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八


  小俩口眉来眼去的,看得偷鸡不着蚀把米的孙少逸一口牙都快咬碎了,他知道今天回去后,孙子逸绝对不会放过“本官审案不用人指手划脚,若是你无法提出有力的证物,请恕本官不能受理。”谁理她的无理取闹。

  见他半点情面都不给,孙翠娘慌了手脚的大喊,“李茂生,你忘了我们是未婚夫妻吗?你一当官就想抛弃旧妇,你狼心狗肺不成?!”

  李茂生面色一沉。“你以什么身分跟我说话?”

  “我、我……”她说不出口,生过一个孩子是事实……呃!等等,孩子?孙翠娘一眼瞟过站在侄女身边的女儿,恶心一横地把孩子拉到前头。“看,她是我为你生的女儿,今年六岁,叫唐玉珠,取如珠如玉的意思,你不能不认我们母女俩,抛妻弃女没资格为官。”

  “她姓唐?”李茂生冷笑。

  孙翠娘局促的辩解,“情急之举,谁教她亲爹不认女。”

  “好个情急之举,真把本官说成薄幸之人,不过这次的黑锅本官不背。”李茂生突然看向一道往后退的身影,大声喊道:“唐宝贵,还不来领回你的小妾和幼女,若是再胡搞蛮缠,本官判你一个约束无力的罪名。”

  人群中,一脸羞恼的唐宝贵忿然走上前,一掌就往孙翠娘的脸上挥去。“珠儿不是我的女儿?那你说你是跟谁生的,婚前与人淫乱,婚后定是不安分,让你当妾还是抬举你了,以后你就降为通房。”

  唐宝贵原是兰州县丞,等兰州县令一升调后,他就能以副手资格升调县令一职,但他等不及了,想快点升官发财,正巧听见桐城县令出缺的消息,他便四下打点想占那个位置。

  他以为是手到擒来的事,因此调派公文还没发下来他就先一步向兰州县令请辞,整装待发回到桐城,准备一家子住进县府衙门,当他的青天大老爷,但是他一回城才晓得县衙已经有人了,还是他抢了人家老婆的对头,他这下腿软了,两边落空,大气不敢坑一声。

  当初的举人老爷,如今却是白身,教人难以接受的落差。

  “相公……”孙翠娘抚着脸,难以置信的献着他。

  “走,还不回去,想继续丢人现眼吗?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光了!”他本来还想在县衙里谋一份差事,这下没戏了。

  唐宝贵一手拉着女儿,一手扯着孙翠娘,羞窘的低着头快步离去,短时间内他不会再让她们出门了。

  这一走,戏也散了,围观的百姓纷纷离开,一个个兴致高昂地准备将今日所闻所见传出去。

  “丫头,人是你打的,还不扶好,落下恶疾就把你赔给他。”这对小儿女呀,还在他眼皮子底下眉目传情。

  本来很痛的孙子逸一听就不痛了,乐得装痛,一副快站不住的虚弱样。

  李亚男一脸苦样,“叔叔……”你到底在帮谁?我才是你的亲侄女。

  “还不扶进去上药,瞧你这丫头手狠的,真想把人打成残疾不成?本官怎会有如此心狠手辣的侄女。”人是她打的,与他无关,他还是为人清正的好官。

  叔叔,过河拆桥不厚道,你这么坑自己侄女,对吗?“还不走,想让我拖着你是不是?”李亚男一转身把气出在假意伤得很重的男子身上。

  乐傻了的孙子逸甘愿被凶,一身“无力”地往她肩上一靠。

  唉,就说李家一家都是滥好人,她也不例外,看似凶悍实则心太软,这不就轻易的掉入他挖好的坑里吗?

  孙、李两家大和解,重修旧好。

  “小小,五皇子遇袭,身受重伤,我要连夜赶到京城,你那里还有没有悟了大师制的丹药,快给我一颗,我赶着救命……”

  有没有?有没有?有没有?你这话会不会问得太迟了,要是没有你要我变出来吗?

  她穿越一场可没带来什么金手指,会医术的人是他,她只是跑跑龙套的小角色,懂得一点医疗知识而已。

  不过他的运气也算是好的,前两天她才去了一趟天顶寺,从悟了老和尚手中抢了五颗精炼过的药丸,药性比之前的还要好,出门必备,一颗能医百病,起死回生。

  为此老和尚心痛地大喊“遇到土匪”,接着竟反过来勒索……呃,强迫她布施七十八种罕见药材,每一种药材都要价不菲,想占便宜又不愿掏银子的李亚男便想到某人。

  没想到心有灵犀,仁恩堂的东家就来了,只是他不是来花前月下、情话绵绵,而是一脸焦急的来讨药,豆大的汗水从脸颊滑落也来不及擦。

  “等我回来,回来娶你。”不要脸的孙子逸临走前还偷香,温热的软唇倏地一啄,又飞快的抽身。

  脸一红,李亚男气臊的咕哝,“谁要等你,不回来最好。”

  这人哪,说话不能较真,一语成谶,成了言咒。

  往返京城一趟,快则三、五天,迟些也就七、八日,孙子逸是算好了来回路程,顶多耽搁一、两天,等五皇子服了药好转后,他再启程赶回桐城,一定能赶得及重要日子。

  谁知他一去十日了无音讯,也没人知晓他此时人在何处,一人一马匆匆出城,未带随从,他最后留下的是消失在城门口的背影。

  孙家急了,派人去找,眼看着一日日逼近的日期,该在的人仍不在,孙、李两家又要再一次翻脸不成?

  李家一知情也慌了,一日三回让人上孙家问“回来了吗”,可是得到答案都是摇头。

  两家人都急昏了头,聚在一起长吁短叹,你喝茶来我飲酒,胭脂红的甜点一盘又一盘的消耗掉。

  等呀等的,终于等到那一天了,可是还是不见人影,孙老爷和李老爷都发然,这婚事还办不办?难不成要弄只公鸡来,那场面也太难看了,他们丢不起那个脸呀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