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二


  “姨娘,你错了,不是每个女人都像李亚男那么能干,她敢拚敢冲,敢跟男人叫阵。换了其他人,我几句话就能让他们夫妻失和,两人不同心,我们的机会就来了。”

  “如果让你娶她……”不就压了大少爷一头?

  孙少逸不是没动过这个念头,可是李亚男根本瞧不起他,说他是做坏的酱,酸的,甚至认为他的成就仅只于看诊大夫。“她连大哥都不肯点头了,怎么可能看得上我?这话别说了,省得惹人笑话,不过能让大哥得不到想要的,铩羽而归,对我们可就有利多了。”

  若是大哥能像李家二爷一样想不开,突发奇想的要出家,那他便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,日后的家主。

  “那你小姑姑那边……没问题吧?”孙翠娘真的敢再出现在众人面前吗?那不就等于自打嘴巴?

  孙少逸冷酷的道:“姨娘不晓得吧,唐家也盯着榈城县令的位置,唐家姑丈花了不少银两打点,眼看着就要水到渠成了,硬是被李家二爷插了进来,他们对李家可是痛恨极了,巴不得给人添沙填土。”

  小姑姑更是后悔看错人,想试着和李大人讲和,看能不能回到从前,他才一提起,她两眼立即发亮,在听闻李茂生未有子嗣时,昔日张狂得不可一世的孙翠娘又回来了。

  就在孙少逸打算联合自家小姑姑算计李家之际,李家也掀起惊涛骇浪的风暴,他们无法相信孙家竟会卑劣至此,让孙二小姐假死,把过错全推给李家,让李家人饱受桐城百姓的唾弃和攻讦。

  “太过分了,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做,不嫁就不嫁嘛!我们家也算是积善人家,铺桥造路没少做过,难道还会强娶民女不成?他们把我们看成什么人了,无所不用其极的小人吗?”

  连李家最没主见、最滥好人的李德生都生气了,可见这事态有多严重,他气得头顶冒烟,两颗眼珠子都是红的,双手握拳一副要跟人拼命的态势。

  “亚亚,你说的此事可真?”比较冷静的李茂生面容冷肃,但颈边浮动的青筋仍泄露他的怒不可遏。

  李亚男端着苦笑按住母亲,以免她跳起来直接冲去孙家讨公道。“原本我一听到是孙家小姑姑的女儿也傻眼了,以为是我听错了。”

  “所以孙翠娘真的没死?”李茂生没想到真相竟是这般丑陋,她无心于他直说便是,何须上演这么一龅戏,根本就是把人当傻子戏弄。

  “我看了那女童一眼还真吓了一跳,女童只是脸小了点,个子矮了一截,但五官和孙家小姑姑根本一模一样,连那两道盛气凌人的柳眉都像极了。”母女俩都有种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傲气,不会向人低头。

  当初她就不赞成叔叔和孙家小姑姑的婚事,李家的人太心善了,而孙家小姑姑有点势利眼,可是她人小言微,而叔叔又处于老房子失火般无可救药的狂热中,她的意见不被采纳。

  “看来是我们被孙家骗了,他们还有模有样的设置灵堂,迎棺游街下葬城郊的墓园,我还为她哭了一场,觉得年纪轻轻就死了太可怜。”结果眼泪全白流了,白肿了一双眼。

  李夫人挥挥手让女儿放手,表示她不会冲动,年纪大了跑不动,没法挥动扫帚到人家家里理论。

  “是呀,我们还认为对不住人家,想到灵堂上炷香,可孙家的下人拦着不给进,还说他们家小姐死不瞑目,谁造的孽谁就半夜等着被索魂。”明明小时候是玉雪可爱的小姑娘,嗓音甜糯的喊他德生哥哥,怎么长大心性大变,这么下作的手段也使得出来,再说了,她“死”就“死”嘛,干么要拖累他家老二的名声,差点把他的仕途也毁了。

  “真要死不瞑目我还说她高节,可她还生了一个女儿——心肝呀!你说她女儿几岁了?”人善被人欺,孙家丫头太可恨了!

  “娘,冷静,六岁了。”李亚男特意问过了那小女童的生辰,是孙翠娘死后八个月生下来的。

  “听听,这不是无媒苟合吗?还弄出个私生子,想她那时还没和小叔解除婚约就与人私通了,亏她还有脸装出页节烈妇的模样,真是不知羞耻!”李夫人越骂越痛心。

  孙家小姑娘是她从小看到大的,她可没少疼人家,却得到这样的回报,养条狗都会对着主人摇摇尾巴,何况是人?不思感恩图报也就算了,还反过来狠咬一口。

  “娘,二婶母在,你小声点。”别太激动了,吓到孕妇可就不好了。

  一经女儿提醒,李夫人才一脸尴尬的看向弟媳。“书月呀,这是小叔子成亲前犯的蠢事,别看他现在处事圆滑,能言善道,以前就是一根筋的二愣子,不会看人。你就很好,别的人也比不上。”她所谓别的人是已经受报应的孙翠娘。

  李茂生冷肃的面容一柔,轻握身侧妻子柔若无骨的小手,眼中有着夫妻同患难、共富贵的情意。

  “大嫂放心,人总有过去,茂生现在娶的是我,我们会共同承担曾经或即将发生的事。”温婉动人的岳书月浅浅一笑,反握住丈夫的手,眼底透着坚靭和坚定。

  “哎呀!傻人有傻福,我们这愣小子是娶到了好媳妇,当年退婚退得好,不然就被人坑大了。”李夫人直庆幸,没真娶孙家的闺女,否则吃了暗亏还替人养孩子,养大了叫别人爹。

  “大嫂,你别笑话我了,我哪是傻,是不相信有人拿死开玩笑,谁料得到翠……孙姑娘的死是一场骗局,还以为是我的一时冲动害死她。”堆积在李茂生心里多年的愧疚和自责,这会儿终于可以消除了,顿感心头一轻的他忍不住笑出声,眉眼之间是无比轻快。

  “叔叔,你要感谢我,是我的功劳。”李亚男毫不谦虚的指向自己,大剌剌地邀功。

  “是,你的功劳最大,要不是你点醒我,还有咱们李家这一家子的事要扛,我也不会有今日的荣景,娶到你二婶母这么貌美如花的好妻子,你真是大功臣。”李茂生真心称赞也着实感激。

  “不害臊。”岳书月俏脸微红,轻捏了下丈夫的手,不好意思承认她有丈夫说的这样好,她身为妻子,丈夫好她才会好,夫荣妻贵嘛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