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九


  孙子逸望着她张狂的模样,只觉得好笑。“小小,你让我越来越无法自拔了,小心点,大意失荆州。”

  “你这是在提醒我提防你吗?”他还能潜入她的闺房行不轨之举不成?她想,他应该还不至于这么胆大妄为。

  怎料他居然颔首。“是该防。”防他偷心。

  “啐!有胆你就来,我让轻寒一剑刺穿你的肩胛骨!”李亚男学着轻寒比划剑招,但她毕竟没学过武,使的是花架子,且小径并不宽,路面崎岖不平,她为了闪避身侧的孙子逸,一脚踩在长满苔藓的石头上,整个人重心不稳往后倒。

  她吓了一跳,已经做好抱头、翻滚的保护动作,这种危急自救法是她在野外求生课学到的,谁知她竟跌落在一只伸过来的臂膀上头,正面迎向一张带着笑意的俊颜,她顿时有种羊入虎口的羞臊感。

  “小小,你抱头做什么?”她的反应太不寻常了,一般人若是不慎滑跤,通常是慌张失措的伸手乱抓,她这样子是打算就地一滚吗?

  他不得不说她的方式是正确的,这样才能防止跌倒时撞到头,避免不必要的伤害,但是别说女子了,就连本朝男子也没学过这种避难招式,他还是头一回见识到。

  “抱头好免得你趁机踢我一脚,谁知道你是君子还是小人,你叫我防你,我当然要先自保。”李亚男藉口编得顺溜,把责任全推到他身上。

  闻言,孙子逸有些哭笑不得。“你要试着相信我,有我在你身边,怎么可能允许你出事。”

  “以前你也说过这样的话,可是……”全都不算数。

  “打住,我是说从此刻开始,我若是再言而无信,我让你一剑刺进心窝。”他比着心窝,做出用力一刺的动作。

  “我又不是杀人魔。”李亚男小声嘀咕,这年头杀人是要偿命的,他分明是在害她。

  “小姐,发生什么事了?”小径旁钻出一道藕荷色身影,轻寒杀气腾腾地瞪向扣在小姐腰上的大手。

  “没事,我……你还不放手!扶上瘾了是不是?!”一站稳,李亚男急着想要拨开搂着她腰的“脏东西”。

  “是不太想放开。”孙子逸虽是这么说,但还是放手了。

  手中一空,他顿时有种心爱之物被人剥夺的失落感,但此时他们已经到了山脚,入寺的山门离小径出口并不远,有少数的香客要上山礼佛,他再与她拉拉扯扯,恐会落人口实,他必须为她的名声着想,不过他也算赚到满手女儿香,她细软的柳腰犹留余温在手心。

  “小姐,要不要奴婢杀了他?”轻寒冷冷的问道。

  孙子逸心一惊,吓!怎么连丫鬟也这么凶残,婢似主子,全是心狠的,剑身开锋过就迫不及待想嗜血,是吧?

  “算了,是我没注意到路上有石头,一脚踩了上去,他刚好扶了我一把。”她养的是丫鬟,不是杀手,动不动喊打喊杀,真教人忧心。

  “算你这丫头有良心,没有胡乱栽赃我。”他不自觉地往她头上揉去,而且还揉到了,两人同时一怔。

  李亚男懊恼不己,她怎么忘了避开,她的语气显得生硬,好似梗了一颗核桃在喉间,“把……把你的手拿开!”

  不揉白不揉,孙子逸又揉了几把,眼底的笑意像蓄满的湖水,快往外溢出。“小小,等我去娶你。”

  “休想!”李亚男稚气地用双手朝他打了个大叉叉。

  “小小……”怎么办?她真是越看越可爱,真想把她带回家藏起来,免得被其他人瞧见她小女儿的娇态。

  “大少爷,快回去,家里出事了!”一名十七、八岁的小厮喘着大气,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。

  “出了什么事?”孙子逸眉头一蹙,他一早出门府里平静如常,没有一丝生乱的迹象,难道又是梅姨娘母子?

  “是大姑奶奶来了。”是个让下人胆寒的外嫁女。

  “大姑姑?”她来干什么?难道郑家终于受不了她的泼妇行径,决定休了她?那可不妙,祸害完夫家,再当搅屎棒回娘家,一个梅姨娘已经够让他娘疲于应付,要是再来个大姑子,后宅哪还有安宁可言。

  “她带着表小姐回来,说……”孙七郎吞吞吐吐的,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。

  “说什么?”大姑姑的个性是唯恐天下不乱,没事则己,一有事便会闹得天翻地覆。

  “说要向大少爷你讨回公道,说你始乱终弃。”说完,孙七郎赶紧低下头,黑脸涨成猪肝色。

  连他一个下人都看不上性子泼辣的表小姐,何况他家少爷是何等风采的人物,岂会瞧上见到男人就投怀送抱的女子。

  “始乱终弃?”孙子逸笑了,却笑得令人胆寒。

  郑家倒是真敢,真当他是当年鲁莽行事的无知少年吗?

  “啧!你也有今天呀,被人赖上的滋味如何?桃花不开,来了一朵烂菊花,你的运气不是普通的好。”李亚男毫不客气的嘲讽道。她就被他缠得快喘不过气,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,她快被烦死了。

  “你相信我?”孙子逸俊挺的眉一扬,看得出他阴沉的神情瞬间转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