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五


  豆苗表情认真的直点头。“小姐真聪明,知道先把粮买回来,要不然奴婢就要饿死了。”说完,她扒了一大口饭,满足的咀嚼着。

  单青琬心里感叹,若非重生一回,她又怎能事先做好准备,一次买足一年份的粮食。

  鸡蛋不放在同一个篮子里,狡兔有三窟,她也把粮食放在多处藏放,有的连她娘和弟弟也不知藏处,这处的用完了再拿出另一处的,以防万一。

  “小姐,奴婢回来了。”顶着风雪进屋的冬麦,发上还有没拍落的细雪,面颊被冻得泛红。

  “小姐,东西都给送过去了。”冬麦回禀道。大过年的没个吃食也怪可怜的,大夫人真狠得下心。

  “他们可都收到了?”单青琬问道。

  今儿个是除夕,应该一家团圆,围炉叙话,但是简氏没拿到木家的十万两银子,便做主取消了年夜饭,各房自个儿吃去,就她和单天易那一家子人有热饭吃,其余的自行解决。

  异母兄弟姊妹挨饿,看不下去的单青琬才每人送上一斤腌肉、半斤腌菜、白米十斤、白面二十斤,不求多丰盛,至少饿不着。

  给他们送点东西她还做得到,府里没银子了,他们的日子也过得艰难,一向自私自利的大夫人哪会顾及庶子庶女的死活,死一个少一个她还乐得很,可以少些支出。

  “是的,他们都很感谢小姐还惦记看他们,五少爷甚至还哭了,抱着粮说:“七妹,你是我的恩人。””

  冬麦觉得心里头有种说不上来的酸涩,武平侯府还不到断粮的地步,可缺衣少食的竟然是府中的主子,同时她也不免庆幸自己选对了主子,以前七小姐、七小姐的喊,只把七小姐当成众多主子之一,并未全心全意伺候,有时她甚至还会听大夫人的吩咐,将二夫人和七小姐相处的情形告知。

  但是她渐渐发现七小姐让她做的事越来越少了,看她的眼神也变得漠然,一些重要的事不当着她的面说,总是避着她,那时她的心里很难过,不懂明明她比豆苗能干,更懂得看人脸色,处事妥当从不出纰漏,为什么七小姐只重用豆苗?

  可是看到豆苗那“小姐都是对的”的态度后,她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,小姐要的不是伶俐聪慧、两面讨好的丫鬟,而是一心一意信服她的人。

  所以她也学豆苗,只喊小姐,而非有距离的七小姐,除非主子不要她了,否则她终其一生只有一个主子。

  “瑶儿呢?有没有闹腾?”她才四岁,正是好玩乐,长个子的年纪,如此冷清的年夜饭,她怕是会吵闹不休吧?

  “就是闹着要糖吃,还吵着想和哥哥们放炮竹,九小姐年纪小,难免惦记着孩子的事。”九小姐打岀生至今,还未受到这样的冷遇,原本白嫩的小脸都瘦了许多,显得无精打采。

  单青琬不忍的叹了口气,嘱咐道:“晚一点你带九小姐到八少爷那里,我买了些烟火够她玩一会。”

  本来她没想过拿岀来用,以免太张狂,但是就算年关难过,也还是有富足的人家,放个鞭炮也没什么,鞭炮一响,让大家也沾沾年味。

  “是的,小姐。”全府也就二夫人和小姐的院子过得有滋有味,其他院子的人,因为大夫人的克扣,年都不像年了。

  当了十几年的下人,冬麦第一回体会到有银子和没银子的差别,以前大夫人拿着二夫人的嫁妆银子任意挥霍时,没人感觉到府中疾苦,等到断了这笔银子后,才赫然发现武平侯府真的很穷,侯爷当初若未娶了二夫人,只怕候府就败落到不成了吧!

  “厨房的灶台上还留了点剩菜剩饭,你快去吃吧,吃不完带回去给你家人吃。”目前她还养得起。

  大雪断断续续没停过,脑子灵活的单青琬想得多,她准备了充分的粮食,一部分放在自家的院子,一部分留在城外的温泉庄子,一样分多处藏放,只有她和老实过了头的庄头知晓。

  老庄头五十多岁了,无儿无女无牵挂,她允诺养他到老,身后事主家处理,其忠心无庸置疑。

  她算好了运回府里的粮食能用到明年二月中,如无意外的话,接连下了三个月的雪会在元宵后停止,到时候雪就化了,她找个借口上温泉庄子待个两日,到时又可运回一些粮食。

  如今就看大夫人何时低头了,府中的财力支持不了多久,尤其遇上灾年,什么物资都贵,硬碰硬讨不到便宜,她迟早要承认武平侯府多了一位二夫人,除非她有事养活一府人。

  单青琬常想,重生前的她究竟有多蠢笨,明明只要断了大夫人的银子就能改变形势,如此简单的手段,她为何想不到呢?

  “好的,谢谢小姐。”烤了一会火的冬麦暖了身子,脸色红润的走向特意隔出来的小厨房,看到豆苗满嘴的饭粒,她也饿了。

  说是小厨房,其实一点也不小,是由原本一间住人的厢房改的,只比大厨房小一点,成捆的柴火堆在灶台旁,中间隔了个大水缸,水满八分,方便取用。

  木氏娘仨被分派到较北边的偏僻小跨院,院中有院的分出三个小院,分别住着三位主子,不过服侍的人倒不多,一个看门婆子,一两个扫洒的粗使丫鬟,一名服侍二夫人的嬷嬷和两名二等丫鬟,单长溯身边一个八岁大的小厮,再来就是冬麦和豆苗了,人数只是大夫人院落的零头,大夫人足足有二十多名服侍的下人。

  这些人在府里的地位都不高,也没有前来攀关系的亲属,就因为人单势弱才会来到最没人愿意来的院子,除了冬麦,其他人都卖断终身,早已不与家人往来,若再相见怕也认不得人了,因此单青琬很放心,一个个口严,不会乱到外头说些什么,大锁一扣把人锁在里头,院里藏粮不易外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