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二


  “单青琬,你属狗呀,还咬人!”男人不痛不痒,放下了手,长臂改横过她娇嫩的胸脯,将她搂进怀里,一条大粗腿压住她乱踢的双腿。

  “又是你,凤九扬——”他没别的地方好去了吗?

  “嘘!小声点,吵得我头疼。”他的唇贴在她耳边低喃。

  该说头疼的人是她好不好,老是这么不请自来,她不被吓死也吓掉半条命。

  她不晓得他前后来了几回,第一次发现他是在半夜,拎了一壶酒,一只烧鹅在她屋顶赏月,她是被烧鹅的香味唤醒的,后来他发现她醒了,他飞身一下一上,她也跟着上了屋顶,他分了她一只鹅腿和两只翅膀,还让她喝了一口梨花白。

  后来他再上门,借口都是他在追什么人,刚好路过,有时他空着手,有时带着吃食,聊上一会儿就走了,让她实在很无言。

  后来听说他岀京去了,有一阵子没来,她也松了口气,以为恶梦般的惊吓终于结束。

  谁知她高兴得太早了,这男人脸皮更厚了,居然堂而皇之的登门入室,占了她的床不说,还对她……行不轨之举。

  是可忍,孰不可忍!

  “凤九扬,你晕了头是不是?快给我离开,要是让人发现你在我床上,我的闺誉就完了。”单青琬突然很庆幸因为天冷,她让服侍的丫鬟全下去到耳房内暖暖手脚,否则这情景被看到了,她就算有十张嘴也说不清,不过她仍小心的将声音放轻,宛如蚊虫飞过的拍翅声。

  “大不了我娶了你。”真吵。

  她一听,更火了。“可我不想嫁你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凤九扬倏地睁开双眼,一双冷厉黑眸布满骇人血丝。

  “我、我是说我还小……”单青琬真气自己,怎么一看到他眼一瞪,气势便马上弱了下来。

  “不小了,翻过年就十三了。”他又闭上了眼睛,还伸手拍拍她的头,先前的怒气仿佛只是假象。

  “十三岁还是不够大,至少要等到及笄……”等等,她在说什么,难道她转个弯允了他?

  此时的单青琬恨死自己的一时口快,话未经大脑就溜了出去,要是他当真了可如何是好?她真不想嫁给人人惧怕的锦衣卫头子。

  “这事等我睡饱了再说,不许再开口,不然爷儿办了你。”凤九扬手臂一勒紧,予以警告,但事实上他累得动不了。

  如果单青琬没有经历过重生,以她一个未见过世面的十二岁小姑娘,定然听不懂“办了你”是什么意思,但她在镇国公府的后院待了十年,什么龌龊事没见过。

  当下,她身子一僵,不敢再动弹。

  感觉到她终于安分了,凤九扬满意地扬唇。

  许久许久之后,久到单青琬全身骨头僵硬,四肢发麻,真的无法动弹,身侧的男子终于有了些微动静,她顿时心一紧,不知该高兴他要醒了,还是发愁他几时要走,会不会脑子抽风又说出让她想咬死他的疯话来。

  “咦!小青琬,怎么是你,没想到你也会投怀送抱,是瞧上本指挥使的美色吗?”

  一睁眼就瞧见娇俏的小脸,心情颇为愉悦的凤九扬露齿一笑。

  “大人请看清楚,这里是小女子的香闺,是你走错地方了。”她尽量以严肃的语气强调,想划清两人之间的界线。

  “我走错了?”他闭了闭眼,一抹邪气挂在唇边。“为什么你躺在我身边?”

  “大人的力气太大,小女子挣脱不了,这会儿你清醒了,可以放开我了。”单青琬试着想从他身下移开,却发现异常困难,长久保持一个姿势,实在累死她了。

  凤九扬低笑道:“小青琬,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“放手。”她低唱。

  “不放。”他的大手顺着她的腰骨往上按。

  “凤九扬,你……啊!好疼……”腰间如同被什么尖刺刺到的疼着,让单青琬的眼眶不由得浮现泪花。

  “哭什么哭,你动一动手脚,这般小心眼,我几时伤过你了?”倒是她又咬又踢的,野得很,他瞧见虎口处有个小牙印,微微泌血,他放到嘴边一吮。

  “哪有哭,是进沙子……咦!我的身子能动了?”眨掉泪水的单青琬讶异四肢不僵硬了,除了有些麻麻的酸以处,手和脚能行动自如,也没有之前的难受了。

  “娇气。”一点委屈也受不得。

  “我才不娇气,是你……太放肆了,我没法动,这才血脉堵塞了。”她什么苦没吃过,就他不讲理。

  “不是说了娶你,还叨念个什么劲。”都敢顶嘴了还不娇气,也就她敢一脸不满的瞪他。

  她一听,脸都白了,同手同脚爬下床。“你在作梦,还没睡醒,我不存在你的梦里……”

  “急什么,瞧你气血不顺就想走,小心老了骨头痛。”他伸手一捞,把双腿发软的小丫头又捞了回来。

  “我动一动就暖了嘛!屋里烧了炭。”可恶,他的动作为何那么快?

  “你还有炭?”他以为这大冷天的她会冻得受不住,一回京就赶来看看她的情况,唯恐看到一只嘴唇发白的小雪猫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