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二


  见她要走,孙子逸自是要起身相送,他不可能让她一个人离开,只是刚走到包厢门口,手还没触到门板,门就被推开了,几名男女神情各异的走了进来。

  “我就说听见有人喊禽兽孙子逸,果不其然,大哥就在里面,不过大哥你几时变成禽兽了,喊这话的人未免太失礼,我们孙家以济世为先,岂会允许后辈子孙行猪狗不如的行榨。”孙少逸嘲讽道。

  高高在上的大少爷也有被人当众羞辱的一天,也是,他也该由神坛走下来,换人上位了。

  “二弟,你口不渴吗?”口水乱喷,一说就是一大串。

  一抹阴沉快速自孙少逸的眼底闪过,随即他像换了个人似的,谦和一笑,语气轻如三月春风,“大哥刚回来怎么不休息几日,爹娘担心你长途跋涉会累坏身子。”

  “我是想多休息几日,可是有人如同耗子般不安分,我刚返家就急着钻洞,唯恐满介的大米被搬空,正打算五鬼搬运,悄悄地挪走。”二弟那些迫不及待的小动作太可笑了,他是懒得理会,由着他去折腾,看能翻出多大的浪。

  孙少逸脸色微变,眼角扫过李亚男主仆三人。“李大小姐也在,真是教人稀奇,你和家兄不是闹得水火不容,今日怎会毫无烟硝味的同处一室?莫非两人和解了,咱们桐城又要平添美事一桩?”

  “在商言商,我收了一批药材的典当品,正巧仁恩堂有需要,我索性找你大哥谈,毕竟他有权决定收不收。”李亚男的意思是,毛头娃儿滚一边,大人谈生意没你的分,虽然你是孙家少爷,但庶出与嫡出是不在同一个等级上,他还没资格收她的货。

  这年头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会发生,前阵子北方来的商人运来大批的黄耆、山蔘、雪蛤、三七等药材,本来要前往京城贩售,谁知途经桐城,二当家突然发病,而且病得不轻,大当家和二当家是亲兄弟,怎?么也不肯抛下生重病的弟弟。

  但是他们身上的银两并不多,看病要花钱,大当家急得头发都发白了,后来投宿的客栈小二告诉他可以找上李家当铺,李大小姐虽然为人凶悍但仗义二乐材也能典当。

  李亚男以高于成本价的两成接受典当,药材商人欣喜的感谢再感谢,他运到京城也顶多再加一成价,扣去运费和来回开销,其实他还赚不到两成,她此举是帮了他。

  没几天二当家的病好了,两兄弟带着一干手下返回边城,他俩又再一次来答谢,把李亚男弄得很不好意思。

  因为桐城附近的几个县城都急需药材,各大药铺、医馆高价收购人蔘、三七、黄耆、雪蛤,仁恩堂也派人来问过,开出高于市价五成的价格,但她还在考虎。

  一转手,她最少能赚七千两,可是她还在评估谁的出价高,价高者得,生意人不赚钱还做什么生意?

  她这话一说出口,原本要挑拨两人之间闹得更僵的孙少逸,装出的温和脸色瞬间布满恨意,似要扑向她和孙子逸,将他们同时撕成碎片,不过他强忍了下来,忍得极其辛苦,和兄长有三分相似的面容微微扭曲,上下两排牙咬得脸部肌肉都绷紧。

  “原来你那一批药材是要留给大哥的,这也难怪了,听说你们两个打小感情就好,要不是他失心疯的推你下水,说不定你早就是我的大嫂了。”孙少逸说是这样说,心里却冷笑的想着,谁不晓得你李家大小姐的小心眼,被推下水这件事,你难道真能完全不介意?三哥……”

  孙少逸身后一名容貌秀妍的女子拉了拉他的衣衫下摆,同是梅姨娘所出的孙少莲看向一脸不快的表姊郑眉真。

  孙家有两位姑奶奶,长女孙玉娘,嫁给一名药商为续弦,先头那一位己有两子一女,郑眉真是她头一个女儿,底下还有两个弟弟,而小姑奶奶便是孙翠娘。

  两姊妹相差十三岁,孙翠娘若没死,如今也有二十好几了,而郑眉真今年十七,以女子来说算是大龄闺女。

  “啊!我都忘了眉真表妹,大哥,你还记得大姑姑家的表妹吧?她小时候常说长大要嫁给你为妻,你看她都等了这么些年了,要不要年底就把亲事办了,好亲上加亲?”不怀好意的孙少逸刻意把自幼爱慕大哥的表妹给推出去,他就是要给兄长添堵,恶心恶心他,另一方面也要试试李亚男的反应,看看他们是否会“旧情复燃”。

  郑眉真瞪着情敌李亚男时是一脸凶恶,可是一转头看向孙子逸,娇喊一声,“大表哥。”立即害羞的低下头,娇顏羞红,轻抛眼波。

  “二弟,你若急着娶亲,我会向娘提一提,亲上加亲是不错的提议,让她请媒人去一趟郑家,是大哥的不是,大哥耽误你了。”想算计他?真是佛没请来,请来索命小鬼。

  “大哥!”孙少逸大惊,没想到居然会被反将一军。

  李亚男是榈城的悍妇,她的悍在明面上,有目共睹,只要不主动招惹她,放下身段好好跟她说,她还是讲理的,但是郑眉真十七岁还没说人家,对孙子逸有私心是一说,真正的原因是没人上门提亲,她不只刁钻蛮横还善妒,举凡家中貌美的丫鬟,一个个都难逃她毒手被毁了容,她不能容忍有人比她漂亮,见一个,毁一个。

  孙少逸是少数的知情者,他的一名侍寝丫鬟就是毁在她手中,半张脸被滚水烫过,如今面目狰狞如恶鬼。

  这样心肠恶毒又全然不讲理的女子岂能娶为妻室,那可是迎祸害入门,他以后的日子哪有安宁的一天?

  “二表哥,大表哥是什么意思?”听不出话中玄机的郑眉真暗自窃喜,菱唇得意地弯起。请媒人上门是说亲吗?

  大表哥终于被她的一片真心给感动,决意接纳她了?

  见她一副喜不自胜的娇羞样,孙少逸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。“大哥说他还不想成亲,若你急的话,他可以为你挑一名族中子弟,撮合良缘,你意下如何?”

  “我意下如何……我意下如何……”郑眉真略微失神的喃喃自语,满腔热火如同被一桶冰水当头淋下,她从害羞到喜悦,又由喜悦转为失望,继而是被戏弄的愤怒。“大表哥,你为什么不肯娶我?!我喜欢你喜欢好久好久了,除了你,我谁也不嫁!”只有大表哥才配得上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