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四


  闻言,他难掩惊讶,没想到她对政局这般敏锐。“虚虚实实,实实虚虚,谁能说得通?我们的确藉着药材的买卖互通有无,但家里的药材生意我还是会接手,先固本才能谈其他。”

  “皇室的斗争你别搅和得太深,不要顾着外面的,防不了家里的,你那个弟弟时时刻刻都等着取代你,你要是再一心二用,只怕顾此失彼,得不偿失。”

  孙子逸笑眸一扬,不顾伤势地拥她入怀。“我的好小小,你果然是心疼我。”

  “放手、放手,搂搂抱抱成何体统!你不要以为我救了你就能任你上下其手。”李亚男桥颜绯红,气的。

  “我只是抱着,没有上下其手。”他一脸委屈,好像没付诸行动是他吃亏了,他得从其他地方找补。

  她气急败坏的拧他耳朵。“我是你能随便抱的人吗?你才好一点就想找死是不是?!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救你了。”

  “轻点,小小,耳朵要掉了。”孙子逸装出求铙的可怜模样,能屈能伸大丈夫,在心爱女子面前不必在乎顏面。

  李亚男好笑又好气,真想把他的耳朵给拧掉,这个无赖越来越得寸进尺了。“伤口缝好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“但我还没抱够你。”他就是不想走。

  “你是想让我唤人来把你抬出去?”那就丢脸了。

  孙子逸笑出声。“那你就真的非我不嫁了,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这瓜田李下……”要说没什么也没人相信,世人只信自己双眼所见。

  李亚男又羞又恼,脸色涨红。“再有下一次我绝对不救你!”

  “下一次我不会让自己受伤,看到你舍不得的神情,我好心疼。”

  他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担心他,从她毫不犹豫取出悟了大师所赠的丹药相救时,他知道她的心己倾向他。

  她从不问他为何受伤,是因为她害怕,不愿接受他也会死的事实,她再怎么恨他,却从没想过要他死,青梅竹马的感情不是说忘就忘得掉,他可是用心浇灌了她好些年。

  “你那是伤口痛,和心无关。”她一向实际,男人的花言巧语如画上烟柳,不是真的。

  孙子逸心满意足的将头枕在她双峰之间,眼底风流。“一样的痛,为了我的小小,我要保重自己。”

  “你要耍无赖耍到什么时候?”他当他今年才三岁吗?她家明楠都不做这么幼稚的行为,太丢人了。

  听出她极力忍耐,他忍不住低笑,“小小,嫁我可好?”

  “不嫁!”他凭什么认为她只能选择他?

  “那我娶你,可好?”

  “换汤不换药。”无趣。

  “生米煮成熟饭。”他浓眉一挑。

  “我把你砍成八块喂狗。”

  “舍得?”

  “我使刀不像射箭那么好,怕会砍得参差不齐,务必见谅。”骨连肉,砍不断,痛死他!

  孙子逸微眯起眼,瞅着她有些狡绘的笑容,真是最毒妇人心。

  李亚男不甘示弱的迎上他的目光,两人互看了好一会儿,她问道:“孙子逸,时辰不早了,你真的不走?”他若不走,她真动他不得,他伤得太重了。

  吁了一口气,他苦笑道:“我动不了。”

  “动不了?”

  “力气上不来。”他半边身子麻了。

  “什么叫力气上不来?”她小有怒气,敢情他又在找理由耍无赖了?

  脸色稍有好转的孙子逸仍显得虚弱。“点穴点太久,气血堵住了,得慢慢运气疏通。”

  “你现在这样子怎么运气?”就算她不懂武,但是武侠片看得可不少,他的情形根本不允许他动用内力,伤在胸口,一动就伤筋动脉,血流不止。

  看她着急的模样,他反倒笑了。“要么,你扶我离开,要么,你让我留下,我休息一下就有力气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是吃定我了!”李亚男气得咬牙切齿。

  “夫妻是一体的,不吃你还能吃谁?”孙子逸还真想吃了她,她此时的娇媚神态只有他一人瞧得见。

  她冷笑着两手开攻,掐拉他的脸皮。“你要是再在嘴上占我便宜,信不信我让你没脸没皮。”

  他用力点头,信!她不是正在做了吗?

  可怜的他,还没把娘子娶进门,夫权己尽丧。

  “我累了,不想和你周旋,勉强收留你一晚,天一亮你就得离开。”这已经是她最大的让步。

  闻言,孙子逸倏地两眼一亮。“睡你的床?”

  “想得美!”李亚男的春葱纤指指向窗户下的罗汉榻,她平时都躺在那儿看书。“睡榻。”

  聊胜于无。“你要来陪我吗?”

  回答他的是迎面而来的绦红色绣吉祥如意靠枕。

  “自己爬上去。”

  伤口会痛加上怕被李家的家丁发现,孙子逸不敢笑得太大声,但是从他起伏明显的胸口看得出来,他的心情非常愉悦。“小小,我头晕。”

  他原本是想博取同情,没想到手一撑着桌子站起身,顿时感觉四面墙向他压来,天旋地转的站不稳。

  蓦地,一双纤弱的细胳臂扶住他,旋转的黑洞才稍微停止,他小心的跨出一步,移向窗边。

  “失血过多的人不能突然站起,要缓缓起身。”李亚男捐过血,知道失衡的感受,心脏的血液送不到大脑,导致脑部暂时性缺氧,平躺一会儿就能恢复正常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