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寄秋 > 当铺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九


  那一日被追杀并非技不如人,而是他己身中奇毒,身为仁恩堂的大少爷,他的医术并不差,他及时找到解毒药草服下,只是体内的毒性解得慢,又同时面对七名高手,他力有未逮,出剑无力,这才会受这么重的伤。

  当时他都绝望了,以为死定了,没想到危急之际,凭空出现三支飞箭,正中敌人眉心,他自己都有些傻住了,不敢相信真有人出手相救,他觉得像在作梦,会不会其实他已经死了?

  庆幸之余又有些后怕,原来他离死亡那么近,如果那几支箭再迟上两个呼息射过来,他已是一个死人。

  而当他看到那张变化不大却更为明艳的小脸,他惊喜得说不出话来,也放心地在她面前昏了过去。

  “谁跟你感情好,不要随便败坏我的名节。你放手,不要拉着我,拉拉扯扯成何体统!”他都不害臊吗?光天化日下欺负一名小女子,真当衙门是他家开的,目无法纪。

  “不放,我请你吃饭。”孙子逸一下子像回到六年前那件事还没发生前的如风少年,急切切的眼中只有一人。

  他就是因为太喜欢她了,喜欢到不肯放手,所以他才无法忍受李亚男是李茂生的侄女,想到他们以后不能再在一起了,对自己生气的他便将她推下水,他想这也算报了仇吧,他可以不用那么讨厌她。

  怎料事情有了偏差,让两家的仇结得更深,李家大门不再为他而开,他也无颜上门,一段萌芽的少年情意硬生生被掐断,还是他自作自受,把好不容易接受他的李亚男推开。

  如今想要再虏获佳人芳心,那是难上加难,心结己种下,要解太难,他自己造的孽就要自己承受。

  “我不饿……”话音方落,李亚男的肚子就很不配合地咕噜咕噜的叫了,她气恼肠胃的老实,让她当场失了面子,抬头一看天色,这才发现过午了,早膳未食的她,一忙起来连午餐也给忘了。

  接着她转念一想,人是铁,饭是钢,有人请客何乐不为,她还矫情个什么劲?于是她大大方方的接受了。

  孙子逸领着李亚男来到来味楼,老实说,这里几乎可以算是她的另一间铺子,夥计、掌柜的她都很熟,几道主菜的料理方式还是她提供给夏和若的,来味楼能有如今座无虚席的盛况,她可是幕后大功臣。

  只是没分红可拿,她是私底下告诉夏和若做法,夏和若做了再把菜谱给她爹,夏老板喜获至宝的叫大厨开工,一推出就大受欢迎,让本来想关门的来味楼扩充了一倍有余。

  “想吃什么尽量点,别跟我客气,咱们是什么关系,不怕你吃,就怕你跟我见外。”孙子逸毫不在意旁人知晓闹僵的孙、李两家又恢复往来,还大剌剌地将人家姑娘拉进豪华的大包厢里。

  这些年李亚男为了当铺生意,常与许多店家走动密切,她目前的身分是李家当铺的小东家,所以和男人出入饭馆酒肆是常有的事,谈生意嘛,在所难免,而且桐城的民风不若京城严谨,姑娘家三五成群的游街并不稀奇,其中若夹杂着一、两名男子也不会引起非议,因此两人同行并未太受关注。

  倒是孙子逸有些失望,他都招摇过市的携女同游了,怎么没有卫道人士跳出来指责他们伤风败俗,他好顺理成章地让两人的名字牵扯不清。

  李亚男难得这么听他的话,点了好多道菜,夥计一离开,她马上不客气的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要回京?”桐城多了一个他,味道都不香了。

  他表情一黑,气到想掐死她。“不去了,我年纪不小了,要回来接掌家业。”

  她眉头一颦。“你读那么多书却回来当大夫?”不会大材小用了吗?在京城的机会不是更多?

  人人都想当官,当大官,还是油水多多的高官,孙家一心栽培他,特意送他到南山书院读书,不就希望家里多个官儿,让不入流的商家挤入官宦人家,大为改善门楣。

  “谁说接掌家业就一定要当大夫,别忘了我家也有药材买卖,医药不分家,坐堂的大夫领的是诊金,真正赚钱的是药材,大夫开方法抓药,一帖药可贵可贱,全凭药材的好坏。”他管的是人和大宗的银钱,看诊倒在其次。

  “所以你负责的是药材的采买和进出货?”好的药材价格昂贵,日常所用的药材虽低廉,但架不住量多,这一进一出之间的学问甚多,若是谈到好价钱,其中的收益甚丰,她也想过要做药材生意,但是一没门路,二不懂药材,买到假药得不偿失,只好作罢。

  “还不确定,我要先看看家里的情况再做决定。”仁恩堂不是他一个人的,他要接手还有点困难。

  李亚男幸灾乐祸的笑道:“不容易呀,孙大少爷,目前采买这一块好像在令弟手中,想从他口中夺食,你要有被咬的准备,幸好你们仁恩堂的药最多,多备一些以防不时之需。”

  孙子逸的弟弟叫孙少逸,只比他小三个月,是梅姨娘所出,孙少逸对孙家的财产很有野心,既学医,也懂得看帐,每个月初一、十五免费义诊,为自个儿博得不少好名声。

  这些年他不在桐城,他的名字渐渐从百姓们的记忆中播去,反倒是孙少逸取代他在孙家的地位,外人都以为他才是大少爷。

  如今他回来了,孙少逸就紧张了,庶出的就是庶出,不够名正言顺,嫡子正统一出现,他便打回原形。

  “原来小小这么关心我,不忍心我遭受暗算,先一步的为我着想,提醒我谨防小人,我这心呀……感动莫名,一定要敬你杯水酒聊表心意。”孙子逸欢喜的展眉含笑,好像受了多大的恩惠,她是他口渴难耐的一捧水。

  李亚男眼皮一抽,皮笑肉不笑。“不用太感动,我等着看令弟坐上家主之位,而你就在他手底下打打杂好了,庸才走到哪儿都是庸才,南山书院不收你是山长的睿智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