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


  十二月腊冬一至,准备过年的简氏始坐立难安了,也显得特别焦虑,不时问身边的嬷嬷:“来了没?来了没?”

  跟她一样不安的张婆子、李嬷嬷伸直了脖子,还是等不到来自江南的马车,“送礼”的人今年居然迟到了。

  “夫人,没来。”真是急死人了,年货还没买,也不知赶不赶得上年节,木家的人是怎么回事,不是每年都会送好几车江南特产做为年礼吗?为何今年晚了大半个月。

  木府通常在十月底、十一月初就会送几大车的礼来,随行的管事还会送上一只梨花木小匣,里面装了一迭银票,但如今已是腊月,早该送到府里的银子却还没到,是道路难行还是木府给忘了?

  下人急,简氏更急,天天叫人在门口等着,人一到就赶紧带进府,她急着用钱,没银子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“去把木氏叫来,本夫人有事问她。”简氏猜想许是她暗中搞鬼,断自己财路。

  “是的,夫人。”一脸刻薄相的李嬷嬷扭着粗腰,气冲冲走向木氏母女的院落去叫人。

  只是不只木氏来了,越见娇色的单青琬也跟在身旁,她似乎长高了,胸前微微隆起,小脸也略微长开,眉眼如画,细肤玉颊,水嬾得有如正在绽放的花儿。

  “大夫人找我来有什么急事,李嬷嬷催得紧。”这天冷得教人不想动弹,只想窝在被窝里打发漫漫长日。

  “你还在睡!”看到木氏海棠春睡般的娇媚慵懒,一副刚被人吵醒的模样,简氏的心火直往上窜。

  “外头下着雪,人岀不了屋子,不睡上一会儿能干啥?总不能整天坐在榻上发呆。”这人是越睡越困,老是醒不起来,沾了枕就累,只想一觉到天亮。

  雪,下得细细绵绵,将原本的雪地又覆上厚厚一层,即使下人一日三回地扫雪,地面仍是一片银白。

  继水患之后,持续不停的雪又让朝廷头疼不已,才一个多月,各地就传来灾情,还有人被塌落的厚雪给埋了,每日上呈的奏章快把皇上给淹没。

  要人、要钱、要粮……皇上上哪儿筹措去?先是淤泥封路,后有大雪挡路,路都走不了,要怎么援求?就算有赈灾物资也送不到灾区,百姓还是只能挨饿受冻。

  “府里出大事了你还只顾着闲适的睡大觉,没把自已当武侯府的人是不是?”简氏毫不留情地劈头痛骂。

  木氏一脸迷惘。“府里有事不是有你担着,几时轮到我们后院女子开口?”

  “哼!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也不看看咱们府中多少主子,又有多少人等着领月银,就连你的月例也是从我手中领取,这么大的开销还不愁死人。”她是管钱的,但是银子呢,谁缴了一文半两?

  “所以呢?”木氏的表情依旧茫然,完全不知简氏在说什么。

  见她不解的模样,简氏更加气恼了,觉得她在装傻,嘲笑当家的没本事,她干脆愤恨的直接伸手讨银子。“拿来,别给我藏着,别以为弄个平妻名目就能和我平起平坐。”

  “拿什么?”没头没脑谁听得懂。

  “银子。”

  “银子?”想到自己仅剩的压箱银,木氏也有丝不悦,她的嫁妆银子都被拿走了,大夫人还贪得无厌地想搜括干净。

  “你敢说木家今年送来的银子不是你收的?居然敢背着我使手段,好个木婉清,你那颗黑心到底有多恶毒!”那是她的银子,她的钱,谁敢动用。

  那么一大笔银子,她本收得有些心虚,但后来见木氏无动于衷,不放在心上,她也就越收越顺手了,把人家宠妹的银子当是孝敬她的。

  一次、两次……次数一多,她被银子晃花了眼,木家没二话就当是自己的,拿得毫不愧疚,还认为是人家该给的,武平侯府帮木家养女儿,不拿出一点象话吗?

  胃口被养大了,她也把这些银子视为是自己该得的,从没想过是她抢来的,那原本是木氏的银子,与她简明月无关。

  “你说木家的银子……”木氏眉头一皱,想着兄长们是该送银子来了,但是袖子被女儿轻扯了一下,她蓦地想到那笔银子已经被女儿挪用了,不免有些心虚。

  “大夫人,咱们家姓单不姓木,木家凭什么给你银子?”单青琬很早就想这么说了,凭什么,又不是乞丐要人施舍。

  烂船也有三斤钉子,武平侯府虽然家底已空,掏不岀几两银子,但是明面上还有几间铺子和庄子,加上朝廷发的俸金,不铺张浪费的话,一家老小还是能吃个温饱。

  可简氏和单天易是好面子的人,又讲究排场,岀手十两、二十两的赏银,还挥霍成性,真要粗茶淡饭,没好衣服穿,他俩是决计不肯的,想办法也要弄得体体面面。

  但真的没钱了,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两人坐困愁城,抱着头发愁银子打哪来,春日宴又要开始了。

  这时李嬷嬷说了一句,隔壁永昌侯府娶了新媳妇,有十里红妆,这下可发了,好多的银子。

  好多的银子……就是这句话给了两人启发,打定主意弄个有钱的女人入侯府,他们便不愁没银子花用了。

  只是单天易已有妻妾,儿子也生了,这是京里人都晓得的事,他们上哪找来个甘愿上当的傻子?

  于是他们将目光拉远,锁定江南。

  木家是南方首富,又正好有待嫁闺女,见到人儿娇又俏,人财都心动的单天易便使出浑身解数诱人上钩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