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


  “我对你还算了解,你不是占人便宜而不负责的人,而且你那个表妹呀,说句实在话,若她是我表妹,我一掌拍死她。”眼光浅薄,心胸狭窄,有貌无脑,心狠手辣。孙子逸满意的勾起唇,怂恿道:“要不要去看个热闹?”

  李亚男爽快的摇头。“不要。”

  那是他们孙家的家事,说不定还是家丑,她一个外人去了,孙家以后还要不要抬头见人啊?

  “真不要?”

  “不要。”他要问几遍啊?烦!

  “会很有趣。”孙子逸就是想让她亲眼瞧瞧,当面还他清白。

  “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过两天我就会知晓是什么情况了,何必现在去惹人厌。”孙家的人不见得乐于见到她。

  “谁敢讨厌你?”他先把人灭了。

  难得没兴致的李亚男摇摇莹润小手,不太秀气的抬高腿,蹬上李家停在路边的马车,轻寒随即跟上,接着李亚男低喊一声“走”,中年车夫一扬马鞭,四只马蹄由慢而快的飞驰。

  待马车走远,孙子逸才看向一头汗的孙七郎,两人无马也无车,安步当车,当他们回到城里,已是两个时辰后。

  可想而知,此时的孙家已经闹得沸腾,孙玉娘号晦,郑眉真轻泣,母女俩哭得彷佛家人要出殡似的。

  坐在上位的孙夫人频频按压额侧,太阳穴隐隐抽疼。

  梅姨娘坐在孙老爷下首,幸灾乐祸的勾唇,她的一儿一女孙少逸、孙少莲一左一右的站在她身后,同样是眉眼勾“谁说我始乱终弃来着?”

  看到儿子出现,孙夫人终于松了一口气,“子逸,你快来看看,这是……唉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  当母亲的是绝对站在儿子这一边,她不相信儿子的品性会离谱到对自家表妹下手,他又不是瞎了眼。

  其实孙老爷也认同妻子的看法,自个儿的儿子有什么不清楚的,倒是大姊母女的品性才值得商榷。

  郑眉真含羞带怯的想说她有孕了,想用孩子逼孙子逸娶她为妻,谁知她才刚起了个头就被一脚踹飞。

  “当年我小姑姑就是因为被李家退婚而以死明节,既然你的名声已经败坏,你可以学学小姑姑的做法,我会在小姑姑的墓旁替你修一座大坟的。”

  看到口吐鲜血的郑眉真,梅姨娘母子俩心中大骇。

  §第九章+二度受重伤

  咦,什么味道?

  好像是——血腥味?!

  原本睡得正熟的李亚男忽地感觉到胸口莫名发闷,彷佛压了一块巨石,有点喘不过气来,隐隐约约一抽一抽地,不是痛,而像是被什么堵塞了。

  她脑袋清醒过来的同时,一股很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,她不敢一下子就睁开眼,藉着翻身的动作悄悄掀开些许眼缝。

  四方格子窗户半开,透进柔和的月光,屋内并未完全黑沉一片,仍可看见些微的影子晃动,一道人影就坐在黄花梨木桌前,一手捂着胸口,吃力的拿着茶壶倒水,持杯的手有些不稳,杯里的水顺着嘴边滑出,黑影因吃痛而大口喘息。

  很想当没瞧见的李亚男忍不住倒抽了口气。

  “我知道你醒了,别装睡,快起来帮我包紮,不然我真要死在你屋里了。”他原本只想看她一眼就走,没打算吵醒她。

  “你……你是孙子逸?!”他居然敢潜入她的寝房?!谁借他天大的胆子?

  桐城县的治安很好,少有宵小,不习惯门外有人的李亚男也就没让丫鬟守夜,反正夜里会有家丁巡夜,怎知防得了小贼,防不了高来高去的习武者。

  “我受伤了,伤在左胸,你这里应该有药,顺便帮我上点药吧!”孙子逸轻声一咳,咳出满手血丝。

  “你还真顺便,当我这里是药铺吗?自家开的是医馆,为什么不备些常用药在身上,你以为你有几条命好玩,每一次都能安然无事的度过……”

  披衣下床的李亚男忍不住唠叨两句,她取出放在枕头底下玉匣子里的夜明珠一照,顿时,她的声音止住了,杏目瞪圆,浅浅的呼吸凝结,在光芒照射下,她看到的是一具血人。

  “吓到你了?”他苦笑道。

  她没有回话,随即往五斗柜走去,打开最下面的抽屉,摸出一个青色小瓷瓶,倒出一粒白色小药丸,接着她来到他面前,命令道:“吞下去。”

  孙子逸顺水一服,嘴里有股浓重的药味。“我点了伤口周边的大穴,血算是止住了,只是看起来很吓人。”

  “这就表示你还是会继续流血,长期闭穴,伤口四周的肉会坏死,没清创会死,清了也不一定活得了,失血过多谁也救不了。”他需要的是输血,这一身的血是流了多少?

  “你怎么懂得这么多?”不会医理的她居然知晓治疗过程。

  “我晓得你差不多快挂了,流了这么多的血还不到你家的医馆医治,跑到我这里干什么?难道你连死都要拖累我吗?”李亚男动作粗暴地用剪刀剪开他的衣服,露出血肉翻红的狰狞伤口。

  “不全是我的血,还有那天你见到的熊老呆的血,我只是忽然想见你。”如果他真的死了,他会非常遗憾死前没有见她最后一面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