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七


  真痛快呀!他也有以李家人自傲的一天,等哪天阖眼了,他算是对先人有个交代,不会再被痛骂是不肖子孙。

  他爹娘死前老是感慨儿孙不成器,盼着下一代能出人头地,可是盼到两腿一伸了,他们家除了老二和小女儿亚男外,还真没一个长进的,庸庸碌碌的混日子而已。

  没想到在宝贝女儿的鞭策下,居然还能再出一名秀才,原本他早就对长子不抱任何希望,可石头地里硬是开出一朵花来,把众人惊得眼珠子快掉下来,以为县府搞错了。

  “大哥,你喝多了,少喝一点,高兴归高兴,可别弄坏了身子,媳妇娶进门,你得康康健健的抱金孙。”年届三十的李茂生己有一身官威,显得沉稳持重,面相威严。

  “没喝多,就喝一坛子酒,亲家送的女儿红,不喝说不过去,我的身体我清楚得很,不妨事。”不是说得意须尽欢吗?这是欢喜呀!不醉不归才有诚意。

  “一坛子酒还不多?你打算醉死在酒坛里不成,别喝了,多吃点菜,有你爱吃的醋溜鱼片和黄山炖鸽,填点胃别空腹干饮。”喝得脸都红了,看得出他打出生至今,就数今天最快活了,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  “好,我听你的,不喝酒了,大哥我这辈子没什么出息,就你和亚亚撑起咱们这个家,没有你们,大哥哪做得起富贵闲人。”李德生抹了抹泪,儿子不行,总有个女儿撑门户,李家垮不了。

  “能做富贵闲人也是福气,瞧瞧你都三个儿女了,弟弟我膝下犹虚,早知道要个孩子这么难,当年就不该白耗那些时光。”想起从前的荒唐,李茂生也觉得自己很傻,何苦为了一个心系他人的女子自毁前程。

  “早叫你别那么傻了,你偏是不听,要不是亚亚劝住你,你都出家当和尚了。”想想他顶着一颗光头来化缘,李德生就忍不住哈哈大笑,他生了一个好女儿胜过十个儿子。

  李茂生尴尬的干笑。“当时不懂事,情字误人,好在有小侄女,弟弟才能娶到书月这么好的妻子。”

  “是呀,咱们家真亏得有亚亚,不然不晓得会变成什么样,她一听到你回桐城任职,又在城外买了五百亩田、一座庄子,以后有了收成就换成银子给你打点上下,咱们不贪污,做个好官。”清清白白的做人,当个廉正的官儿。

  一说到小侄女,李茂生是既感激又心疼。“这个孩子呀,总是想得比我们多,什么事都早一步准备好了。”

  他这些年能在官场上混得风生水起也是拜她所赐,她总能适时地传来消息,让他在犯错前及时修正,才能有个好官声。

  “所以孩子她娘才想着招赘,这么好的娃儿可不能便宜别人,得留在家里镇宅。”

  一听到“镇宅”两个字,李茂生想到某种祥兽,一时没忍住,朗笑出声。“嗯!招赘好,咱们家的小姑娘受不得委屈,她那性子只能留在家里,嫁出去是祸害,会把人家家搞得天翻地覆。”

  李亚男听到两人的对话,没好气的娇嗔道:“什么祸害,原来叔叔背地里是这么嫌弃我。”亏她还想给叔叔买座大宅子,日后接待官场中人也方便。

  她虽然爱财,但更在乎家人的感受,为了一家子平安快乐,她甘心劳心劳力的付出。

  “去去去,姑娘家不在后院待着,跑到宴席上干什么?回去陪你嫂子,给她端点吃的,人家嫁进咱们家可不是来受你这坏小姑欺凌。”李茂生半是教训半是调侃,取笑侄女性子野,没规矩。

  李亚男故意叹了一口气,“果然被嫌弃了,我失宠了,叔叔有了新人忘旧人,你喜新厌旧。”

  李茂生也玩兴大发,配合地一哼,“是嫌弃你,瞧瞧你,没个姑娘家的样子,我现在比较喜欢侄媳妇。”

  “叔叔,我接下来是不是该泪奔?”糟糕,挤不出眼泪。

  “奔吧!顺便把酒糟鸭信、腰果鹿丁给端走,你不是最爱吃这两样吗?”这丫头舌头刁,专挑好料的吃。

  “谢谢叔叔,就知道你疼我。”李亚男笑嘻嘻的端走两盘菜,走向后宅打算和新嫂子分享。

  她一走,两兄弟又谈起小辈的婚事。

  “大哥,你家丫头今年都十六了吧?”

  “是呀,她娘说等她大哥这事办完,也该为她相看人家了,她挑中了几家农户的次子,庄稼人老实,不起坏心眼,勤劳肯做事。”最重要的是听话。

  “嗯!听起来很不错,种田人有粮食吃就……”倏地,李茂生眼一眯,眸中迸出利光。“大哥,那个在宾客中走来走去的俊小子是谁家的?我记得他方才喊我叔叔,可我不记得咱们的亲戚有这孩子呀!”应该说没有这么出色的后生,也长得太招眼了。

  李德生醉眼迷蒙,一个看成两个,两个变四个,他看出去的人都是重影,看了好久才找到弟弟所指的人。“你说哪一个……喔!那一个呀!那是孙家的小子,以前常到我们家找亚亚玩的那个。”

  “他还敢来?!”李茂生目光凌厉的瞪着孙子逸。

  “这孩子乖巧、孝顺又有礼,一听咱们家办喜事,他连忙换上新衣赶来帮忙,你看他生得多俊。”要不是他是长子,配他女儿多好,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。

  李茂生脸色难看。“我们李家几时和孙家恢复往来了?难道你忘了他对小侄女做过什么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