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一


  她的手一顿,面容看不出喜怒。“你们俩又做了什么?”

  “上次追杀我的人已经全死了,没人认出我,但是熊老呆……其实他叫萧南祈,追杀他的人还活着,刚好追到桐城来,我为了掩护他离开,中了一剑。”

  密信和地形图顺利送到五皇子手中,但是生性狡猾的三皇子知晓事迹败露,便命人炸毁矿脉,将所有知情人杀光,铁矿迅速的转移,不知去向。

  在死无对证又查不到物证的情况下,五皇子便将此事压下,并未告知皇上,三皇子的人照样活络,真心要逮到坏其好事的家伙,对萧南祈的追杀令始终没有撤销。

  “剑要是再刺得深一寸,你就没命了。”他的伤口很深,不缝合不行,但是……她没做过呀!

  她看过同梯的选手因拉弓太满弦断割手,缝了七、八针,但看是一回事,做又是一回事,她手边又没有缝合伤口的医疗器具,突地,她看向绣绷旁的针线,眼神略有迟疑。

  “别担心,我撑得住。”孙子逸逞强一笑,但面上早已毫无血色。

  看他故作无事人的安抚她,气极的李亚男恼怒的用力一拧他耳朵。“撑得住才有鬼!要不是刚才我给你服了老和尚给的药丸,你此时早就趴下了,哪还有力气逞强。”

  “小小,我痛……”

  她以为他是伤口痛,连忙把手放开,检查他的受伤情形。“我不知道行不行,但总要试试,你的伤口若不缝合,一会儿穴道解开又会开始出血,人的血量有限,流完了就没了。”

  “我也没做过,只好死马当活马医,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。”有一线希望就要试,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血尽而亡。

  真是欠了他的……李亚男,边在心里埋怨,一边开始准备缝合工具,她屋里摆了烧酒是为了蒸馏花露水,没想到花露水还没用上,他的伤口倒是先用上了。

  “你放手去做,我相信你。”孙子逸眼也不眨的凝视着她,看得她芙蓉似的娇顏渐渐染上酡红。

  “孙子逸,你给我好好地活着,你要是敢死了,我绝对铙不了你!”他怎么这么可恶,无时无刻都记得撩拨她的心。

  随着一日日的相处,当年的那些恩恩怨怨还剩下多少她未去细数,但人非草木,岂会感受不到他对她的好,那积怨已久的阴霾一点一滴被侵蚀掉,滴水穿石般的出现一个洞,慢慢扩散,终至石穿水漏,渐露曙光。

  她对他没有恨,有的是深深的埋怨,可是他几次的遇险,徘徊在生死关头,让她再大的怨气也逐渐淡化了,没有什么事比活着更重要。

  她虽然很会记恨,但也相当念旧,她想起他往日对她的呵护,小心翼翼讨好的模样,以及他事事以她为先,护在她身前的痩小身躯,他其实很正直,爱打抱不平,有股天下之大,舍我其谁的侠气。

 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,如果遭到退婚的是她叔叔,她也会气愤难平。

  淡淡的泪光流转着,映着李亚男泛红的眼眶。

  见状,孙子逸咧嘴一笑,眼中有着浓浓情意。“还没娶到你,我哪舍得死。”

  “贫嘴!”李亚男杏目一横,但不像以往被他逗弄时那么恼怒,她现在一心研究他的伤口要怎么缝,从哪里下针。

  因为快入冬了,到了夜里会有些寒意,轻雾会在她入睡前点一盆炭火放在床头下,驱驱屋内的寒气,里头的银霜炭能烧上大半夜,她便用未熄的炭盆煮开两碗茶水,等水滚沸后放入针和线,先做一次杀菌消毒,避免伤口感染。

  然后正式上场了。

  她将整瓶烧酒往他的伤口淋去,灭菌的同时也有清洗的作用,接着她开始替他缝伤口。

  “嘶!”孙子逸的身子因为剧痛而倏地绷紧,脸色比刚才还要透白,额头的汗不住冒出。

  “忍着,你以为在绣花吗?是缝你的肉,只要你没死透,都会痛到想死。”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以身涉险。

  孙子逸是面朝里屋,手里捧着巴掌大的夜明珠,珠光只照亮他身前的方寸地,透不到外头,外面巡夜的家丁没察觉到异样,根本没发现小姐屋子里有男人。

  唯有警觉性较高的轻寒感觉到一丝不对劲,她略有不安的起身查探,无意间听见小姐屋子里有其他人的声音,她从门缝偷看,看到有些熟悉的背影,再瞧见小姐面对熟人那种爱之深、责之切的悍然神情,她悄悄的退了出去,守在屋外。

  “我……嗯!还忍得住……小小,轻点,你确定你是在救我,而不是在折磨我?”他的肉不是繍布,瞧她缝得手不抖、指不颤,行云流水,不知情的人还当她做过上百回。

  “安静,不要吵我,我现在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,要是缝歪了,别怪我在你胸口留下一条蜈蚣。”她真的很慌乱,人都僵硬得笑不出来,表面上的平静是装的,唬唬人可以,但骗不了自己。

  痛得皮肉抽紧的孙子逸仍笑得轻柔,眼中的纵容只为一人。“就算是歪七扭八的缝线,只要是你缝的,我都觉得像绣花一样好看,一辈子留在我身上。”

  “你是什么意思,嫌我的绣工差?”李亚男的声音没有以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,多了一丝女子的柔媚。

  闻言,他轻笑,眼底的情意更浓。“世上再也没有比我的小小更好的女子,得之,我幸。”

  “呸!你还真敢想,我娘最近忙着大哥的婚事,等她一得空,我家的赘婿人选定会排到你家门口,你想报名还没位置下脚。”沖着李家的财产,稍有心思的男人都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。

  “我直接收买你娘,如何?从前她说过我是她最满意的小女婿。”就像丈母娘看女婿,他从头到脚没一处不好,完美得像为她女儿量身打造,她喜得逢人便介绍“这是我女婿”。

  李家人是真心接纳他,不因他年纪小而有所排挤,若非他自己搞砸了,李家上下一致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双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