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三


  “那当然,我是福星。”李家的守护者。

  看李亚男骄傲得尾巴都要翘起来,众人一阵发笑,自从有了这丫头,李家的运势是一年比一年好,孩子也一个一个生,几代单传的命数改了,有儿有女还在开枝散叶,说不定真如她所言,她是福星转世,福佑李家门楣。

  “孙家这事做得不厚道,二弟,你是个官了,你说说要怎么处理?”还是没主见的李德生将问题丢给弟弟,孙家老爷和他当年的交情等同于兄弟,要他上门质问这种事他实在做不出来。

  身为当事人的李茂生面色一凝,语气中带了一丝冷意,“我们不是加害人,这件事污了我李家名声七年,纵使事过境迁,该澄清的还是得澄清,不能污水泼了就烙上印。”

  李德生马上附和,“说得好!确实该讨个公道,孙家那小子还想求娶我们家福星呢,他想得美!”他差点就答应了。

  “爹……”什么时候了他还提这事。

  “啊!我没说、我没说,你别用白眼瞪我。”女儿凶起来的样子像夜叉,他可招架不了。

  “爹,我们要算的是叔叔和孙家小姑姑当年那笔帐,我们吃了多少亏呀,当然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,至于我的事你们就别管了,我自己心里有数。”李亚男凶巴巴地禁止旁人插手她的婚事,一双盈盈水亮的眸子瞪得圆乎乎的。

  “老、老爷……二老爷,孙家来人了,而且来了好多人……你们快去瞧瞧……”李家下人急慌慌的前来禀报。

  闻言,李家人全都不悦的拧起眉、肃起脸,做错事的明明是孙家,有什么资格侵门踏户,真以为他们李家良善好欺吗?!

  孙翠娘假死一事是孙家做人不厚道,收了李家的赔礼还说李家的不是,里子、面子都有了,就是不要脸,厚顏无耻的以假死欺骗众人,再把人全须全尾地送入唐家。

  从头到尾,得利的只有孙翠娘,她既得李家的银钱,又和心上人在一起,她是最不应该抱怨的人,因为她是一切事端的始作俑者,她的不幸是她自找的,怨不得人。

  李家没错,所以不惊不惧,他们家还有个当官的,孙家一群市井小民招惹得起吗?先打三十大板再说。

  用想的当然豪气,可是真要面对嘛,就……

  “呃……二弟,你个头大,挨得起几棒,你先走。”李德生自认“年老体虚”,还是压后比较妥当。

  闻言,李茂生差点跌个狗吃屎,脸上乌云密布,他哥那弥勒佛一般的老好人,居然左右各一手护着妻子、女儿,却推亲弟弟去死,他真是个好哥哥呀!

  “爹、叔叔,孙家在小姑姑这件事上是做得不妥当,可他们不是穷凶极恶的匪徒,你们犯不着一副人家来寻仇的样子,咱们家门口还有衙役守着呢!”哭笑不得的李亚男提醒自家长辈,他们家有个县太爷,哪个眼瞎的百姓敢打上门?

  两个加起来七十岁的兄弟一脸羞窘,一个刚升七品官,一个闲到蛋疼的老爷子,两人出门都只带随从和家丁,一时没想到县太爷是官派衙役保护,三班轮流值勤。

  真是被孙家的人气到脑壳都疼了,记性也变差,忘了民不与官斗,再凶暴的匪类也不敢冲到县官家喊打喊杀。

  除了岳书月是孕妇,怕不小心被冲撞到外,李家老老少少都到了门口,包括刚满十一岁的李明楠,人少靠气势,凑个人数也好,好歹也是个小壮丁。

  但是所有人都傻眼了,这是怎么回事,孙家人都脑子抽风了吗?背上背个荆条干什么,荆上还有倒刺呢!

  “负荆请罪。”

  李茂生睨了侄女一眼,那眼神是在说:我看见了,用不着你多此一言。接着他清了清喉咙,轻咳两声。“请问你们这是干什么?要给我送礼也早了些,起码等太阳西落后,我才好留你们便饭。”

  李亚男提醒道:“要说本官。”叔叔,你的官威呢?该摆出来的时候就要摆,省了也不会生银子。

  李茂生又睨了侄女一眼,“乖,一边玩去,大人做事,小孩闭嘴。”

  叔叔,你不仁慈,歧视小辈。李亚男用眼神唾弃他。

  “叔叔,小侄和小侄的爹娘是来认错的,我们不该行鬼祟之事,特意登门致歉,请叔叔与李家众人见谅。”孙子逸声音宏亮,中气十足,三条街内的街坊都听得见。

  他是故意的,好让全城百姓都晓得孙家的诚意。

  其实他是用丹田发声,浑厚绵长,让声音能传得远,深入每个听的人的耳朵里,利用人的同情心将这件败德的事圆过去。

  “谁是你叔叔,别叫得太热络,我……本官是地方官,有事到衙门申诉,击鼓滚钉床,本官自会升堂。”李茂生擅自将击鼓鸣冤改成击鼓滚钉床,意在威胁孙子逸少拿两家交情作文章。

  “这是私事,并非公事,敬请叔叔原谅小侄的自作主张,恳请你给我们一个机会告罪。”叔叔呀,我们没什么深仇大恨,滚钉床太惨无人道了。

  李茂生冷笑一声,往孙家人面前一站。“当年你们可没给本官机会,一句杀人凶手就定了本官的罪,本官的冤屈要向谁申诉?!你们哪一个曾站出来替本官说话?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