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九


  一推行之后,客人虽然依旧络绎不绝,但显然井然有序多了,每个人挑选自己喜欢的糕点,不用争抢,不用因为吃不到而懊恼。

  李亚男等人此时待在糕饼铺二楼的雅间,吃着新开发的糕饼,喝着加了腌梅的冷茶,说是试新品,其实是找着空闲聚聚,聊聊近况。

  “什么十八次?”

  十八这个数字很敏感,李亚男马上联想到孙子逸身上的十八道伤痕……喔!不对,是十九道,近日多了胸口一道,还是她亲手替他缝伤口、拆的线,瘉合的状况很好,只留下细细的疤痕。

  “你的叹息次数呀!亚亚,我和丹丹在这儿坐了一住香了,你却眼神空洞,频频走神,我们跟你说什么都听不进去,只会嗯、发怔、点头、叹气。”搞得她们也想叹气。

  “有吗?”李亚男愣愣的反问。

  她是觉得不太能保持专注,要处理的事太多了,嫂子一进门,她想把当铺的事分一半给她,让她管管帐,还有田里的粮食一收割,种一季小奢、包谷、买庄子、置宅子、攒银子……条条件件都是事,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。

  但是最教她烦心的是老在她面前晃的那个人,他动不动问她几时出嫁,他好遣媒人上门议婚,他急着想把她“就地正法”。

  有这般无赖的男子吗?偏他就是,让她忙得晕头转向的时候还不时想着他,想他此时在干什么,是不是又要伤了,有没有卷入皇子们的纷争,五皇子又差他做了什么……总之,她的心很乱,千头万绪找不到线头。

  其实你逃避的是你自己。

  蓦地,老和尚的话飘进她一片混沌的大脑之中,或许他说对了,她在逃避,害怕承诺,毫无预警地从一世人穿越成另一世人,她惶恐、不知所措,顶着三岁小萝莉的身躯装伪小孩,她适应得很辛苦,吃饭、说话、走路都要从头学起,她等于是彻底变成另一个人。

  而后她接受了李亚男的身分,也融入新的家庭,甚至小小年纪己定下将来的伴侣,在她以为一切否极泰来、步入正轨的同时,命运又开了她一次玩笑,竹马走了,她被留下。

  也许潜意识里认为人生不会一直这么顺畅,总会出现些波波折折来嘲笑她,告诉她不要认为穿越人士有无所不能的优势,老天爷的一根手指就能让她回到原点。

  所以她不敢试,只想维持原样,她不愿被人牵着鼻子走,没有选择的一再重复旧路。

  朱丹丹肯定的点头。“有,你简直是魂不守舍,人在心不在,我真想用力摇醒你,让你赶快回神。”

  李亚男尴尬的微勾起唇。“没你们说的那么严重,你们跟我是什么交情,我用不着防备,所以我才把身子放松,脑子放空。”

  “不是因为他?”夏和若暧昧的一挑眉。那人可是不怕所有榈城百姓知晓他又吃“回头草”,大张旗鼓地表示想把李家当铺的大小姐娶回家。

  心虚的李亚男有点坐不住了,越想掩饰就越破绽百出。“哪、哪有!跟他有什么关系?孙、李两家不相往来己有多年,当铺和医馆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种行业。”

  该死的孙子逸,又来扰乱她的心。

  “我们可没指名道姓,只是说个‘他’而已,瞧你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的仇人来了。”咬下一口玫瑰松饼的朱丹丹揶揄道,看着一向跋扈霸气的好友慌了手脚,她觉得很有趣。

  夏和若也附和道:“可不就是仇人,让人心绪大乱,不知该报仇还是重修旧好的大仇人。亚亚,你就是想太多了,顺其自然不就好了?咱们终究是姑娘家,别什么事都一肩挑起,偶尔也放给男人去扛,把他们宠坏了是你的错。”

  李亚男眉头微微一皱,“你们不是来声讨我的吧?”果真误交损友啊!

  朱丹丹和夏和若想法一致的笑出声,一个爽朗,笑声如阳,一个含蓄,轻笑似月,小小的雅间里满是欢笑声。

  “你又想多了,只是看不惯你的作茧自缚,咱们桐城县找不出几个如孙家大少爷这般出色的男子,心高气傲的你,真肯将就见识涵养皆不如你的农家子弟吗?”朱丹丹切入重点。赘婿没什么不好,却硬不起脊梁骨,唯唯诺诺,她需要的是能让她感到安心的丈夫。

  夏和若也苦口婆心的劝道:“亚亚,我们不是说客,只是关心你,不想你自误误人,你问问自己,除了不能入赘外,孙子逸有什么不好,你真要将他从你身边推开?”她要想的是自己会不会后悔。

  李亚男听着两个好友的话,扪心自问,她到底在怕什么呢?可是她心绪纷乱,一时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便扯开了话题,“别说我的事了,我再想想就想得通了,倒是你们,最近过得好吗?家里还有没有再逼婚?”

  说到逼婚,三人有志一同地露出一张苦瓜脸,年纪到了,家里就急了,想尽办法要将滞销货销出去。

  “别再吓我了,我已经被逼到走投无路,我娘说我再不嫁人就要我嫁给表哥。”惊吓!她那表哥只会玩乐,当爱护表妹的表哥很好,但不适合做她夏和若的夫婿。

  “你还好呢,我爹直接叫来一群弟子排排站,说我看中哪个就挑哪个,谁敢不娶就挑断他的脚筋。”武馆千金也有她的烦恼。

  “唉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我娘也不提招赘的事,偏偏又整日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瞧。”好像怕有土匪上门抢亲似的。

  三人同时一叹,又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,对彼此的处境都心有戚戚焉。

  “对了,亚亚,我想拜托你一件事。”要瞒着家里人办成这件事,唯有她才做得到。

  “什么事?”朋友有难,挺力相助。

  夏和若取出一叠一百两的银票,推到李亚男面前。“你帮我买些地,我要置产。”

  “家里又闹了?”李亚男数了数,正好是这一季的分红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