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三


  细闻了一下,没有炭味,凤九扬幽深的墨瞳闪了闪,看了一眼摆在四周的炭盆,眸色一深。

  “佩服我的先见之明吧!早知道大夫人不会给我们好炭,所以我预先买了,免得用那些呛得人直落泪的劣炭。”

  以往他们母子三人用的就是那种炭,烧不暖就算了,还差点把自己呛死,得留一点窗缝让冷风灌进来,吹走满屋子烟气,可是开了窗又冷得要命,还不如不烧炭,窗子关紧多盖几条棉被,能不出门尽量不出门。

  重生之后她才明白一个道理,别人苛待她,她难道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吗?大夫人能拿舅舅的银子给她的儿女烧好炭,各种上等毛皮做的斗篷、披风一件又一件的买,她为何不能如法炮制?

  要不是毛皮氅衣太招眼了,她也想弄几件来显摆显摆,而不是关起门来燃炭自乐,什么好东西都不敢往外搬。

  娘的名字还没记上家谱,她只能低调做人,毕竟大夫人仍是她名义上的嫡母,若是在她的婚事上大做文章,她也只能任其摆布。

  “你知道这场雪下了多久吗?”凤九扬突地问道。

  单青琬心口一紧,不做回应。

  “下了一个多月,而且没有停止的迹象,钦天监算不出何时放晴,怎么那么巧你备了这么多?”

  “每年都有冬天,我怕冷多买一些炭不行吗?够我和我娘、我弟弟用上一季。”她觉得他锐利的眼神似要将她看透,让她不由自主的发慌,想逃离。

  他见她眸光闪烁,直觉她有隐瞒。

  “你可晓得我这一回离京去了哪里?”他的语气很轻,贴着她的耳,温热气息喷向她嫩白的小脸。

  “锦衣卫办事从来是来去无踪,我怎么知道你去了哪里。”况且 他去哪里关她什么事?

  “我去了江南。”原本是美景如画,如今却是满目疮痍,白雪掩盖了路边的尸骨,却掩不住百姓们眼中的绝望,他们痛苦的望着天,似在问何时才能天晴。

  “喔,去了江南……”什么,去了江南?!

  单青琬错愕的表情取悦了凤九扬,他仰头一笑,“没错,我查了江南木家,竟意外查到木家在九月水患前便大肆采购粮食,每斤多市价两文要求提前收庄稼,我派出了三百名锦衣卫,查到木家一共囤粮三千六百七十多万石粮食,而至今一石粮食也没卖出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你们不能因为别人有钱就抄人家底吧!我舅舅他们是未雨绸缪,做商人的谁不想赚钱,凤大人、九扬哥哥,你没把他们捉起来吧?我的舅舅们可是良民。”她越解释越心慌,觉得很对不起他们,他们是听了她的话才决定这么做的。

  “再叫一声九扬哥哥。”她甜软的嗓音喊起来特别顺耳。

  “九扬哥哥。”她舍了脸面,娇软一唤。

  凤九扬刚硬的脸庞一柔,笑得如破云而出的日头那般耀眼。“我突然想到你数个月前说过的囤粮……”

  “我随便说说的,九扬哥哥别放在心上。”她要是晓他那时也在林子里,一定会更谨慎行事,不过现在后悔为时已晚。

  他的墨瞳幽深难测。“我听说你也花了十万两银子买粮?”

  “这……”单青琬头皮一麻,一股钻心冷意冲向头顶。

  “很担心我抄家灭族吗?”这丫头太大胆了,不吓吓她不行,这回去的人若不是他,恐怕木家已有这种下场,连她也会牵连在内。

  囤粮哄抬市价,这不要命的买卖也敢做。

  她吓得说不出话来,面如白纸。

  “放心,你舅舅他们还活着。”他这是遇到克星了,竟舍不得她有一丝委屈,看她小脸一白便疼不已。

  “你没捉他们?”她眼露希冀的望着他。

  凤九扬邪肆地一挑眉,抬起手轻拧了下她的瑶鼻。“我不是答应你了,一旦朝廷要征粮,以市价的三成买粮。”

  市价三成听起来是木家亏了,但如今粮价已高到七十文也买不到一斤米,凡是手中有粮的都能卖出数倍的高价,而且买多卖少,接下来粮价还会更高,有银子也买不到。

  “所以……”单青琬的神情显得小心翼翼。

  “所以由我接头代替朝廷,征调木家的粮食。”

  闻言,她终于安心的笑了。

  凤九扬觉得她的笑容有些扎眼,故意又道:“不过……”

  “不过什么?”单青琬焦急的追问,他不会出尔反尔吧?

  “那批粮食数量太庞大了,朝廷吃不下,只能买下两千万石的粮食,这些粮食够百姓支撑到开春。”春暖花开,田野上、山里都会有杂粮,至少饿不死,种些短期作物就能熬过去。

  “今年雨水多,又下了不少雪,粮食欠收,明年是不是得改种玉米、高粱、马铃薯之类的高产作物?预做防范总吃不了亏,不一定要拿白米当主食,也可以用其他粮食代替,最重要的是百姓们不要饿肚子……”

  “我会向皇上提议,用不用在他。”他尽到臣子之责。

  单青琬一听,神情明显一松。“少死一些百姓也好。”

  “那你还囤粮。”那些粮食能救更多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