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大人,咱俩慢慢撩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八


  “娘,不要大夫人一板起脸你就怯弱了,我们有得是底气和她抗冲,你这些年隐忍着任由她耍威风,她早就不拿你当人看了,这种低人一等的日子还要过下去吗?”娘不先拿出态度来,她再多的筹谋也是徒劳无功。

  “我……”她就是怕呀!大夫人积威已久,没脾气的她早已习惯大夫人鼻孔朝天的作派。

  除了地位不如人,银子被拿走,夫妻不同心外,木氏倒没受过什么苦,照样有吃有喝,顶多听几句酸言酸语。

  其实她是个不喜欢变动的人,得过且过,要不然也不会在简氏的淫威下忍气吞声,她不像重生的女儿得知接下来几年会发生的事,因此显得被动、犹豫不决,没有与人一争的魄力,她只想平静过日,啥纷争也不起。

  “娘,姊姊。”虎头虎脑的单长溯醒了,探头一看。

  “阿溯醒了。”

  看到娘亲和娘姊同过回头看自己,他顿时感到安心,咧嘴一笑,一手牵一个走出厢房。

  “我睡饱了,咱们要回去了吗?”他玩累了,想回府吃红烧肉,寺里的素斋没味道。

  “嗯,就快了,再等一等。”木氏和儿子说完话后又抬头看向女儿,“青婉,你要不要去求个签,问问烟缘?”

  “不了,我还小,过两年再说。”她是重生的人,命格已改,再问能问出结果吗?

  “好,那就不问了,明年再来求个平安,趁天色还早,咱们下山吧,赶着日落前入城。”木氏满脸慈爱的看着一儿一女,菩萨还满善待她的,一双儿女如此乖巧。

  出了殿,下了石阶,相偕而行的娘仨往寺庙门口走去,与一名年约七旬的老和尚错身而过,三人合掌向和尚行礼问好。

  蓦地,老和尚开口了,“施主,请留步。”

  三人都是一脸错愕,想着老和尚是在喊谁。

  “多行善事莫为恶,多给人留点后路勿偏执,让人喝口热汤不违天命,乾坤扭转要珍惜,善哉,善哉!”

  “大师在和我说话?”怔然的单青琬问道。

  老和尚目光带着怜悯。“你是好孩子,老天给了你机会,别乱用了,天地正道在一个心字。”

  “心?”单青琬低喃道。

  “他……他是坐禅大师……”难得一遇的得道高僧。

  “坐禅大师?”听到母亲的惊呼声,回过神的单青琬一瞧,僧服简陋的老和尚已然不见了。

  多行善事莫为恶,给人留后路……大师这是什么意思。莫非他看出……摇了摇头,她不再去想,遵从本心做她想做的事,对武平侯府,她已经够厚道了,没想过要鱼死网破,搅得天翻地覆,她只想活得像个人,不再让人拿捏他们母子三人。

  回程中,单青琬靠着车壁假寐,回想着今日发生的种种,有惊、有喜,也有迷惑。她做的事到底对不对呢?

  不过做了就不后悔,她让舅家做了准备,至少在大难来临时可以多救一些百姓,木家也不会因筹粮不足而被地方官员刁难,朝廷也能有效的调度。

  她不认为有错,只觉得不够完善,若能更早重生,她能做更多的事,护着娘和弟弟。

  “单青琬,京里见。”

  一匹快马从马车旁呼啸而过,冥思中的单青琬忽地惊醒,面露讶色的看向车窗外,她只听见远去的马蹄声,却没看见马背上的人,但那道嗓音很熟悉。

  不会是他吧!

  “怎么了,梦魇了?”木氏微凉的手轻覆在女儿的手上。

  “娘,你听见了没?”单青琬很是心慌。

  “听见什么?”木氏笑笑的问道。

  “有人在喊我的名字。”什么京里见,鬼才见他!

  木氏好笑的轻搂女儿的肩。“你作梦了。”

  “梦?”娘没听到吗?

  不,那不是梦,那声音真切的从她耳边掠过,是凤九扬的声音,带着他一贯的张狂。

  可他怎么知她是谁?不过才见过两面……啊!锦衣卫。

  面上生恼的单青琬有一丝不快,原本对锦衣卫头子的恨意化成一股怒气,她只是内院里的小姑娘而已,他大费周章调查她干什么,还旁若无人的留下狂言,好似他们多熟一般,简直欺人太甚。

  “姊姊,你在磨牙吗?”喀喀的咬牙声好清楚。

  单青琬勉强扬唇。“我牙疼。”

  “那你赶找个大夫瞧瞧,我上次也牙疼,大夫拔了我一颗牙。”单长溯张嘴,指着才刚冒出头的新牙。

  “好,听你的。”她现在只想咬下某人一块肉。

  听不岀姊姊的取笑话,单长溯乐得直笑,自觉长大了,能担事,是姊姊的靠山,他欢喜的挺起小胸脯。

  马车在官道上跑着,很快的便要到城门了,不知是有人事先交代过还是吉星高照,单家的马车入城时并未受到盘查,顺利地通过,又过了两刻驶到城西羊角巷的武平侯府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