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


  她骤地脸一红,玉腕一抬挡下他靠近的脸。“不要老是占我便宜,我还要闺誉。”

  “你的丫鬟不在,正好方便我下手……”他以指腹滑过她细嫩粉颊。

  被拉走了两车粮,小院内的藏粮也所剩不多了,单青琬便让冬麦、豆苗分别去确认剩余的粮食还有多少,看能吃几日,需不需要从庄子拉一些来,总不能肥了狼饿着了自己,人不吃饭干不了活。

  “九扬哥哥……”

  没等她的下文,凤九扬剑眉一挑,一指点住她的唇瓣,眼露谑色。“又想奴役我什么?”

  每当她声音特别软绵,尾音带点卷音,就表示这丫头又要作妖了,把锦衣卫头子当家仆唤。

  “什么奴役,是恳求,你刚也看到我把粮卖出去了,这会儿换我无粮可食了,小厨房得断炊了。”单青琬张着大眼好不无助。

  简氏和单青华这两个家贼一直惦记着她私藏的那些粮食,今日若不散一些岀去,两人还是会想归法来偷、来抢,因此她才藉此机会卖粮,用意便是告诉她们,她也所剩不多了。

  她有多少银子买粮简氏大估算得到,看到她手边的粮食出去了,简氏的猜忌之心便可暂时放下,少找他们母子三人麻烦。

  “见钱眼开。”凤九扬取笑她要钱不要命,拿保命的粮食去换救不了命的死物,银子又不能当饭吃。

  “错,是不能给财神爷让路,让了一回就不来了。”她拍了拍怀里的银票,表示她是守财奴。

  “谬论。”哪来的财神爷,全是财迷心窍。

  “总之,银子入我手就是我的,等过几个月我拿来买地、买山头,记在我家阿溯名下。”她要给弟弟攒些私产,让他日后有钱做他想做的事,武平侯府靠不住,只有一个空名并无实财,分家搞不好分到的是债务,现在还不显,但若是简氏不肯放权,这事很有可能发生。

  “你确定你能等到那个时候?”

  “凤九扬——”这家伙开口准没好话。

  “小青琬,你忘了你没粮了。”饿死了什么都没有,买地、买山头都成了空想。

  “我有你呀。”单青琬杏眸一瞟,多了几许娇色。

  他失笑。“想我拿出府里的米粮救济你?”

  倒是会算计他,他的确从江南木府拉回不少“孝敬”。

  “你不给?”柳眉一竖。

  “给,自个儿的媳妇怎能不给,总不能让我儿子没了娘。”笑得令花失色的凤九扬往她腰上一勒,提醒她别做得过了,大雪还没停,不知何时才有粮可收,保命的粮食不能丢。

  “哪来的儿子,胡说一通,我才不要你给呢!”她还不一定会嫁给他,谁知道会不会有变故。

  单青琬对锦衣卫的排斥没有以往重,她也能接受时不时在身侧出现的锦衣卫头子,可是要嫁给他为妻还是有些却步,他得罪的人太多了,满朝廷的仇人,不想杀他的大概没几人吧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他权势过大,知道太多秘密的人通常活不长,皇上再英明也不见得容得他。

  还有他文锦侯的身分,就算他无意也会有人往他身边塞女人,当初在镇国公府后院争宠的日子她真的过怕了,如若能让她选择,她宁为寒门妻,夫妻同心同甘共苦,也不愿沦为笼中雀,圈养在一亩三分地,成为男人闲遐逗弄的玩意儿。

  “那你想要向谁要粮?”凤九扬声音一沉,冷厉眸光多了一抹寒光闪闪的杀气。

  “我自己有。”还不少呢。

  “你自己有?”凤九扬有趣的挑高眉,这小丫头总是能给他惊喜。

  “所以我才要拜托你,你手底下有上千名锦衣卫,拨几个往城处一趟,我有一座温泉庄子在城在五十里处,灵山山脚再上去一段,我放了两万石粮食……”

  “等等,你说多少?”是他听错了吧?

  “两万石。”她这还是少报了一万五千石的数呢。

  重活一世,她变得很谨慎,对人多留三分防心,即便是她亲娘和弟弟也有所保留,话说五、六分,以免遭人算计。

  凤九扬眯了眯眼,目迸精光。“你有两万石粮食还愁没饭吃?”

  木府当家木清沅也只给他一万石粮,他拿出五千石分给手下,两千石送进宫,自己只留三千石粮。

  但和她的两万石粮食一比,他真是穷酸得可笑,还妄想养个看起来可怜柔弱的小丫头,没想到她富得教人恨。

  “我没说没饭吃呀,是小院子无粮了,撑不了几天,不吃饭会饿死,锦衣卫高来高去惯了,一人扛个百来斤粮仍身轻如燕,来回几趟我的藏粮处就满了。”单青琬说得很乐,仿佛又看见堆积如山的储粮。

  “他们不是搬运工。”凤九扬顿时有种老了的感觉,和那些个奸商斗心机,远不比和这小丫头斗智来得累。

  “扛一袋粮给十斤白面。”那么多锦衣卫不拿来用实在太可惜了,况且他们逮到人一拳打晕还不是要扛在肩上,平常锻炼多,这时正好发挥一下。

  “好,成交。”朝廷省下一笔禄米了。

  见他应得太快,单青琬不由得一怔,总觉得他好像已经挖好了坑等她自己跳下去。“你是不是就在等我说出这句话?”

  “没错。”凤九扬大方承认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