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三


  世事难预料,鸡蛋再细也有缝,何况人不可能没有弱点,再谨慎小心也难防有心人暗扯后腿。

  “他对你做了什么?”果然是教不乖,郑眉真的下场没能让他收敛,他变本加厉地另辟蹊径。

  “没什么,只是有意无意地暗示他是庶子,又是排行老二,家里不会反对他入赘。”看来他也听到李家招赘的消息,是不是该赞他一声能屈能伸?

  “那个混蛋,他竟敢打你的主意?!”孙子逸气愤得手紧握成拳,差点将价值不菲的夜明珠给捏碎。

  “打我主意的人不只他一个,以我李家当铺的声望,想人财两得的人不在少数,他们还在观望,一等时机成熟就展开攻势。”她不愁嫁,但想在一堆烂梨子当中挑颗好一点的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。

  “我不许,你只能嫁给我。”他霸气的宣示。

  李亚男笑着轻拍他的脸颊。“孩子,不要不切实际,是招赘,不嫁人,倒插门女婿才是我要的。”

  “五皇子?!”

  他怎么会和那厮混在一起?

  虽然她对政局不是很了解,也鲜少打探朝廷的动向,但身为一个对银子非常感兴趣的当铺小东家,她多少知道一些未来储君人选的小道消息,不一定全是真,但八九不离十。

  当今皇上儿子生得不算多,从大排到小七个儿子,大皇子之母是宫女出身,如今位阶美人:二皇子有耳疾,不在考量之中:三皇子的母亲是高高在上的薛贵妃,呼声最高,背后的资源也最丰富:四皇子是李婕妤所出,娘家父亲是工部尚书,不管粮也不管兵,与皇室的争位没有什么牵扯,但也不是没野心。

  至于五皇子就有点扯了,他的母妃是四妃之首的德妃,因妒触犯了龙颜而遭皇上冷落多年,听说她的德馨宫己形同冷宫,皇上不再涉足,五皇子也因此备受冷待:六皇子和大皇子是亲兄弟,两人一母同胞,做弟弟的当然全力力挺亲大哥,他们在朝廷上的势力最大,也最有可能问鼎,前提是两人不起内哄。

  七皇子还小,而且体弱多病,养不养得活还是个问题,暂时无夺嫡的能力,若是皇上活得久,而他又能身体康健,或许还能一搏,毕竟人家的娘是皇后,权倾后宫。

  由数字一排到数字七,谁都有可能朝皇位伸手,唯独五皇子是最默默无闻的一位,皇上从未正眼瞧过他,上有野心勃勃的大皇子,还有蓄势待发、实力坚强的三皇子,下有排挤他的六皇子,皇后所出的七皇子,五皇子的胜算不到一成。

  李亚男想了想,孙子逸无疑是自寻死路,他谁不投靠却挑了最弱的一个,一看就是给人垫背的,他能从逆境里冲出一条生路,那才叫老天无眼。

  “他和我同在南山书院上课。”

  闻言,她不自觉的说出心里的想法,“上了贼船。”

  孙子逸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,还当真被她说对了,同窗三年他才知道人家皇子的身分。“不过他不是坏人,颇有大才,相当关注百姓的生活,有贤名。”

  “哪个坏人脸上会大剌剌写着坏人两个字?多少伪君子顶着谦谦公子名号,人要到盖棺了才能论定,现在说还太早。”知人知面不知心,不到最后无法看清本性。

  康熙四子雍正不是很能忍,忍得人人都称赞他处事公正,结果一上位便大开杀戒,只一位十三爷得重用,其他皇子不是被杀、被囚,便是晚景凄凉,全无好下场。

  “你对人性的要求还是太严苛了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,人会不会变,无从置评,至少现在的他值得信任,我们不是拚着那个位置去,而是如你所言明哲保身,他在为自己找一条保命的退路,若真是大皇子或三皇子上位,他还能当个诸事不理的闲散王爷。”争与不争要看机缘。

  人无远虎,必有近忧,赵胤祥守着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,在皇子当中他的表现并不出色,也丝毫未流露对皇位的野心,因此在竞争激烈的夺嫡之争中,他一直是置身事外。

  但是人不可能完全不为以后着想,他也要防着其他兄弟赶尽杀绝,所以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是必要的,难保有一天就用得上,若是全无自保能力,只能伦为刀下鬼。

  孙子逸等人便是五皇子安排在民间的助力,五皇子不求能夺嫡成功,但最起码在他需要帮助时,会有人从背后拉他一把,让他不至于掉落无底深渊,还有机会扳回劣势。

  不做皇帝就封地当王,这是他们一开始的想法,因此孙子逸先去做一番布置,等哪天大势己定,五皇子便能有个安然无恙的地界安顿,不受威胁的度过余生。

  李亚男无法认同的冷嗤。“他的退路是拿你们的命来换,他倒是安心呀,一群奴才使唤得这般顺手。”

  孙子逸不禁失笑。“什么奴才,我们帮他,他也在帮我们,不然我们仁恩堂的药材怎会进得如此顺利?”

  要是没有地方官员的睁一眼闭一眼,高抬贵手的放行,光是官场上上下下的层层剥削,再加上一定程度的“孝敬”,好的药材到了他手上也没利润可言,全进了官员银袋。

  她一听,细眉不由得颦起。“你是说你南下购买药材是一虚,实际上是替五皇子设立江南据点?”好方便传递消息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