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九


  末等侯府的宅邸,武平侯府是其中一座,紧临着快要降爵的永昌侯府。

  “回来了。”

  阴阳怪气的冷嘲响起,一脸鄙夷的简氏坐在上位,以看蝼蚁的目光瞅着木氏三人,脸上有着明显的不屑。

  “回来了。”木氏一如往常的温顺。

  “胆横了,说出门门就出门,我这当家主母管不住你了是不是?你是打算分院别住了是吗?”一个姨娘也敢在她面前叫嚣,要不是她心存仁厚让她进了门,低贱的商户女也配为高门妾?顶多当个倒茶丫鬟!

  “我……”

  木氏正想弯腰道歉,一旁的单青琬马上手托住她,不让她再低声气。

  “分院别住倒不必,毕竟侯府尚未分家,不过弄个小厨房倒是可行,我们饿了、渴了,不用走得老远去大厨房要。”每回拿回来的饭菜都是凉的,虽未克扣,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“贱丫头,这里有你说话的分吗?还不给我滚到一边。”

  一脸嫌弃的简氏将手中的茶盏丢向单青琬,一点也不担心会不会将人砸伤,或者说她就是想伤了她的脸,好让木氏认清谁才是府里当家主事的人,木氏不听话,倒霉的便是她女儿,一只现成的代罪羔羊。

  单青琬没有傻傻的受罪,她头一偏,茶盏从她耳边飞过,砸向后面服侍的丫鬟,她哎叫一声,随即一道血痕从额头滑下脸颊。

  但这事只有心软的木氏稍有不忍,正在对峙的两人并无任何动静,丫鬟也忍着痛站着,夫人没发话,她不敢妄动。

  “大夫人的旺火太旺了,该喝点凉茶降降火,我再贱也是侯府千金,大夫人一竿子打翻一船人,把三姊也给骂贱了。”同出一脉,妹妹贱,姊姊还能不贱吗?

  “放肆!大夫人是你喊的吗?”简氏眼一眯,怒火翻腾。

  她一大早受的鸟气至今仍未消,就想好好和她们母女算算账。

  “我娘是平妻,喊你大夫人理所当然,我娘是二夫人,生我的亲娘。”单青琬不厌其烦的再提醒,不让简氏再模糊其事。

  “平妻在正室面前也是妾,没人告诉过你吗?一夫无二妻,在我的屋檐底下还是得低头。”真以为她治不了她们吗?她只是一时被唬住了,忘了当朝律法,平妻仍低于正室。

  其实不是简氏忽然开窍了,而是她拨空回了镇国公府一趟,在生母和女儿的点拨下才赫然了悟。

  单青琬眸色微黯,小手紧握成拳,“大夫人所言甚是,不过我娘的院子也该挪挪了吧!就挪到三姊岀嫁前的倚澜居,平妻的分例规格和姨娘可不一样,毕竟是要上家谱的。”

  对简氏而言,儿女是她的死穴,谁也碰不得,她不屑地啐道:“办不到,她是什么身分,也敢和我的华儿争。”

  单青琬笑声若莺,轻软娇嫩。“那么我们各退一步,倚澜居不要了,给我们个小厨房吧!”

  七月一过,进入八月,秋高气爽好风光,牛肥羊壮,金浪连天,一片稻黄垂穗饱满,几乎可以收了。

  十五中秋一过,单青琬便找了个借口巡看陪嫁庄子,两大两小的庄子一一走过,花了将近半个月才巡完,顺便整治了不安分的恶奴,逐走大夫人安插的人手,换上她舅舅给她备着的庄稼好手。

  她让人提前收割田里的作物,作风强硬得不理会佃农们的反对,她留下一半的粮食不收佃租,另一半运走,还帮庄子的人修了屋子,补强四壁,这才平息了众怒。

  最后她又将所有粮食运往温泉庄子储放,来时一辆马车,回去时后头跟了五辆马车,载满了蔬果、腌熏食物,以及几百斤的白面、玉米面、米粮、干货等杂食。

  她抵达家门口正是八月的最后一天,天空有些阴沉沉的,眼看就要下雨了,她连忙让人把马车上的东西搬进木氏的小院。

  不大的小厨房新砌成,有炉有灶,锅碗瓢盆也不缺,不过油、盐、醋、酱等调料简氏不给,她连柴都只给了一捆。

  不过木氏另外叫人买了,花自已的银子,她还买了葱、姜、花椒等辛香料,煮饭才多点味道。

  九月的第一天,开始下起小雨,连续下了三天,起先大家不以为然,当是秋雨,想着放晴了就能下田了,把今年的口粮收回来,打了谷,收入仓,一年也就过去了。

  殊不知到了第四天,雨势转强,庭院都淹水了,行走不便。

  到了第八天、第九天,已经有人急了,连忙全家出动,冒雨抢收,宁可冒险收回湿稻也不能烂在田里。

  第十二天豪雨成灾,想收也收不了,慢了一步的人家只能捶胸顿足,整片金黄的稻田在水里,水深有半人高,淹过稻子,连片吐子都瞧不见。

  下了二十天的大雨,终于停了。

  然而之前的雨势冲刷河床和山脉,带来大量的泥沙,脚一踩下去竟有一尺深的于泥,掩盖住了田地,光是清泥就要花上个把月。

  更严重的是无粮,正是秋收时节,百姓们手中的陈米早就吃完了,原本就等着这一季的新米,不过更苦的还在后头,田里的淤泥刚清干净,初雪随即跟着落下,因为不大,也就被人忽视了。

  之后的日子时而放晴,时而下雪,地面已积了寸高的积雪,冬麦不能种了,雪会把种子冻死。

  雪,还在下着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