谁晓得他们口中的人指的是谁。

  单青华面上一惧,转身就要往外走。“我还是回府吧,娘家的事,我一个出嫁女不好掺和。”她可不想被连累。

  “三小姐,你不能走呀!夫人还等你去救呢!那些锦衣卫我们当下人的可惹不起,得你出面说两句好话。”张婆子动作可快了,一把揪住她的袖子。

  “放手,我府里还有事呢!这种事我哪里帮得上忙,你别拖我下水,镇国公府一样能要了你的老命。”单青华急着要脱身,连话都说重了。

  “三小姐……”张婆子却死不放手。

  “放开!还死缠着干什么,想带着一家子一起死吗?”她还没活够,不想回一趟娘家就丧命。

  张婆子愕然,没想到夫人最疼爱的女儿居然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,大难当头只想自己逃生,无视娘家人死活。

  “我去看看吧,别为难三姊了,她毕竟已不是武平侯府的人。”见两人拉拉扯扯,僵持不下,喝完一口汤的单青琬放下手上的碗,起身走向敞开的门,目光清正。

  “七小姐……”张婆子不由得感叹,果然人心还是得发生了什么事才能看清,还是七小姐有情有义,遇事不退缩。

  “单青琬?”单青华难以置信。她怎么敢,那是锦衣卫呀!杀人不眨眼又手段凶残,犯在他们手上的人非死即伤。

  “总要有人出面解决吧,怕是难免的,但真要有事也躲避不了。”凤九扬在干什么,也不管管这些放纵的手下。

  “那我先走了,别跟人提起我来过的事。”单青华急着想走,怕人家晓她也在,一锅给端了。

  单青琬露出古怪笑意。“你真不把自个儿当单家人?”

  这一走,娘家她还回得来吗?

  单青华恼羞成怒的扬声道:“我本来就不是单家人,我是简单氏,镇国公府的次媳。”说完,她真的头也不回的带人走了,而且走的是后门,不敢堂而皇之由大门出去。

  “走吧!别指望三姊了,她只怕连单姓都不想要。”唇一勾,单青琬琬笑得有几分萧瑟,人情冷暖可见一斑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