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六


  匆匆掀了喜帕,还没瞧清楚新娘子的美丑,只瞧见一张白白的脸和殷红小嘴,新郎官就被拉出喜房。

  迎接他的是密密麻麻的人头……喔,说错了,是齐声祝贺的宾客,其中有一大半笑着跟他说恭喜的人他都不认识,而妹妹却一口一个周老板、陈东家’王掌柜地一一打招呼。

  唉,身为兄长却不如妹妹,他太惭愧了,看着妹妹与来客谈笑自若,只会死读书的他下定决心要跟妹妹多多学习,他是长子,要担一家生计。

  李亚男莫名打了个冷颤,感觉不是很好,她抬头看看天,晴空万里,湛蓝一片。

  “大舅子放心,壶中内有干坤,这叫鸳鸯壶,一边装的是酒,一边是清水,你记得往左转,保你千杯不醉。”这是孙子逸让人特制的,连壶里的酒都是薄酒,不易醉人,免得乐糊涂的新郎官转错边,醉得无法洞房。

  看,他多用心良苦,连心上人身边的亲朋都要打点,好增加好感,在必要时候替他说点好话。

  闻言,李明桐大乐,朝孙子逸点头大赞,“好妹婿,真有你的,我欠你一份人情……”

  啊!完了,他刚才喊了什么?

  没等李明桐后悔,阴险如狼的孙子逸笑着托起大舅子的手肘,带着他认人。“自家人不说二话,我也是帮着小小照顾你,难得的大日子可不能喝醉,嫂子还在新房等着你。”

  他的妻子,呵呵……李明桐猛地一回神,惊愕的问:“亚亚让你喊她小小?”

  从妹妹九岁起就不让人喊她小小,说她不小了,要长成大姑娘了,谁喊她小小她能十天半个月不理人。

  “小小没反对。”她只是发了“小小的”脾气。

  嗯!看来两人的仇化开了,他不用再提心吊胆的怕犯了妹妹的忌讳。“你帮我多提点些,别让我出大丑,一会儿找个机会把我拉走,一百桌敬下来我会虚脱的……”他还要留着体力洞房。

  “好的,大舅子,我就跟着你。”先把这个摆平了,接下来是……孙子逸眼睛一眯,看向其他的“准家人”。

  李老爷没什么主见,一切听夫人的:李夫人只要女儿说好,她就一个劲的好好好:李小弟给他几样京里的小玩意儿就倒戈了,一口一声姊夫:至于李家叔叔,应该也不算太难搞定。

  看来看去,最难缠的还是他的准娘子,她可是看过人生百态的。

  诱之以利?她不缺银子。

  动之以情?人家是铁石心肠。

  若要顽石点头,不花费一番功夫可不行。

  “好好好,有你跟着我就安心了,我们去大杀四方……”有个凡事设想周到的妹婿也不错,他妹妹轻省多了。

  这对妹婿、大舅子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冲进宾客群中,左敬一杯酒、右饮一杯酒,再来一杯,你敬我就喝,我喝你干杯,同样的鸳鸯壶孙子逸一共准备了十壶,喝完一壶就有人送上新壶,酒不空杯。

  不过即便是水,喝多了也会尿急,不知喝了多少杯的李明桐忍不住了,急着上茅房。

  另一边,主桌的席位也坐得满满的,虽然李家的人丁不旺,就李老爷兄弟两人,可加上地方耆老,几名县府的主簿、典史、师爷什么的,也是座无虚席,还差点坐不下,另开一桌给衙门的捕快、衙役。

  为什么会有官儿来呢?虽是小官也是官,县太爷以前也是九品的主簿,人家还能升七品官呢!

  也不知是李家二爷走了什么狗屎运还是遇到贵人了,他原本在花阳县当个小小的主簿,连当了几年,他都以为这辈子是主簿的命,打算再做个二十年再致仕。

  谁知天上掉下来馅饼砸到了他,榈城县的县令平调到离京城更近的知州,人口数多出三万,因此桐城的县太爷出缺。

  这时有人举荐他回桐城任县令,说他任内表现良好,爱民如子,不贪赃枉法,管起税收是一把好手,因是桐城在地子弟,更会为桐城百姓尽心,所以让他来地方官再恰当不过。

  当然也有不少人盯着桐城县老爷的位置,可是都被李茂生给挤走了,毕竟京里有人好办事嘛。

  所谓的“有人”,是指李亚男的义兄柳似南,他官任户部侍郎,他的妻妹嫁给吏部尚书的小儿子,吏部管人事任命,这叫你好、我好、大家好,咱们心照不宣,就给自己人了。

  于是李茂生这个掉芝麻捡肉饼的九品小官就高升了,连跳两级,成为桐城县的父母官,还赶上大侄子娶亲来就任,李家这可是连三喜。

  不过还有一喜在李二夫人的肚子里,成亲快三年了,子嗣艰难的李家终于又要添人口了,因为未满三个月,暂时秘而不宣,这喜讯只有李家人知情,不向外透露。

 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别人家生孩子像母鸡下蛋,年头一个,年尾一个,连生七、八个还要生,而李家要孩子得靠运气,三、五年才冒出一个,还养得很辛苦才能养大成人。

  祖祖辈数下来快六代人了,一本族谱写不到三页,这还有灌水的嫌疑,刻意把字写大好占位置,加上夸张的生平事蹟,每一代先祖的丰功伟业都记录得十分详尽,包括偷了邻居几颗鸡蛋而没被发现。

  “老二,喝!今天大哥我高兴,儿子娶媳妇又中秀才,你呢,当了咱们这地头的官儿,以后咱们李家扬眉吐气了,不愧对老是埋怨子孙没出息的列祖列宗!”李德生开心的道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