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五


  孙子逸大惊在心头,叔叔这是在拐着弯棒打鸳鸯。“小小,我当初一推你就后悔了,你要相信我,我绝不像叔叔说的心机深沉,无仇无怨便对你好,一沾仇惹恨便翻脸无情,我指天为誓,若有一句违心之语便遭天打雷劈。”

  他话刚一说完,天空立即传来一声惊天响雷,所有人都愣住了,心想:还真准,说雷雷就来。

  可孙子逸的脸皮之厚,刀砍不入,还能硬拗,“你瞧,我说的是实话,雷没劈我。”其实他吓出一身虚汗,暗付着:雷公电母,你们看准点再劈,别错劈好人。

  李亚男拿走他手中的荆条,让轻寒用匕首削掉一截的尖刺做握把,再用帕子包住。

  “叔叔,你是地方官不好动手,就让侄女代劳,如何?”她试着空甩了几下,还算顺手。

  欺负她李家人,真当她李家无人!

  李茂生抚须轻笑。“孙家小儿,本官不与百姓为难,但本官侄女亦是当年的受害人之一,由她来代为鞭罚,你可愿意?”

  可以不要吗?他家小小臂力惊人,能拉开七石弓。“小小,你来吧,不用手下留情,我扛得住。”

  “你说的喔!”真是不知死活。

  孙子逸一咬牙。“是。”

  “那你就忍着,我打得很快。”一定让你痛到印象深刻。

  孙子逸以为她起码会看在两人感情小有进展的分上,多少放点水,可是当第一鞭落在背上时,火辣辣的疼让他差点痛呼出声,他没想到她真使了狠劲。

  才三鞭就已经见血了,四鞭、五鞭、六鞭,孙子逸的衣服碎成条状,露出后背一片狰狞伤口,等到第十鞭落下,他已经有些支持不住,扑倒在地又艰难的跪直,唇瓣咬出血。

  李亚男又再高高举起荆条,眼底的狠戾让人看了心惊,她似乎要一报私仇,将人狠狠打死。

  “够了,别再打了,错的是我们夫妻,我们舍不得妹妹的苦苦哀求,便配合她演一出戏,假装她吊颈而亡,是我们的错,与这孩子无关,他是受了我们的牵连……”

  不忍儿子受苦的孙家夫妇跳出来护住己全身是血的儿子,老泪纵横,一边心疼儿子,一边懊悔为何要沦为帮凶,还把错都推到李家人头上。

  “这么说,孙翠娘没死喽?”李茂生刻意扬高声音,好让围观的百姓都能清楚听见。

  “是的,她还活着。”孙老爷知道不能再有所欺瞒,这些年他受够了良心的苛责,午夜梦回时总会想起与李家欢聚的情景,几十年的兄弟呀,都成了陌路人。

  “本官没害死她?”他的冤终于能洗清了。

  “没有,她还活得好好的,己为人妇。”孙老爷没脸说出妹妹己给人做妾之事,若是当年她能老老实实的嫁进李家,如今也是官夫人了。

  “好,很好,本官无怨了。”说完,李茂生仰天大笑,笑得眼眶泛泪,十几年的情感一夕还清。

  “那小儿……”不用再挨鞭了吧?

  “叔叔,我手酸。”李亚男撒娇道。

  “手酸就别打了,咱们回屋去。”解恨呀!这侄女真够狠的,为了化开孙、李两家多年的心结,对自个儿的情郎也下得了手,他不得不佩服,可惜她不是男子,不然何然李家不昌盛。

  “大人,你这是原谅我们孙家了吗?”孙老爷扶着受伤的儿子,不敢相信事情这么容易就解决了。

  李茂生笑了笑,仰头看天。“本来就是一场误会,没什么原不原谅,以后还常往来,别让咱们两家的老祖宗笑话儿孙不懂事。”

  §第十二章+两家大和解

  “老兄弟,可想死我了,我那里藏了一坛桂花酿,没人陪我喝都没滋没味,我想到你在家里坐却没敢相邀,眼泪掉了一大碗……”孙老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扑向李德生,紧紧抱着他,宛如找到失散多年的兄弟。

  “我也是,想你呀!咱们打小玩到大,几时红过脸了,看到桌上的水晶肘子就想到你,没人跟我抢真寂寞,我吃着吃着就腻了,想给你留着,可是……”都留艘了。

  无人分享的感觉真是失落,心里空荡荡的,往左看去……人不在,朝右一瞧,还是了无人踪,就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坐着,昔日的笑谈成了风拂过的落叶,落地无声。

  “以后咱们别闹腾了,好好的当兄弟,旁的人再闹事咱们也不理,我可受够了没你喊我出门的声音,你那大嗓门一喊呀,十条街外我都听得见。”孙老爷一抹老泪,又哭又笑的抱了抱老兄弟又放开,眼眶红得像抹了姜汁。

  “好、好,不闹了,我早就想跟你和好,但是你家的门老是不开,我去多了也不好意思,就远远地看上一眼,看你好不好……”他们都老了,没有几年好活,不把握时间相聚,难道真要带着仇恨下黄泉?

  “我好,身子硬朗,还能喝上半坛子酒!”孙老爷兴奋极了,说得红光满面,活像回到十五、六岁的鲜衣少年。

  蓦地,他的衣袖被人轻扯,回头一看,见是他的妻子,话到一半被人打断的不快这才消散。

  “先看看儿子的伤,他伤得不轻。”血都冒出来了,忒是心狠,一个姑娘家的手劲怎么这么大?

  身为医者的孙老爷看看儿子并未伤到筋骨,半开玩笑的向李德生抱怨道:“你家闺女太凶残了,看她把我儿子打成什么样子,我看她肯定嫁不出去,不如赔给我儿子当媳妇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